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学维度>>进化创造 字体大小:- +  打印
重逢於世纪末:进化论与信仰的再对话
作者: 苏百达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随著人类对宇宙和生命现象的进一步了解,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对达尔文简单的进化论提出质疑,越来越倾向於用“智慧设计”( Intelligent- Design)的理论来解释宇宙的起源之谜。他们认为宇宙所呈现的高度复杂的生命现象,极不可能像达尔文主义者所想像;是那种偶然碰撞的结果,背後应该有一个智慧设计的源头。根据《今日基督教》杂志( http:// www. christianity) 97年 1月 6日版的报导, 96年 11月,加州的 Biola大学举行研讨会,与会者是 98所一般大专院校和研究机构的 160位学术界人士。观察家认为,这样的会议能吸引这麽多科学家,在二十年前是很难想像的。这说明当今的科学家已不满足进化论所提供的思维模式,正在寻求别的选择。
  
  
  Lehigh大学的生物化学教授 Michael Behe在他写的《 Darwin' s Black Box》一 书中说,分子中高度的复杂生命现象本身就是足够的证据,说明它是被设计出来的,而不是偶然出现的。达尔文理论无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解释。 Behe自己是读了纽西兰人类基因学教授 Michael Denton所写的《 Evolution: A Theory in Crisis》(面临危机的进化论)一书之後才改变了他对进化论的看法。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法学院教授约翰逊( Phillip Johnson)说:我们应该把真正的“科学”和唯物主义“哲学”区别开来,“使科学探索可以在诚实、无偏见的前提下进行,使一般民众不会误以为科学证据已证明进化过程是我们的造物主。”作为法学院教授的约翰逊通过逻辑推理,指出现代科学的两个定义是自相矛盾的,一个定义认为科学是属观测实验的研究( empirical research),证据如何,结论也就如何;而另一个定义却认为“科学是唯物主义的应用,它预先假设宇宙的历史仅仅是非人格的自然规律( impersonal natural laws)运作的结果。此外再无别的。”“而当像 Behe这样的科学家指出分子里那小得不能再减小的复杂现象时( irreducible complexity),唯物主义者对这事实并不反对。他们只不过对这事实所指向的逻辑结论采取不理睬的态度。”约翰逊是《 Darwin on Trial》(审判达尔文)一书的作者。
  
  
  持无神论的科学家认为若把超自然的因素也考虑进去,就违背了科学研究的基本精神;因为科学家很容易遇到难题就放弃,把它归属於科学所无可奈何的超自然因素。而“智慧设计”学派的回 答是:科学的探讨应该是自由的,我们不应该出於某种恐惧而事先为它设立某些“禁区”;科学的本质在於它的求真精神,不管那真实的是来自自然界或超自然界。
  
  
  教会界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或“智慧设计”学派,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接受和反对。虽然基督徒都相信上帝创造宇宙万物,但上帝“如何”创造,基督徒并没有一致的看法,而呈现出百家争鸣的现象。主要原因是今天的教会界已不是从前大一统的架构;基督徒对圣经(特别是其中的《创世记》)有不同的解释。有的学派认为《创世记》属历史体裁,因而应该照字面的解释;有的学派认为《创世记》属故事体裁,不能照字面解释,而应注重故事所要教导的大道理。另有学派认为《创世记》有其独特的体裁,也许是故事和历史的混合体,更有许多人却认为这些纯粹象牙塔式的讨论,对他们的信仰生活是无关紧要的。
  
  
  在加州的创造论研究学院的天体物理学家 Larry Vardiman持有保守的基要派观点。他认为按字面解释圣经是最保险的方法,他主张地球只有数千年的历史,而不是数亿年,他不同意“智慧设计”的一些观点,例如认为地球的年岁远远过於数千年。基要派认为《创世记》中上帝六天里创造出宇宙万物,这个“天”就是 24小时的天。然而,主张“智慧设计”理论的基督徒认为,上帝创造地球和宇宙,正如圣经所教导的,但人们不应因过分注重字句表面的意思而失其整体的真意。
  
  
  根据《今日基督教》的报导( 1996年 12月 9日版),在美国宾州 Eastern College的圣经神学教授 Van Leeuwen说,按字面去理解《创世记》中上帝在六天里造出宇宙万物是不准确的,他认为圣经有关创世的记载主要在於指出万物由一位上帝所造。这观点的重要性主要在於区别当时近东文化的多神论的宇宙观。我们今天读圣经时,需要把当时的时代背景考虑进去。在加州的天体物理学家兼布道家 Hugh Ross博士也坚信上帝的创造,他认为地球有 46亿年的历史,而生命也有 39亿年的历史。加尔文大学的物理教授 Howard Van Till认为进化论有可能是上帝设计的一部分:在创世时他就赐予世界内在的能力,使之能在历史的不同阶段推演出各种各样的物质结构和生命形体。
  
  
  和历史上的天主教教皇相比,今天的教皇可算是最关注科学与信仰的关系的。他常邀请一 些名科学家到罗马会谈,上任後便在 1992年为加利略平反,宣布当时十七世纪教会对他的判决是错误的。不久前教皇在罗马的科学家会议上颁布了一篇引起争论的官方文告,宣称“新的知识使我们认为进化论并不仅仅是一个假说而已”( fresh knowledge leads to the recognition of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as more than just a hypothesis)。这就意味著他认为信仰和进化论可共存的可能性。另一 方面,文告又说进化论本身无法赋予人类尊严,教皇要求信徒们在考虑进化论时坚持以下几点: 1)创造本身是上帝的工作; 2)人的灵魂是上帝直接赋予的; 3)今天的进化论不是一个理论,而是多个理论,任何理论若排除人的灵性层面就不符合圣经的启示; 4)进化论的可信与否需要不断接受事实的检验。教皇的文告颁布之後,教会界评论纷纷,有称赞的,有批评的。其实该文告并没有最终判定进化论,而是提出信徒们在与进化论对话时所该持有的“态度”,特别是所该坚持的“底线”。主要的原因是,教会界的许多学者和领袖从教会历史的错误中吸取了一些教训,认为圣经主要是有关神的启示,而不是一本有关科学的教科书,圣经对细节 的、技术性的科学问题往往是保持沉默的。所以,人们(特别是基督徒)解释圣经时应具有谦卑的心态,明白自己的有限,不应该把自己的观点或偏见读进圣经里,然後美其名为“圣经的真理”。另一方面,科学理论本身永远是不完美的,所以它才需要推陈出新,不断改进、完善。因此,基督教若把信仰或圣经的真实性建立在某种科学理论上,那是极不明智的。中古世纪教会就是天真地把圣经的教导错误地建立在当时最令人信服的地球中心说这一 科学理论上,结果当该理论被推翻时,整个基督教信仰的可信度同时也受到怀疑。
  
  
  二十世纪末信仰与进化论的这场对话是在较和睦的气氛中进行的,答案有待下世纪分解。其实,只要人类存在一天,他就会问及他自己的来源。
  
  □编注:有关宇宙的起源,基督教信仰与科学的关系等议题,本刊曾有多篇文章 从不同角度和立场讨论。其中对於创造论和进化论的评析,请阅本刊下列文章 :·何天择,《智者之辨》,第 9期 36- 37页, 1995年 2月。
  ·李志航,《有神的创造观》,第 13期 11- 13页, 1995年 10月。
  ·里程,《信仰之争关于创造论与进化论的一 些思考》,第 13期 14- 15页, 1995年 10月。本文摘选自里程的新书《游子吟永恒在召唤》的其中一 章 ,原文对创造与进化有更详尽周延的评述。
  ·荣锡宜,《放射性年代测定法与地球的年龄》,第 15期 22- 23页, 1996年 2月。
  ·黄力夫,《创造与进化》,第 20期 36- 39页, 1996年 12月。
  ·钱锟,《动物大爆炸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江化石群》,第 20期 40- 41页, 1996年 12月。
  

来 源: 《海外校园》第22期(http://www.o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