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网刊 | 第二期 | 2003年4月]

《祷告的必要性》第三章:祷告与信靠

邦兹 著/方周 译

  
  祷告不是独往独来。它不是一项孤立的责任和独立的道义。它在与基督徒其它责任的相关中生存,与其它的道义相辅相成。虽然如此,与祷告连接最坚固的仍然是信心。信心赋予祷告以色彩和基调,塑造它的特质,保障它的结果。
  信靠是绝对的、认可的和至高的信心。当该说的都说了,该作的都作了以后,信心和它的操练里还有某种程度的冒险。但信靠乃是坚定的相信,是完全长成的信心。它是一种有意识的行动,是我们所感知的事实。按照圣经的观点,它是新生之灵魂的眼睛,是生命之灵魂的耳朵,是灵性内的感觉。属灵的眼睛、耳朵和嗅觉 ─ 所有这一切,都源于信靠。这样的信靠多么辉煌、多么独特、多么自觉、多么有力,更重要地,它是多么合乎圣经!它与形形色色现代的微弱的枯干的冰冷的相信是多么不同!这些新时代的所谓相信既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也不能从它们的存在带来“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它们大部分不过是在灵魂之疑惑中的投机,对任何事都没有安全和确定的信靠,整个过程都建立在可能、也许的假定之上。
  信靠和生命一样,是一种感觉,虽然它又远远超出单纯的感觉。没有感觉的生命是一种矛盾,没有感觉的信靠是胡言乱语,是错觉和矛盾。在人所有的属性当中,信靠是最能够被感觉到的。它完全是感觉,只通过爱来做工。感受不到爱和感受不到信靠是一样不可能的。我们现在谈论的信靠是一种确信。一种无法感受的确信?太荒谬了吧!
  信靠使人看见神此时此地的作为。是的,而且看见得更多。它高瞻远瞩,看透无形和永恒之事,看见神已完成之事,并视其为囊中之物。信靠将永恒带进历史的记载和事件中,把所望之事的实底转变为现实,把应许转变为此刻的财富。当我们信靠的时候,我们就像亲眼看见的那样知道了、像亲手触摸到的那样感受到了。信靠看得见、摸得到、守得住,它就是它自己的见证人。
  然而,我们的信心常常太软弱了,以致我们不能立即得着神最大的良善。所以,它要在爱中、在坚定中、在祷告和切实的顺服中等候,直到它的能力长成,能够把永恒带入个人所经历和时间之中。
  至此,信靠集合起它所有的力量,并牢牢地抓住它们。在挣扎中,信靠越抓越紧,为自己紧握住神在他永远的智慧和完备的恩典中为它作成的一切。
  在祷告、在最有力的祷告中等候时,信心上升至最高峰,成为神实在的礼物,成为灵魂蒙福的性情和表现,并且有与神不断的交流和不倦的请求为其保障。
  耶稣基督清楚地教导,信心是祷告蒙允的前提。当主咒诅无花果树时,门徒们是否惊讶它真的被摧毁了。他们的谈论表明出他们的不信。正是那个时候,耶稣对他们说:“你们当信服神”。
  “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心里若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
  
  没有一个地方能像在祷告的密室里那样让信靠迅速而又丰富地成长。在经常的精心培育下,它们快速地生机盎然地伸展和发展。当这些培育充满了热忱、丰满和自由时,信靠就极其繁茂昌盛。神的看顾和同在,将旺盛的生命赐给信靠,正像太阳的看顾和同在使水果和鲜花生长、使万物在更丰满的生命中享受快乐和光明一样。
  “你们当信服神”,“倚靠耶和华”,这是祷告的基调和根基。从根本上说,不是依靠神的话,而是依靠神自己,因为在依靠神的话之前,要先依靠神自己。“你们信神,也当信我。”这是我们的主向着他的门徒发出的有关个人信靠的命令。在信靠的眼里,耶稣基督这个人必须是中心。当马大的兄弟已死,已被放进坟墓的时候,耶稣在伯大尼她的家中,要将这一伟大真理刻铭刻在她心里。马大宣告她相信她兄弟要复活的事实:“马大说,我知道在末世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
  耶稣将她的信提升到他这个人,明明白白地超过复活这一事实。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当信靠只是历史事实或一件记录时,那是十分被动的。但是,当它倚靠于一个人时,它的特质就表现为生机盎然、硕果累累,并被爱所充满。带出祷告的信靠,就是将自己的中心聚焦在一个人身上。
  信靠走得甚至比这更远。能激励我们祷告的信靠,不仅依靠有位格的神和基督,而且依靠他们的能力和乐意赐下我们所求之物的心。不仅是因为“你们当依靠耶和华”,而且“因为耶和华是永久的磐石。”
  我们主所教导的,能够产生大有效果的祷告不是发自头脑,而是出于内心。是“心里不疑惑”的信靠。这样的信靠有神的保障,有配得满足人心的大奖赏。我们主坚定而有力的应许使信心成为此刻的所有,盼望此刻的答应。
  我们是否相信,没有疑惑?我们祷告时信不信,我们是在此时此刻,而不是将来某一天得着我们所求的?这正是这段鼓舞人心的经文所教导的。我们多么需要祷告说:“求主加增我们的信心”,直到疑惑消除,绝对的信靠宣告那已成为它自己的所应许的祝福。
  这不是一个垂手可得的前提。只有在许多失败、许多祷告、许多等候、许多信心的试炼之后才能达到。愿我们的信心如此增长,直到我们了解和得到了在那名字中向我们所保证的完全的丰富为止。
  我们的主将信靠作为祷告的根基,而祷告的背后就是信靠。基督的职事和工作的全部乃是对父神的绝对信靠。信靠的核心是神。信靠和其忠实的实行者借着信靠,排除阻碍祷告的重山峻岭和千难万险。当信靠得以完全、没有疑惑的时候,祷告不过是一只伸出去预备接受的手。完全的信靠便是完全的祷告。信靠展望所求之事,并且得着它。信靠不是相信神能祝福,神将祝福,而是相信他此刻就祝福。信靠永远运转于现在式中。盼望着眼于未来,信靠着眼于现在。盼望是期待,信靠是拥有。信靠得着祷告所求告的。祷告永远需要持久和充分的信靠。
  当那位父亲把疯癫的儿子带到门徒面前,而他们的先生还在变像山时,门徒们少得可怜的信靠和他们在出去完成的工作上的失败便一览无遗了。一个遭了大难的男孩被带到这些人面前,请他们医治他的疾病。他们已经奉命作这样的事,那本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他们试图从他的身上把鬼赶出来,然而却明显地失败了。对於他们来说,魔鬼实在太强大了。他们为自己的失败而蒙羞,羞愧难言,他们的敌人却凯旋而归。在弥漫着失败的迷茫中,耶稣来了。有人告诉他所发生的事和与之关联的情况。接下来发生的便是:
  耶稣说,嗳,这又不信又悖谬的世代阿,我在你们这里要到几时呢。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把他带到我这里来吧。耶稣斥责那鬼,鬼就出来。从此孩子就痊愈了。门徒暗暗的到耶稣跟前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耶稣说,是因你们的信心小。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他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
  这些人的难处在哪里呢?他们在通过祷告来磨炼信心这件事上松懈了,结果就是,他们在信靠上彻底失败了。他们不信靠神,不信靠基督,不信靠基督使命的真实性,也不信靠他们自己使命的真实性。从那时到现在,在神的教会的许多危机中,这种情形已经屡见不鲜了。失败来自信靠的缺少,或信心的软弱,而这又来自祷告之心的缺乏。复兴努力中的众多失败都可以追溯到这个原因。信心没有被祷告所滋润所强壮。置内室的祷告而不顾是大多数属灵失败之答案。这对於我们与魔鬼的个人争战和我们前去赶鬼是同样真实的。多多跪在神面前与他在暗中相通,是使我们在自己的挣扎和领人归的努力中拥有他的唯一保证。
  在人来接近他的每一个场合,我们的主都将对他的信靠和对他使命的神性放在首位。他不定义什么是信靠,他不展开神学的讨论或分析,因为他知道,当人看见信心的工作后,就会明白什么是信心了。在其自然的运用里,信靠在他的同在中自然成长。这是他的工作、他的能力和他这个人的效果。它们为信靠的操练和发展培育并创造出最佳环境。用话语来定义信靠实在太贫乏,用神学术语来定义信靠则冰冷而又僵硬。正是信靠是如此地简单明了,却令许多人踌躇不决了。他们掉转过头,去寻找某些更大的事情出现,殊不知,“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
  当睚鲁听到女儿死去的噩耗时,我们的主打了个岔,镇静地说:“不要怕、只要信。”对颤立在他面前患血漏的女人,他说:
  “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灾病痊愈了。”
  当那两个瞎子跟着他,挤进房屋的时候,他说:
  “照著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他们的眼睛就开了。”
  当那个瘫子被他的四个朋友从房顶垂下,来到正在教训人的耶稣面前的时候,圣经中记载:
  “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放心罢。你的罪赦了。”
  当那个百夫长来到耶稣面前,请求他用话医治他病重的仆人,并相信他不需亲自去他家时,而耶稣是这样叫他回去的:“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罢。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
  当那个可怜的麻疯病人扑倒在耶稣面前,向他哭求解脱“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时,耶稣立即答应了他的请求:“我肯,你洁净了罢。”
  那个叙利非尼基族妇人用“主啊,帮助我!”的祷告,来到耶稣面前,将她患难的女儿之祈求变成她自己的,在挣扎中表现得异常勇敢。耶稣奖赏了她的信心和祈求,说:
  “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从那时候,他女儿就好了。”
  在门徒们为癫痫的的男孩赶鬼完全失败之后,患难孩子的父亲悲恸地来到耶稣面前,几乎绝望地大叫:“你若能作甚么、求你伶悯我们、帮助我们。”耶稣却回答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瞎眼的巴底买坐在路旁,听见主耶稣从那里经过,又可怜又几乎绝望地大叫:“大卫的子孙耶稣阿,可伶我吧。”我们主敏锐的双耳立刻捕捉到那祈求的声音,他对乞丐说:
  “你去罢。你的信救了你了。瞎子立刻看见了,就在路上跟随耶稣。”
  对那位哭泣悔改,以泪为他洗脚,用头发擦干的妇人,耶稣的令人雀跃,灵得安慰:“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
  一天曾有十个麻疯病人一起向耶稣乞求:“耶稣,夫子,可伶我们吧!”主耶稣答应了他们,一次医治了他们,叫他们把身体给祭司察看。“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
       

 非特别注明,本刊所录文稿均为作者惠寄或经特别授权。转载敬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