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页
前页
目录

五十三


  聂赫留朵夫沿着宽阔的走廊往回走(正是吃午饭的时候,牢房门都开着),看见许多穿淡黄囚袍、宽大短裤和棉鞋的犯人仔细打量着他,不禁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又同情这些坐牢的人,又对那些关押他们的人感到恐惧和惶惑,又因为自己对这一切冷眼旁观而害臊。
  在一条走廊里,有一个人穿着棉鞋啪哒啪哒地跑过。他跑进牢房,接着就有几个人从里面跑出来,拦住聂赫留朵夫,向他鞠躬。
  “对不起,老爷,不知道该怎样称呼您才好,求您替我们作主。”
  “我不是长官,我什么也不知道。”
  “反正都一样,求您对哪位长官说一声,”一个人怒气冲冲地说。“我们什么罪也没有,可是已经给关了一个多月了。”
  “什么?这怎么会?”聂赫留朵夫问。
  “您瞧,就这么把我们关在牢里。我们坐了一个多月的牢,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是的,这是不得已,”副典狱长说,“这些人被捕是因为没有身分证,本应把他们送回原籍,可是那边的监狱遭了火灾,省政府来同我们联系,要求我们不把他们送回去。您瞧,其他各省的人都已遣送回去了,就剩下他们这批人。”
  “怎么,就是因为这点事吗?”聂赫留朵夫在门口站住了,问。
  一群人,大约有四十名光景,全都穿着囚服,把聂赫留朵夫和副典狱长团团围住。立刻就有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说起来。副典狱长制止他们说:
  “由一个人说。”
  人群中走出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农民,个儿很高,相貌端正。他向聂赫留朵夫解释说,他们被驱逐和关押就因为没有身分证。其实身分证他们是有的,只是过期两个礼拜了。身分证过期的事年年都有,从来没有处分过人,今年却把他们当作罪犯,在这里关了一个多月。
  “我们都是泥瓦匠,是同一个作坊的。据说省里的监狱烧掉了。可这又不能怪我们。看在上帝份上,您行行好吧!”
  聂赫留朵夫听着,但简直没听清那个相貌端正的老人在说些什么,因为他一直注视着一只有许多条腿的深灰色大虱子,怎样在这个泥瓦匠的络腮胡子缝里爬着。
  “这怎么会呢?难道就因为这点事吗?”聂赫留朵夫问副典狱长。
  “是的,这是长官们的疏忽,应该把他们遣送回乡才是,”
  副典狱长说。
  副典狱长的话音刚落,人群中又走出一个矮小的人,也穿着囚袍,怪模怪样地撇着嘴,讲起他们平白无故在这里受尽折磨的情况。
  “我们过得比狗还不如……”他说。
  “喂,喂,别说废话,闭嘴,不然要你知道……”
  “要我知道什么?”个儿矮小的人不顾死活地说。“难道我们有什么罪?”
  “闭嘴!”长官一声吆喝,个儿矮小的人不作声了。
  “这是怎么搞的?”聂赫留朵夫走出牢房,问着自己。那些从牢门里往外看和迎面走来的犯人,用几百双眼睛盯住他,他觉得简直象穿过一排用棍棒乱打的行刑队一样。
  “难道真的就这样把一大批无辜的人关起来吗?”聂赫留朵夫同副典狱长一起走出长廊,说。
  “请问有什么办法?不过有许多话他们是胡说的。照他们说来,简直谁也没有罪,”副典狱长说。
  “不过,刚才那些人确实没犯什么罪。”
  “那些人,就算是这样吧。不过老百姓都变坏了,非严加管制不可。有些家伙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可不好惹呢。喏,昨天就有两个人非处分不可。”
  “怎么处分?”聂赫留朵夫问。
  “根据命令用树条抽打……”
  “体罚不是已经废止了吗?”
  “褫夺公权的人不在其内。对他们还是可以施行体罚的。”
  聂赫留朵夫想起昨天他在门廊里等候时见到的种种情景,这才明白那场刑罚就是在那时进行的。他心里觉得又好奇,又感伤,又困惑。这种心情使他感到一阵精神上的恶心,逐渐又变成近乎生理上的恶心。这种感觉以前虽也有过,但从没象现在这样强烈。
  他不再听副典狱长说话,也不再往四下里张望,就急急地离开了走廊,往办公室走去。典狱长刚才在走廊里忙别的事,忘记派人去叫薇拉。直到聂赫留朵夫走进办公室,他才想起答应过他把她找来。
  “我这就打发人去把她找来,您坐一会儿,”他说。
  ------------------
  


后页
前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