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思想评论>>社会评论>>“逢战必反”的教派与基督徒的战争观 打印
“逢战必反”的教派与基督徒的战争观
作者: 基甸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基督徒怎样看待战争?这是一个复杂而有意思的问题,基督徒跟基督徒之间看法显然也有差异。这个问题涉及到信仰与信仰实践的大问题,跟信仰,解经,神学,教会历史,宗派渊源等都很有关系。
  圣经新约中耶稣的教导是“非暴力”的(太26:52等),而旧约中的战争很多基督徒都只承认有一些是上帝带领的,而其它的则是人的罪性所致。尽管如此,大多数的基督徒都显然不是“逢战必反”的。比如很少有基督徒会反对抵抗法西斯或者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因为我们相信那些战争是“正义”的。这也就是说,我们相信战争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我们相信基督徒应该反对非正义的战争,但是不必“逢战必反”--因为还有正义的战争。当我们对一场战争(如美伊战争)的看法有分歧的时候,我们的分歧并不在战争是否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而在于我们对这场具体的战争是否是“正义的战争”的判断。这样的判断是一种“价值判断”,当然会因我们自己的价值观而异,跟我们的生活环境,人生体验,个人性格。。。等等,有关。不过说到“价值观”,难道基督徒没有一些共同之处?就什么样的战争才算得上是“正义的战争”而言,历史上从奥古斯丁开始,就有从圣经思想推演出来的“正义的战争”理论(Just War Theory),直到今天这个理论仍然被很多基督徒用来衡量战争的正义与否。彩虹之约前两天转的两篇英文文章都谈到“正义的战争”理论,9-11以后美国向塔利班宣战,网上的基督徒也就此理论有过一些讨论/争论[1]。
  “正义的战争”理论应该说是正统教会比较“主流”的战争观。然而,在廿一世纪的今天,基督教信仰早已呈现多元化的境况,“正统”与否,并没有什么“规范”的作用,对很多人而言,奥古斯丁又算老几,“正义的战争”理论恐怕跟张三李四的帖子一样只不过是“人的东西”,毫无“权威”可言(当然“我们教会的牧师/长老/大弟兄”又不同,他的权威我还是顺服的)。这本身也许是好事--如果真的是不迷信前人,“唯独圣经”的话。然而这也确实带来一个“相对主义”的问题:没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价值判断”就只有成为完全是主观的“你说偷没头(tomato),我说偷马头(tomato)”,一切都只是“观点与角度”,“文化与背景”,完全无所谓对错,基督徒关于战争的争论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就因此变得毫无意义。
  既然是多元化,那么有没有“逢战必反”的基督徒和教派?当然有。
  Grateful提到“贵格会”,那谁(忘了是谁了)提到“门诺弟兄会”,这两个“小群”教派就是“逢战必反”的。
  贵格会(Quakers)和门诺弟兄会(Mennonites)都是十六世纪极端改革派“重洗派”(Anabaptist)的“后裔”和传承。“重洗派”的神学,不但被当时的罗马天主教,也被当时的宗教改革的“新教/更正教/抗罗宗”(的主流)视为“异端”,他们也因此受到国家,天主教和新教的迫害。然而他们的信仰,有很多地方跟主流的改教信仰其实是一致的,他们特别的地方,是强调“跟随耶稣”,“受苦”,“忍耐”,“与世俗分离”等等,由此带来的信仰实践,是绝对的“不抵抗主义”和封闭出世的生活,战争观上就是彻底的,一致的,绝对的,“逢战必反”的“和平主义”(pacifist)。所以他们不但反对战争,也拒绝参军。
  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对世俗的权力,却也是完全的“不抵抗”,当宗教迫害临到他们自己的时候,他们仍然是很有一致性的不抵抗,所以历史上有大量的该派信徒被国王们和基督徒们轻而易举的“消灭”“封杀”,彻底的一致性的不抵抗的代价是默默流淌的鲜血和默默牺牲的生命。
  (主流的新教教派,无论是路德宗,改革宗,清教徒,都不是“逢战必反”--否则今天我们恐怕仍然只有天主教而新教早已被天主教缴杀净尽了。)门诺派在美国,后来又演化成亚米绪(Amish)派。这一派的“出世”
  特点就更为突出而为众人所知(甚至嘲笑),因为他们甚至不坐汽车坐马车,不用电力用人力,等等。
  这些人数很少的小教派的“反战”跟他们的信仰是非常一致的,他们“逢战必反”,也拒绝参军,同时他们远离世俗,更是绝对不问政治,他们有的连电都不用,更不可能用电脑上网参加掐架,所以你永远不会看到他们到街上去参加反战游行,更不会看到他们上网为反战而“战”,“政治挂帅”,“政治至上”的“反战”对他们来说更是天方夜谭。他们是“逢战必反”,但是他们反得有高度的一致性,就算你认为他们是错的,他们至少错得一致。他们的“反战”,完全没有“政治”的因素,真的纯粹是为了信仰。就这一点来说,他们是非常值得尊敬的。我尊敬这样的“反战”。
  今天的(新教)基督徒,也许认为他们(在神学上)是“极端”,但是感谢上帝,时代进步了,今天我们讲宗教宽容,“少数者的权利”[2]在宗教自由的国家得到尊重和保护。看丁林兄的文章,我为那位为阿米绪人的信仰自由挺身一辩的路德宗牧师而感动,我尊敬这样的宽容的基督徒。
  世界上的宗教多如牛毛,真正“逢战必反”的很少。佛教按说应该是很“非暴力”“和平主义”的,可也有信仰“我佛慈悲亦惩恶”的棍僧。生命是宝贵的,“保守派”“福音派”基督徒在堕胎等问题上也都是持“维护生命”(pro-life)的价值观。然而生活本身是真实的,美好的理想常常都无法实现,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被罪污染了的世界里面。在虚拟世界的网络论坛上,我们(包括基督徒)尚且可以为了一点政治的异见“刀刃(甚至生化武器)相见”,“大打出手”,“斯文扫地”,面对真实世界中的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文化与文化的冲突,“和平主义”的美好理想又何堪现实的一击?写到这里,我的“科普”的兴致已经完全消失,留下的只是一种深深的悲哀,跟听到张国荣自杀的消息和罗七兄随后“基督徒你在哪里”的天问一样,甚至比之更加,悲哀。我自己到底是反战,主战还是反反战这样的问题已经变得没有多少意义了。
  2003年4月2日

参考文帖:
[1][对话]9-11:战争与正义http://noah.ccim.org/archive.nsf/0/21df2f2dfb49e4ff85256ad300118cb3
[2]丁林:少数者的权利http://intellectual.members.easyspace.com/idea/rights%20of%20minority.htm
最初发表:彩虹之约论坛,2003年4月



上网时间: 2003-04-04 
来 源: 感谢著者授权信仰之门
共有6149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这一代的爱情美学
  • 下篇文章:我的见证:五十年的恩典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逢战必反”的教派与基督徒的战争观
    从『西线无战事』到『爱仇敌』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