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见证>>信仰历程 字体大小:- +  打印
小石头弟兄的两个见证
作者: 佚名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小石头见证之一:神启或人意

1、信主经过

我1965年生于江苏省。1985年大学毕业。1994年晋 升教授,今年成为博士生导师。在同龄人中算为良 好的。别人的评价不太清楚。自己的评价是:聪明 但不好学,有洞察力但缺乏恒久的热情。没有压力 就很自由懒散。我是学地质的,但对文学、哲学、 历史好象更感兴趣,常常以选错专业为恨事。但将 错就错,也常以专业上的那点成就自喜。说来真是 惭愧,别人常说我很谦虚,内心虽不能说高傲,自 满意得的情绪是常有的。(这是谦虚但不是谦卑。) 偶而从专业的泥潭中抬起头来也常常感慨,不知自 己所写的论文中有多少能流传后世,时间会埋没一 切。红楼梦的好了歌如此写道:世人都道神仙好, 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 了;世人都道神仙好,惟有金银忘不了,生前集聚 总恨少,聚到多是人没了;世人都道神仙好,惟有 妻儿忘不了,在时日日谈恩爱,人死又随人去了。 20岁时读这歌,只是摇摇头。经过恋爱、婚姻、事 业的成功后(如果能算成功的话),再读这歌,五 味杂陈,无奈、傍惶、空虚、恐惧、惆怅,李后主 的一首词或许能说明一二:少年不识愁滋味,拥上 西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独上西 搂,却道天凉好个秋。在那种情绪笼罩下,甚麽都 救不了你----苏格拉底、康德、罗素、歌德、李白、 沙士比亚、佛、道,只有对人生的否定和死亡。在 争扎和不甘-----如尼采的超人-----中站起来,回 到尘世的喧嚣中开始新的循环。那时的我唯有圣经 是不读的,因为我根本就不承认有神------虽算不 上真正的无神论者,却以为是。 我能来到主前,现在看来全是主的作为和恩典。我 英文不好(自小在农村长大读书)。但94年为晋升, 在学在学校的强逼下,费了牛劲,通过了出国人员 外语考试。当时没想为出国。到97年,朋友说,你 既通过了英语,成结的有效期只有2年,为何不申 请高访?想想很是,别对不起学英文的那功夫。申 请批准,联系好后,原打算98年9月来美国。但在 美国工作的一位朋友,一定要我和他太太一起来, 以便对他不懂英文的太太和一岁的孩子有个照应。 慌里慌张地办好签证,定下5月14日的机票,离出 发的日期不到10天,以至教委的办事员不能确保 我的机票,让我作两手准备。这让我另一位朋友 很为难,因我让他给我租房子,而时间太短,难找 合适的。只能尽力而为。找了几个都不满意后,他 偶而地和他的一个朋友题起。呵呵,这个朋友的房 东家的另一位房客刚好要在5月21日左右搬走。经联 系,同意我来后在客房中先住一星期。阿们,这位 房东竞然是传道人!在他太太热情邀请下,为敷衍 便叁加在他家的查经(真是吃人的嘴短)。对圣经 一窍不通的我竟一下发现他们的错误。"你们说只有 一位神,可创世记说-----要按我们的形像造人。是 复数!牧师解释了很久,仍不能让我满意。我又用 进化论辩说"起初神创造天地"这句给我很大震动的 经文是多麽的谎缪。(现代地质学和进化论几乎是 同步的),然后便将传道人送的圣经放到了书架上。 后来那位牧师说,按他的经验,我这样的人要信主 很难,至少也要几年。感谢主,他没有因我的悖逆 而抛下我,他让他的仆人借给我书籍、录音带,让 我刚硬的心变软,不得不认真地思考到底有没有神 这一关系每一个人命运的问题。直到有一天夜里( 大约是6月13号),在听了远志明的一盘录音带(有 关他来美前后的见证)后,约有1点,我准备休息。 可躺在床上,怎麽也睡不着。心中有个声音或说念头, "你要信主!"真是开玩笑,当时我连圣经都没读,信 主?信谁呀!我便将此意念压下去。可不久他又来了。 开灯读书吧,我没别的办法。如此反复,后来,感到 有一股力量要把我从床上推起,"起来,祷告!"甚麽? 祷告?怎麽祷告,向谁祷告?象那些基督徒一样闭眼 胡说?太可笑了。要知道,我来美国刚刚才一个月! 对基督教的全部了解仅是1本黄共明的书和几合录音带, 况且对这些还不能完全赞同!到目前,我从未经历过那 种意念的力量,直到我无法控制。我不能说我是在晃惑 中,因我还很清醒。我只有跪下(少年时跪过祖宗,这 些年祖宗也不跪了),五体投地,泪流满面,却不知 说些什麽。只说"我愿意信!"因我那时对是否成在神 和神是什麽仍有疑虑。几天后,我遇见我的两位朋友, 说我要信神了。他们听了,目瞪口呆,好像暴了颗原 子弹,等明白过来,连连问我:发生什麽重大变故了? 我说没有。他们不相信,说:你怎麽啦,受无神论教 育那麽多年,来美国刚1个月,就要信神?!我在这 里快5年了,和教会的人也有1年多的交往。他们多是很 好的人,但信神麽!那意思很明白。我说没人强逼我, 你也知道没人能强逼我信。他又问,你对圣经有多 少了解?对其它宗教有多少了解?基督教有很多宗 派,你去的是哪一个?我说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 信宗教,也不关心宗派。他们又笑,好象我是疯了, 说:我们也不在乎你是否信神,那是你个人的事。当 然,信比不信好,但你信的未必是最好的。你可以多 了解后再决定。因为这些话,我的信心几近崩溃,决 定多看后再说。然而,房东传道人当晚却打来电话,而 我竟脱口告诉他我决志信神。他很高兴也很惊呀,说 教会刚好安排在6月28日给人受洗,我正好可以叁加。 事就这样成了。打完电话,我很后悔,责备自己为何 这麽快告诉他。我不明白我为什麽要告诉他而忘掉了 自己的决定。现在想来,那时如果不决志,我现在仍 在神的恩典之外。因为这段时间我的信心又很软弱, 甚至怀疑神,也怀疑身边的人、包括自己,是否得救。 但我知道我是跟从神的,不是跟从人的。愿神怜悯我 的软弱,开启我的心眼,保守我的脚步,走在他喜悦 的道路上。也感谢神把我放在美国,还把晚上的时间 交给我自己,让我能认识他、亲近他。愿天上的荣耀 归给神,地上的平安归给人。阿们!

2、一本圣经

小弟是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87年在国内便有外教送 了本新约圣经。一是英文太差,二是对鬼神不感兴趣, 便将其束之高阁了。从未翻阅过,甚至早已忘却我曾 经有过一本圣经。只到信主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 和仍有怀疑还未信主的妻闲聊,记忆的火花突然被点 燃,那瞬间说不清是一种什麽感觉,好象一团光在脑 和迅间漫过,全身有如触电。只有两句话好象从深不 可测的时间隧道中飘了过来:我认识我的羊;是我拣 选了你们,不是你们拣选我。此时,那浸透主爱的泪 水又不能自禁的在眼中漫盈,让我不得不稍停我比窝 牛还慢的打字。阿们,我只有在炉灰中懊悔。因为在 那之前,我一向认为,信主与否是自己意志决定的。 神麽,在完成了他的启示后,便在他的宝座上任凭人 类。然而,天父作事,直到如今。他那大能的手一直 在寻找他在万有之前所豫知的属他的羊,直到找到, 便欢喜快乐。我还有甚麽可夸口的呢?一切都是神的 恩典。唯凡事谢恩,常常喜乐,以神所赐的为满足, 在祷告中听从神的带领。最后,愿以罗马书8:35-37 与主内的弟兄姐妹们分享:谁能使我与基督的爱隔绝 呢。难道是患难麽,是困苦麽,是逼迫麽,是饥饿麽, 是赤身露体麽,是危险麽,是刀剑麽。......然而, 靠着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又余了。

 

小石头见证之二:我和妻

信主几个月了,生命的长进似乎不大,但还是愿谈 谈个人的心路体验。由于我很快信主,有时还觉好 象作梦,不可思议。对神的话常要很长的挣扎才有 所悟,请弟兄们代祷。也为我未信的妻代祷。 我是很自由懒散的人,没有压 力就不努力。94年提职后,又没有确定进一步目标, 职业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便开始思考人的问题, 冷眼看社会,不知往那里去,于是读小说,读历史。 越读越迷蒙,发觉人生真如梦幻,不过演戏而已。 有一段时间,大约从96年到97年底,特爱读有关三 国历史的书,想探究戏中的人和历史上的人到底有 何差别,发现历史的人也只是活在戏中,就如我们 自己。后来又爱玩三国电脑游戏,特别是生活中不 如意时。那让我感到一种梦幻的伟大----抓住曹操, 释放再抓,改写历史,自欺却不能欺人。那时妻正 怀孕,对我的不务正业又不照顾她很不满,我便让 岳母从几千里外搬来照顾她,后来更让她回娘家, 自己独居,夜间可尽情地读、尽情地玩。有一件事 大约可说明我的沉迷。97年底不到一岁的儿子生病 住院,我和妻轮流守护,在回家吃饭的空闲时间, 也要开电脑。妻常问我:"你还爱我吗?你爱我什 麽?",我则王顾左右而言它,敷衍搪塞,妻很伤 心,常暗自饮泣。按世人的标准,妻实在是美丽, 温柔,娴淑,开朗,而我很丑以至很多人包括妻和 我都担心生女儿。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穷书生的女 儿可难说呐。当初相识五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 足半年,其余都是通信,妻能不顾各方反对嫁我, 实在不是因我有什麽能耐,而是因我对她的心。然 而,结婚五年,我却不敢以诚实面对妻的最基本的 问题。为什麽会这样?是我另有所爱?断乎不是。 是妻变了?断乎没有。虽生了儿子,妻仍时时关爱 我,且不失清纯。是我丧失了爱心?我仍时常关心 她,只是缺乏热情。妻说我们或许可如大多数的夫 妻一样,平淡地生活,走完人生的路。我自己也很 惆苦。扪心自问,之所以会这样,因我看不出人有 什麽意义,只是活着,而且人本质上是孤立的,心 与心间很难相通。妻时常安慰我,却不能体察我的 心,可我又有什麽要她体察呢?我说不清楚,就象 你说不清楚你自己。或说,我们心中好象另有一个 自己,如同无形的风,忽然吹过,你能感觉到,却 转瞬无影无踪,难以追寻。看佛经简介,说那是佛 心。也曾想遁入深山,又不甘心。因这执着心,佛 说人生是苦,真乃大智慧。那时我常常想,什麽是 爱?世人的爱为什麽会随时间而变?破了执着,就 没有苦麽?由于对人本体的否定,这些问题不会有 积极的答案。正如罗素所问:你这问题又有什麽意 义呢? 后来信了主,读圣经,有很多关于爱的教导,道理 很明白,行起来很难。爱人如己,可如果连自己都 不爱,又怎麽爱人?神在十架上为人的罪舍了自己, 这是最大的爱。可如果舍了自己,我还存在麽?我 既不存在,我的爱从何而来?那段时间很痛苦,因 我始终认为信仰是生命的体验,而不是哲学思考或 是知识教条。我信神,如果不能象神希望的那样生 活,还有什麽意义?那是一种人格的分裂。那神为 何让我那麽快信他?或只是自我的意念作怪而根本 就没有神?妻说你别那麽认真,就不会痛苦----很 有佛心吧,我岳母是向佛的,耳濡目染,也少了很 多烟火味呢。可我不能,妻常笑我说:别人是不撞 南墙不回头,我是撞破南墙才回头----因南墙后面 没有我所想的!保罗说,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 出来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啊!善恶二略在心中交战, 如何才能体贴圣灵、顺从圣灵呢?爱神容易爱人难 呐!直到有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再一次读约翰福音, 主说要为门徒们洗脚,泪水难以抑止地流了下来。 妻既惊呀又似笑非笑地说:洗脚有那麽感动吗?我 几乎说不出话,开口就是哭音。心中却非常的柔和, 仿佛大彻大悟,又仿佛空空的什麽也没有(并非空 虚感),但又似乎什麽都在心中,整个下午余下的 时间什麽都不想说。是主的心让我感动,那时主已 快要被钉十架了,却仍为人作最卑微的事,我们何 曾如此过呢,即使亲如父母,我们为他们作过吗? 什麽是爱?爱是舍己与交托,将自己舍弃,交托给 神。而爱的反义是"我"----这是人分别善恶的结果。 以前,我说爱人,是"我爱",而"我爱"的支掌点是 "我",因此将"我"舍了,"爱"无从依附,"我爱"仍 是以自己为中心,向外辐射,其深层的内涵是突现 "我"的存在和价值。现在,将"我"交托给神,"我" 的爱融入神的爱中,神的爱注入"我"中,爱有了源 头,不会再枯竭。有神的爱,就生出忍耐和宽容。 好比一棵大树,每个树叶间都不直接相连,却通过 树干相互供养,离开树干,就必枯萎。"我们若在死 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必在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 "我"的存在和价值就是回归神,神的荣耀就是我的 荣耀。妻摇头说你好象佛心顿悟了,只是别出家, 又说不知我是否象从前爱历史、哲学书一样爱圣经, 不久就抛开了,三分钟热情,不能入禅持久。小石 头说:无我又何来我的顿悟,无我又何需入禅?万 法皆空,唯有一心,与神同在。我已是神手中的小 石头,与我何干? 然而,知识易,实践难,我虽不属世,却仍活在世 间。老我仍在里面,时时想吞灭我。因此必须分辨 何为神纯全可喜悦的旨意,常常自问:你爱他胜过 爱这些吗?体贴、顺从圣灵,活出基督的生命,往 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了。既然如此,就从为妻洗 脚开始吧。为妻洗脚容易,为弟兄、世人洗脚才是 考验----不是教导他们,是为他们做。


来 源: 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