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思想评论>>思想评论>>思想生命断裂 打印
思想生命断裂
作者: 海平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人生应该是指一个人在生与死间的一个过程而已。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也就是说一旦我们失去,就再也无法得到。然而,自从我们拥有生命的那一天起,死亡就一直徘徊在我们的身边。人无论你怎么的能耐都无法从被置于一个自己无法左右的世界中和自身有限力量无从控制的死亡界限中突破超越出来。然而,死亡却是那么真真切切,硬是将生命完全拉开断裂。科技文明将人带上了外太空,让人的知识积累越来越多,眼界越来越宽,物质生活越丰富越进步,但精神生活却空虚贫瘠;左右都是人潮,内心却是孤岛;因为缺少绝对真理为目标,失去人生正确的方向,心中迷惘、失落、寂寞、空虚、烦闷、不安。生活在罪性的驱使中,常常能闻到自己心灵腐烂的气味,一点点,从内心开始向外腐烂。不仅在肉体而且真实地在灵魂里蔓延,每天一步步接近着身体和灵里的双向死亡,无法抗拒。正是人的罪性将自己限制到时间的制约里面。死即意味着时间对人构成限制。每个人里面都有一个渴望无限、达到永恒不朽的愿望,使得人都希望死迟一点到来,事实上人又无力做到这一点。人们不得不开始在为自己千疮百孔的心灵寻求寻找一个能够完全释放的地方,一个永无惧怕的地方,一个亲切温暖的家园。然而,何处是家园?如何才能回家呢?真正的生命慰藉者应该是一个有位格的心灵安慰者,大能的创造者和生命的主宰,一个能够把人存在的此岸(无能)、有限(困境)、必死(恐惧)与彼岸、无限、永生联结在一起,最终超越一切对生命的此岸有限和必死的限制。这样一颗颗充满恐惧死亡的心灵才能从中得着真正的慰藉。

(一)

  人的一生,从母体中出生到死亡,好比一列运行的火车,刚刚启动即加快速度,然后就渐渐的减速,最后停止。一个生命降生了,另一个生命却开始等待死亡,生命每前进一步就意味着朝死亡接近一步。曾记得在上初中时,外婆去世对我的生命一个重重的打击。我亲眼看着她生命就这样断裂了。自此,我开始去思考生与死是怎么回事。当我明白自己终有一死时,死亡问题就困扰着我了,无时无刻不在脑海中盘旋,可悲的是,生死的问题我什么都想知道,却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体8会背叛生命?在癌症,车祸,衰老,疾病,战争,饥荒,洪水,地震,……,一句话,所有的人在死亡面前,脆不堪击。我怕想,又禁不往要想。周围的人似乎并不挂虑和在意,心安理得地生活着。死,世人最讳言的件事,成了我痛苦的秘密。读了一些书,我才发现,同样的问题早也困扰过世世代代的贤哲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也就是说一旦我们失去,就再也无法得到。然而,自从我们拥有生命的那一天起,死亡就一直徘徊在我们的身边。我们随时随地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这个世界。对于死去的人来说,平常所苦苦追求的东西,生前所曾经拥有的:金钱、名誉、地位、财富、知识、一技之长,似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了.然而,很多人却不能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只是躺在世俗的温床上做着世俗的梦而已.

  人活在世上,会因为自己而使内在罪性膨胀,骄傲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如果还有什么能压得住的话,那就是死亡了,不管你是君王将相,还是凡夫走卒,死都一样的平等和一样的公正地对待他们。所以无论在世上何等地权贵,何等地富有,何等地骄狂,何等作恶多端,何等卑微弱小,都无法超越死亡。死亡的的确确地每天向你走来。此时,生命的意义就象棋局上的棋子,似乎永远只能在棋盘上行来往去,不可能超脱棋盘框架来超越命运。人们在看到肉体死亡无法逾越时,试图用拜物,拜祖先,拜偶,用苦行净空,用各种宗教,理想,主义,哲学来寻找寄托。更是无数仙家君王想一搏命运,结果所谓练就的仙丹只会让他们死得很惨,死得更快。今日人们高举理性的大旗,通过科学技术所谓的人类基因工程,人类胚胎工程,全人克隆工程等,不正是火炼仙丹的另一种形式吗?  

  人的肉体生命只有一次。我们都只是世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匆匆过客。而且在生死之间生命进程中每个人都因贪得无厌而有着无法让人替代的苦和痛。生命的苦痛和无奈让人们找不到回家的路途。已经习惯了欺诈和被欺诈,摧残和被摧残地生活着,戴着一副虚伪的面具,从而活得很苦很累。人们生活中有许许多多的悲哀都是我们为自己的私利而造成的。生活在罪性的驱使中,常常能闻到自己心灵腐烂的气味,一点点,从内心开始向外腐烂。不仅在肉体而且在灵魂真实地弥散,每天一步步接近着身体和灵里的双向死亡,这是无法抗拒的。我茫然了,自己在生的同时也在死去,意识到这点令我更加惶惑不安。“时间不多了”我常常听到年岁大一点的长者这样说道。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会想去做点什么,却又不知要做什么,难道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走向死亡么?人死,一了百了,灰飞烟灭吗?什么都留不下来吗?连同本身的罪恶都能逃避掩饰掉吗?还是肉体的死亡并不能消除罪责而让灵魂沉重地带入到一个地方永不安宁,永远死亡呢? 

(二)

  人生是指一个人在生与死间的一个过程而已。它可以如“昙花一现”也可以如春水之绵长。“选择生命,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可恶的大彩电,选择洗衣机,汽车,镭射碟机,选择健康,低胆固醇和牙医保险,选择楼宇按揭,选择你的朋友,选择套装,便服和行李,选择分期付款和三件套西装,选择收看无聊的游戏节目,边看边吃零食,选择你的未来,选择生命。”这是电影《猜火车》的开头旁白。这些真实生活背后的琐碎,无味和没有意义会让我们摆脱不掉对生活的深深厌倦。生命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一日三餐,忙忙碌碌;是为了权势、金钱奔波劳苦;是为了理想抱负而苦苦追求?……。就是得到了追上了,又能干什么?琐碎让我们茫然,思考让我们不知所措。原来,我们竟然对自己为什么存在,为什么活着都不清楚。就象在没有星星、月亮的夜晚赶路的人,眼前的那一点微弱的指引方向的灯火熄灭了,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惊慌、害怕,绝望一齐压来。于是在死亡追逼之下对生命的意义这个困扰着的问题提出质疑,这令我们比直接面对死亡更惶惶不可终日。一个朋友对我说:“现在过得真没劲,起床吃饭上班吃饭再上班再吃饭然后睡觉,第二天又如此,天天如此,唉,真累!真没劲!”认真想想这位朋友的话,感觉还真可怕,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确实都是这样生活的:我们出生上学,之后工作结婚,然后抚育孩子赡养老人,最后死亡,我们如此,我们的8孩子也得如此,都像西塞福一样,每日每时无休无止的推着人生之石。人生这块石头就是那没完没了的生活烦累:为生存成长健康而劳碌,为学业工作事业而奔命,为恋爱婚姻子女而心瘁……。我们能拿出来炫耀的,不过只是服式、房屋、汽车等物质的丰盛而已,我们几时曾经以道德责任自许,以精神生活的深度化和多釆多姿而欣慰、而自豪呢?人免不了一死。有人到死的一刻还不明白人为何有这一生,而人的这一生终究是为了什么。他们也会想让自己的人生过的有意义些,然而,他们终其一生也没有找到能体现他们意义的价值。在他们中有很多人并不知道一个有意义的人生要体现的人生价值是什么,而这当中有的人虽然也想实现他的价值。然而,他在被赋予了生命的开始时却也开始以自己为中心而负起了沉重的担子。在这个人世间就是因为有太多琐碎而又复杂的事情日日夜夜纠缠着人们,人们才会觉得人生真的很累。在人的一生中就因为搀杂着搅合着这么多的东西,因此有人会厌世,从而,人们期盼有陶渊明《桃花源记》里所描述的那一种乐土了。

  人生的旅途中,看似繁华热闹,其实很多事情如过往云烟,稍纵即逝。以前总以为可以永远沉溺在欢乐幸福中,想好好抓住,藉以开放心灵深处的灵魂。只是现实却残忍地呈现出莫名的恐惧。时时想想自己的生命,脆弱的如同初冬的落叶。一切都是按照自然的衰竭与生长,万古不变的进行着。在没有生命的希望中,人开始感到寂寞空虚,开始为着自己生命流逝衰老而哭泣……。靠人自己的力量既没有改变的可能,也没有变异的出现。一条路途,不仅充满无望和无奇,也充满艰难和险阻。生命却在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无可奈何中继续一分一秒的消逝。已经很多次面对死亡了,长辈的逝世,同学和周围认识的朋友遭遇各种各样的死亡。对于两者,我都无法自然地接受,尽管前者已经实实在在的活了一辈子,可是后者,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花儿还没有绽放,却已经凋零了。心上是一个黑洞,心情掉进去,不能自拔。想起与他们熟识的谈话情景还在眼前,生命却永远的去了。看着他们一寸一寸的从生命的手中滑脱,最后完全脱手死亡,终于断了线。那生命断裂的一瞬间在活着的人心里残留很久。以后又经历了很多这类情景。感叹生命的脆碎和弱软,感叹自己的无能和渺小。心灵实在再难以承受这样的冲击了。

  迷失在正与邪的夹缝中,却无法弄清楚最简单的生与死了。生死是最自然不过的无法抵御的事情,可是我却在为它烦恼。每天仍看到各种媒体报道出不同类型的死亡事例,心里仿佛堆积了许多东西,渴望能够找一个朋友谈谈内心的感受。然而,人们都在忙,没有人愿意留下来一起聆听这内心深处的声音。电话里又失去了倾诉的韵味。在这个物欲横溢的时代,那些相对凝视,促膝交谈,抵足而眠的日子也象“古道西风瘦马”一样淹没在茫茫风尘中,已被渐渐遗忘掉了。人们在忙碌奔波中追求着所谓的时尚生活。浮躁的心态,已容不下风花雪月,小桥流水般的自然平静的心情。“花落一杯酒,明月千里心。”心与心的交流已成为最大的奢望。谁还有闲情逸致去思考与生死相关的问题和谈论心中的那片沉重?现代人首先想到的和考虑到的是自己和今生的享受,最牵挂最舍不得的是自己。在这个时代,亲情友情已像远古的钟声一样尘封在人们满是灰尘的灵魂深处。

  孤独寂寞是现代人们容易提起的话题。其实人与人之间的障碍都是自己造成的。从人的自私本性来讲,没有人愿意主动走近对方,每一个孤独的人都构成另一个孤独的背影。在这个背景下,人们对无形的死亡恐惧更加惶惶不可终日。霓虹阑珊的午夜,在喧哗城市的一隅,很多的灵魂独守一方宁静的晴空,热线心理咨询,网上漫游,电视频道的惯性收视,狂躁叫嚣的音乐……都已无法抒发宣泄郁积的情感,沉淀的苦恼,与日俱增的夜半惶恐。渴望有朋友来到身旁,共同演奏一曲久违的“高山流水”的生命乐章。然而,人们不得不开始在为自己千疮百孔的心灵寻求寻找一个能够完全释放的地方,一个永无惧怕的地方,一个亲切温暖的家园。然而,何处是家园?如何才能回家呢?

(三)

  后现代思潮将人们追求真理,追求生命的超越,追求与神神圣的合一被认定为是人类的幻觉,这类思潮的本质是虚无。从此,科学的或所谓理性的生死观企图告诉人们如何在虚无的基础上活出理由来;然而科学和理性提出的种种生死观其实都是个空合,因为科学只能告诉人类生或死的物质原因是什么,却不能告诉人类生或死本身是为了什么?所以所有基于此的思想努力都注定不会帮助人们从死亡中完全解救出来。他们在没有神来监管的空合中可以填入一切,而且因人而异,没有任何标准可以确定高低贵贱。死、性、暴力、寂寞、虚无荒诞在一个混沌、纷乱、破碎、无秩序的世界里尽情呈现。事实上,当一切都可以作为生或死之理由时,生与死的原因就回到了日常生活的无标准,即它没有理由。而这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大倒退;无异与动物的生活。这种倒退源于人类理性的骄傲,源于人类对自己无知的失察。其实更源于人心的基本不平衡。由于人是「受造物」,所以一方面感到自身有许多限制,但同时内心深处却又有无穷的愿望,向往绝对的幸福、快乐和自由。人有许多欲望,无法同时获得,所以必须选择一部分,而放弃大部分。放弃就会带来痛苦。由于人本性的软弱无能和为恶的倾向,往往会做出本心不愿做的事,又往往不做本心所愿做的事。即是说,人在内心的「交战」中,往往会以失败告终,怎能不苦?灵里和身体的双重不支使我们更加惶恐地贴向死亡。

  有风,有云,抬头望,看不见天空,满目皆是挤挤的乌云。风吹来吹去,云跑来跑去,却仍把天遮得严严的,一丝阳光似乎都透不进来。很希望能下一场雨,好好地冲洗一下这个把人们心灵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世界,肮脏不堪,负荷太多,疲惫不堪,无知而任性,伤痕累累。阴沉的天,却分明能听见爽快清脆的鸟叫,那分明是生命的声音。在某种意义上我知道我是活着的,有这副能走动的躯体,仍有生命。那么,能听见爽快清脆鸟叫的感受源自何处呢?是思维灵魂还是另外一个生命呢?此刻它与这副躯体在一起吗?若必朽坏的一堆骨头几升鲜血和一些细胞组成的躯体没有了,它会飘荡在哪里?它能否继续可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体验到什么呢?当生命没有意义时,会很轻易的选择死亡。在他们心中以为,死后会没有任何痛苦,任何羁绊,任何尘世的风风雨雨,在那里,会看不到这个虚伪的、光怪陆离的社会,看不到与己纠缠的伪的、丑的、恶的、暴的。表面上,似乎生命的断裂是一种解脱,是从生不如死,行尸走肉中跳出,恕不知当在生时还没有认识到真实生命源头并与之接通时,你跳入一个更深的纠缠中,那就是硫磺火湖永刑地狱的境界。

(四)

  人究竟是什么?痛苦、罪恶及死亡的意义何在?为什么人类在创造了那么多进步之后,这些不幸仍然存在?人类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后所获得的胜利,何益之有?尘世生命完结之后,还有什么?在这一切人生之谜的背后,将是清泉涌溢的真善美圣?还是怪诞、混乱的荒漠或是一无所有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死寂灭绝?科技文明将人带上了外太空,让人的知识积累越来越多,眼界越来越宽,物质生活越丰富越进步,但精神生活却空虚贫瘠;左右都是人潮,内心却是孤岛;因为缺少神的真理,失去人生正确的方向,心中迷惘、失落、寂寞、空虚、烦闷、不安。一个人之有苦痛,罪恶感和对死亡的恐惧是因为不相信有一个大能者能够把这一切从他的心灵里带走。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罪的工价乃是死 。”(罗马书6:23)罪是一个随时都可能来敲门的不速之客使人们对死亡产生极大的恐惧。人的良知渴望公义、圣洁,而在人肉体里又没有良善,活在罪中,人就有了一种为义自责的痛苦。“人人皆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圣经希伯来书9:27)。人无力对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负责,因着人无法带着自己圣洁的一生去面对死,恐惧死实际上就是恐惧死后有审判。人生的意义不在于生命的过程物质如何的富足享受如何的宽厚,它们带了的宽慰是短暂有限的,也不在于过程的长度,而在于在生命的过程中对生命的认识,在于我们是否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生命的创造者和赐予者,在于怎样面对死亡的态度,在于我们如何在有认知感知时将灵魂深处的罪性洗刷清净,从而得一个轻省平静安宁无恐无惧的永恒生命。

  来到至高者面前忏悔吧!相信在每个罪人之上,有一个绝对公义的价值尺度,像大光8一样照着每一个人,使你一切都无处藏身。肉体的人类靠着自己的任何的努力,是不能够战胜罪性的驱使;人类靠着自己的任何努力,也是没有办法战胜那一切看不见的黑暗的势力的,因为人的灵从一出生开始,就落在撒旦的掌握之中,就落在了因着属灵的问题而带来的一切的诅咒灾难当中,落在了离开了神的完全灭亡的道路上!没有任何的希望!所以神为了解决人类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为一切离开了神的人,他亲自下来,打开了一条路让我们生命的原理能够重新恢复的路,让我们能够重新见神的路!能够完全战胜撒旦魔鬼的一切的阴间的权势的路!这条路就是耶稣基督!““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

  上帝所默示的圣经中指出,起初神创造天地,看一切为美好。我们原是为继承永生而受造的,我们原有一个崇高而伟大的生命,我们不分贫富贵贱,都可以活出这个崇高而伟大的生命。始祖亚当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他就承受了神的咒诅:“你必定死!”。始祖犯罪,将罪性代代相传,使后来的人们在远离神后所想到的尽是罪恶,根本不理会有神的存在。因此神在挪亚的时代用洪水毁灭世界,让敬虔的人重新回归到神身边。但是人仍带着罪性的源头,日复一日,受迷惑又沉迷于罪恶了,如所多玛城、尼尼微城等,最后人类终将因所犯的罪而招致神的毁灭8。人的堕落是堕落到了时间的制约里面,死即意味着时间对人构成限制。每个人里面都有一个渴望无限、达到永恒无限不朽的愿望,使得人都希望死迟一点到来,事实上人又无力做到这一点。主耶稣基督说:「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圣经马太福音9:36)“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所以世人需要基督平安的福音来把他们的生命来改变,从被置身于一个自己无法左右的世界中和从自身有限力量无从控制的恐惧死亡的茧中突破超越出来。

  为了彻底拯救人类的灵魂,神将他的独生儿子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世为人,传讲神的道。最后在十字架上用他的宝血洗净人的罪孽,为失丧的灵魂开辟一条唯一永活的道路。只要人们愿意亲近主,让主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认罪悔改,从他而来的力量必使心灵获得满足,有勇气面对世间种种的困难和超越死亡的挟制,得永永远远的生命。我们虽然曾经堕落,虽然犯有各种各样人知人不知的罪,虽然卑鄙不堪,但神能完全接纳我们,他不计较我们的过去。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流尽了自己的宝血,为我们赚得了生命,把我们从罪恶及自私的奴役中拯救出来,使我们能与主、与他人重修旧好。赎罪不仅需要血,还需要有爱。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的时候,他的爱也向众人显明了;他的救赎之所以是有功效的,原因在于他的血是义人的血,且他能通过无限的爱把这血的价值运用到罪人身上。耶稣为人受死并复活,藉圣灵提供人类以光明和力量,使我们有能力行使崇高使命,达到与神生命合一的境界。在耶稣的眼中,他上十字架背负苦难是为了神的国度和一切需要救赎的罪人。从而将人们带入正义,和平,慈爱,怜悯,幸福,神圣,美善,荣耀,恩典的生命之中,并使一颗颗充满恐惧死亡的心灵从中得着真正的慰藉。使徒保罗由于相信基督他从而突破了生命的困境。他说:「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哥林多后书4:8_9)。接受和信仰耶稣基督,是突破人生困境的唯一方法。真正的生命慰藉只能是从这位有位格的心灵安慰者主耶稣基督而来,只有他,能够把人存在的此岸、有限、必死与彼岸、无限、永生联结在一起,最终超越此岸性、有限性和必死性的限制。 与神共享永永远远美好无比的天家。

  朋友,你是否愿意去找寻这位基督,多一点认识他,从他身上获得丰盛人生的力量,改变目前身心灵的困境,得那永恒的生命吗?



上网时间: 2003-01-14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00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雷尔运动与克隆人
  • 下篇文章:艾略特诗选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思想生命断裂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