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页
前页
目录

十一


  等到起诉书念完,庭长同两个法官商量了一番,然后转身对卡尔津金说话,脸上的神情分明表示:这下子我们就会把全部案情弄个水落石出了。
  “农民西蒙·卡尔津金,”他身子侧向左边,开口说。
  西蒙·卡尔津金站起来,两手贴住裤子两侧的接缝,整个身子向前冲,两边腮帮无声地抖动个不停。
  “你被控于一八八×年一月十七日串通叶菲米雅·包奇科娃和叶卡吉琳娜·玛丝洛娃盗窃商人斯梅里科夫皮箱里的现款,然后拿来砒霜,唆使叶卡吉琳娜·玛丝洛娃放在酒里给商人斯梅里科夫喝下,致使斯梅里科夫中毒毙命。你承认自己犯了罪吗?”他说完把身子侧向右边。
  “绝对没这回事,因为我们的本份是伺候客人……”
  “这话你留到以后再说。你承认自己犯了罪吗?”
  “绝对没有,老爷。我只是……”
  “有话以后再说。你承认自己犯了罪吗?”庭长从容而坚决地再次问道。
  “我可不会干这种事,因为……”
  民事执行吏又连忙奔到西蒙·卡尔津金身边,悲天悯人地低声制止他。
  庭长现出对他的审问已经完毕的神气,把拿文件那只手的臂肘挪了个地方,转身对叶菲米雅·包奇科娃说话。
  “叶菲米雅·包奇科娃,你被控于一八八×年一月十七日在摩尔旅馆串通西蒙·卡尔津金和叶卡吉琳娜·玛丝洛娃从商人斯梅里科夫皮箱里盗窃其现款与戒指一枚,三人分赃,并为掩盖你们的罪行,让商人斯梅里科夫喝下毒酒,致使他毙命。你承认自己犯了罪吗?”
  “我什么罪也没有,”这个女被告神气活现地断然说。“我连那个房间都没有进去过……既然那个贱货进去过,那就是她作的案。”
  “这话你以后再说,”庭长又是那么软中带硬地说。“那么你不承认自己犯了罪吗?”
  “钱不是我拿的,酒也不是我灌的,我连房门都没有踏进去过。我要是在场,准会把她撵走。”
  “你不承认自己犯了罪吗?”
  “从来没犯过。”
  “很好。”
  “叶卡吉琳娜·玛丝洛娃,”庭长转身对第三个被告说,“你被控带着商人斯梅里科夫的皮箱钥匙从妓院去到摩尔旅馆,窃取箱里现款和戒指一枚,”他象背书一般熟练地说,同时把耳朵凑近左边的法官,那个法官对他说,查对物证清单还少一个酒瓶。“窃取箱里现款和戒指一枚,”庭长又说了一遍,“你们分了赃,然后你又同商人斯梅里科夫一起回到摩尔旅馆,你给斯梅里科夫喝了毒酒,因而使他毙命。你承认自己犯了罪吗?”
  “我什么罪也没有,”她急急地说,“我原先这么说,现在也这么说:我没有拿过,没有拿过就是没有拿过,我什么也没有拿过,至于戒指是他自己给我的……”
  “你不承认犯有盗窃两千五百卢布现款的罪行吗?”庭长问。
  “我说过,除了四十卢布以外,我什么也没有拿过。”
  “那么,你犯了给商人斯梅里科夫喝毒酒的罪行,你承认吗?”
  “这事我承认。不过人家告诉我那是安眠药,吃了没有关系,我也就相信了。我没有想到他会死,我也没有存心要害他。我可以当着上帝的面起誓,我没有这个念头,”她说。
  “这么说,你不承认犯有盗窃商人斯梅里科夫现款和戒指的罪行,”庭长说。“可是你承认给他喝过毒酒,是吗?”
  “承认是承认,不过我以为那是安眠药。我给他吃是为了要他睡觉。我没有想害死他,我没有这个念头。”
  “很好,”庭长说,对取得的结果显然很满意。“那么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说,”他说,身子往椅背一靠,两手放在桌上。
  “把全部经过从头到尾说一说。你老实招供就可以得到从宽发落。”
  玛丝洛娃眼睛一直盯着庭长,一言不发。
  “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说。”
  “事情的经过吗?”玛丝洛娃忽然很快地说。“我乘马车到了旅馆,他们把我领到他的房间里,当时他已经喝得烂醉了。”她说到他这个字时,脸上露出异常恐惧的神色,眼睛睁得老大。“我想走,他不放。”
  她住了口,仿佛思路突然断了,或者想到了别的事。
  “那么,后来呢?”
  “后来还有什么呢?后来在那里待了一阵,就回家了。”
  这当儿,副检察官怪模怪样地用一个臂肘支撑着,欠起身来。
  “您要提问吗?”庭长问,听到副检察官肯定的回答,就做做手势,表示给他提问的权利。
  “我想提一个问题:被告以前是不是认识西蒙·卡尔津金?”副检察官眼睛不望玛丝洛娃,说。
  他提了问题,就抿紧嘴唇,皱起眉头。
  庭长把这个问题重说了一遍。玛丝洛娃恐惧地直盯着副检察官。
  “西蒙吗?以前就认识,”她说。
  “现在我想知道被告同卡尔津金的交情怎么样。他们是不是常常见面?”
  “交情怎么样吗?他常常找我去接客,谈不到什么交情,”玛丝洛娃回答,惊惶不安地瞧瞧副检察官,又望望庭长,然后又瞧瞧副检察官。
  “我想知道,为什么卡尔津金总是只找玛丝洛娃接客,而不找别的姑娘,”副检察官眯缝起眼睛,带着阴险多疑的微笑,说。
  “我不知道。教我怎么知道?”玛丝洛娃怯生生地向四下里瞧了瞧,她的目光在聂赫留朵夫身上停留了一刹那,回答说。“他想找谁就找谁。”
  “难道被她认出来了?”聂赫留朵夫心惊胆战地想,觉得血往脸上直涌。其实玛丝洛娃并没有认出他,她立刻转过身去,又带着恐惧的神情凝视着副检察官。
  “这么说,被告否认她同卡尔津金有过什么亲密关系,是吗?很好。我没有别的话要问了。”
  副检察官立刻把臂肘从写字台上挪开,动手做笔记。其实他什么也没有记,只是用钢笔随意描着笔记本上的第一个字母。他常常看到检察官和律师这样做:当他们提了一个巧妙的问题以后,就在足以给对方致命打击的地方做个记号。
  庭长没有立刻对被告说话,因为他这时正在问戴眼镜的法官,他同意不同意提出事先准备好并开列在纸上的那些问题。
  “那么后来怎么样呢?”庭长又问玛丝洛娃。
  “我回到家里,”玛丝洛娃继续说,比较大胆地瞧着庭长一个人,“我把钱交给掌班,就上床睡觉了。刚刚睡着,我们的姐妹别尔塔就把我唤醒了。她说:‘走吧,你那个做买卖的又来了。’我不愿意去,可是掌班硬叫我去。他就在旁边,”她一说到他字,显然又现出恐惧的神色,“他一直在给我们那些姐妹灌酒,后来他还要买酒,可是身上的钱花光了。掌班不信任他,不肯赊帐。他就派我到旅馆去。他告诉我钱在哪里,取多少。我就去了。”
  庭长这时正在同左边那个法官低声交谈,没有听见玛丝洛娃在说什么,但为了假装他全听见了,就重复说了一遍她最后的那句话。
  “你就乘车去了。那么后来又怎么样呢?”他说。
  “我到了那里,就照他的话办,走进他的房间。不是自己一个人走进房间的,我叫了西蒙·米哈伊洛维奇一起进去,还有她,”她说着指指包奇科娃。
  “她胡说,我压根儿没有进去过……”包奇科娃刚开口,就被制止了。
  “我当着他们的面拿了四张红票子①,”玛丝洛娃皱起眉头,眼睛不瞧包奇科娃,继续说。
  --------
  ①十卢布面值的钞票。
  “那么,被告取出四十卢布时,有没有注意到里面有多少钱?”副检察官又问。
  副检察官刚提问,玛丝洛娃就全身打了个哆嗦。她不懂是什么缘故,但觉得他对她不怀好意。
  “我没有数过,我只看见都是些百卢布钞票。”
  “被告看见了百卢布钞票,那么,我没有别的话要问了。”
  “那么,后来你把钱取来了?”庭长看看表,又问。
  “取来了。”
  “那么,后来呢?”庭长问。
  “后来他又把我带走了,”玛丝洛娃说。
  “那么,你是怎样把药粉放在酒里给他喝下去的?”庭长问。
  “怎样给吗?我把药粉撒在酒里,就给他喝了。”
  “你为什么要给他喝呢?”
  她没有回答,只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
  “他一直不肯放我走,”她沉默了一下,说。“我被他搞得筋疲力尽。我走到走廊里,对西蒙·米哈伊洛维奇说:‘但愿他能放我走。我累坏了。’西蒙·米哈伊洛维奇说:‘他把我们也弄得烦死了。我们来让他吃点安眠药,他一睡着,你就可以脱身了。’我说:‘好的。’我还以为那不是毒药。他就给了我一个小纸包。我走进房间,他躺在隔板后面,一看见我就要我给他倒白兰地。我拿起桌上一瓶上等白兰地,倒了两杯,一杯自己喝,一杯给他喝。我把药粉撒在他的杯子里,给他吃。我要是知道那是毒药,还会给他吃吗?”
  “那么,那个戒指怎么会落到你手里的?”庭长问。
  “戒指,那是他自己送给我的。”
  “他什么时候送给你的?”
  “我跟他一回到旅馆就想走,他就打我的脑袋,把梳子都打断了。我生气了,拔脚要走。他就摘下手上的戒指送给我,叫我别走,”玛丝洛娃说。
  这时副检察官又站起来,仍旧装腔作势地要求庭长允许他再提几个问题。在取得许可以后,他把脑袋歪在绣花领子上,问道:
  “我想知道,被告在商人斯梅里科夫房间里待了多少时间。”
  玛丝洛娃又露出惊惶失措的神色,目光不安地从副检察官脸上移到庭长脸上,急急地说:
  “我不记得待了多久。”
  “那么,被告是不是记得,她从商人斯梅里科夫房间里出来后,有没有到旅馆别的什么地方去过?”
  玛丝洛娃想了想。
  “到隔壁一个空房间里去过,”她说。
  “你到那里去干什么?”副检察官忘乎所以,竟直接向她提问题了。①
  --------
  ①检察官按理必须通过庭长才能提问题。不能直接审问被告。
  “我去理理衣服,等马车来。”
  “那么,卡尔津金有没有同被告一起待在房间里?”
  “他也去了。”
  “他去干什么?”
  “那商人还剩下一点白兰地,我们就一块儿喝了。”
  “噢,一块儿喝了。很好。”
  “那么,被告有没有同西蒙说过话?说了些什么?”
  玛丝洛娃忽然皱起眉头,脸涨得通红,急急地说:
  “说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有说。有过什么,我全讲了,别的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要拿我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没有罪,就是这样。”
  “我没有别的话了,”副检察官对庭长说,装腔作势地耸起肩膀,动手在他的发言提纲上迅速记下被告的供词:她同西蒙一起到过那个空房间。
  法庭上沉默了一阵子。
  “你没有什么别的话要说吗?”
  “我都说了,”玛丝洛娃叹口气说,坐下来。
  随后庭长在一张纸上记了些什么,接着听了左边的法官在他耳边低声说的话,就宣布审讯暂停十分钟,匆匆地站起来,走出法取。庭长同左边那个高个儿、大胡子、生有一双善良大眼睛的法官交谈的是这样一件事:那个法官感到胃里有点不舒服,自己要按摩一下,吃点药水。他把这事告诉了庭长,庭长就宣布审讯暂停。
  陪审员、律师、证人随着法官纷纷站起来,大家高兴地感到一个重要案件已审完了一部分,开始走动。
  聂赫留朵夫走进陪审员议事室,在窗前坐下来。
  ------------------
  


后页
前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