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学维度>>进化创造 字体大小:- +  打印
科学必然否定创造论?
作者: 刘大卫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科学与基督教信仰真的只能是二选一吗?
  
  的确,科学没有办法用任何方式证明有上帝的存在,但是,科学也没有给我们任何方法去否证圣经所说的:「上帝创造」。事实上,科学的进展甚至很可以给我们许多理由去断言:宇宙及生物必有一位智能超绝的创造者。
  因此,一个企图用科学否证信仰的人背后,往往依据的不是科学,而是其思想前设──不管是无神论的前设、或是「科学主义至上」的前设。
  这正是东海大学刘大卫老师这篇文章背后的深意。
  
  
  宇宙的特性
  
  关于宇宙,至少有三项重要事实指出宇宙有个起始,而这起始无用现知的自然律来解释。
  一:热力学第二定律
  这定律是十九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说明了在任何普通过程中,任何封闭系统的熵 (entropy) 只会增加,最理想的状况是在某些非常特定的过程中,熵近乎不变。这表示混乱不断增加,有规律而可用的能量则不断减少。用统计和机率的术语来说,则是:一个系统的状态倾向于日渐无序、越来越高机率的处境。这原则对我们来说都不陌生。我们今天整理、清扫了房间,明天这房间就乱些、脏些。比较科学的例子是:热量总是由高温传向低温,而非低温传向高温。
  宇宙这系统并不处于完全无条理的状态。宇宙的密度、温度、成份都非常不均匀,有大量能量可资运用。亦即若不是日益混乱的过程在时间上是有限的,就是宇宙的大小是无限的。然而,一个无限大的宇宙无法解释稍后我们将提及的许多事。如果宇宙存在的年日是可推算的,则宇宙必有一个起始,这起始是个有条有理的过程或事件,和我们现在观察到的过程有所不同。这起始可不可以叫作「超自然的」,我们暂且不讨论。我们在这儿只说「起始」就好。
  
  二:广义相对论
  这套方程式是爱因斯坦在 1915年发表的。相对论的重点之一是:有一个不等于零的加速度。这表示宇宙不可能永远静止不动。爱因斯坦认为这不可能,因此认定这公式必须另加一项「宇宙常数」来和这加速度抵销。然而,这常数没有物理根据,只以唯物论的哲学观来做根据。爱因斯坦稍后放弃了这常数,且说这是他毕生「最大的失策」,因为在
  1920 年代另有所发现。
  
  三:宇宙的膨胀
  Edwin Hubble 和一些人在 1920 年代发现,从遥远星系传来的星光显现出红位移,越远则越大。他推算距离时假设:越微小、越模糊的星系越遥远。截至目前为止,关于红位移唯一合理的解释是都卜勒位移,指出远方星系有一个远离的速度,一直离我们远去。结论就是,宇宙不断在膨胀,所有的远方星系都渐离渐远。在星系团内有局部运动,所以,一个星系有可能朝邻近那些星系越靠越近。
  比方说 M31(属仙女座)就正冲著我们来。同时,宇宙的膨胀对星系内部星球的运行并没有明显的效应,所以,在我们所处的银河系中,我们看得见的半数星球正朝我们靠近,而另外半数则正离我们远去,大致上取决于银河系的运转。
  这就是说,爱因斯坦的那套方程式起先是对的,宇宙并非静止不动,也不是永恒的,宇宙是有个开始,始于很久以前的远古、这远古却非无限远。
  设定一段距离和时间,很容易计算出时光之流。要计算星系间的距离还有些误差,而速度随时间递减,因此,宇宙膨胀的时间只能略略估计大约是一百亿到两百亿年之间。也就是说,宇宙是从某种爆炸开始的,此即大爆炸。
  有好几个重要的论点可以证实大爆炸理论。参照高能物理学,就可解释宇宙的化学成份。宇宙的成份大部份是氢、外加一些氦、及一些非常少量的其它元素。所有较重的元素都在星球核心的核融合反应中产生,并且当这些大型星球爆炸时,这些重元素与星际气体混合在一起。
  本来还有许多科学家不接受大爆炸理论,因它指出科学家无法解释的一个开始。 同时,George Gamow 和其他几位在 1950 年左右指出爆炸所产生的辐射,理应随著宇宙的膨胀而冷却,如今应比绝对零度高不了几度,而且充斥各处。 当时,这点尚未获证实。然而在 1965 年 Penzias and Wilson 终于观察到了这「 3K 微波背景辐射」 (3K microwave background radiation),从此几乎所有科学家都接受了大爆炸理论。
  还有些别的证据告诉我们关于宇宙年龄的事。到了晚上,天空是黑的,所以,宇宙可能在空间上并非无限,可能在时间上并非无限,也可能时空皆非无限。我们可以看见距我们约一百亿光年的星系所发出的光,因此这些星光至少旅行了一百亿年才到我们这儿。根据 H-R 图,星团似乎各有各自的年龄,最高龄可达一百亿年(这得具备一些天文学背景才能明白)。星星的种类很多,有些是从一团不断压缩的气云经过几十亿年渐渐形成的。我们从未发现任何白矮星的年龄超过一百亿年。从所有这些事实,可推算出我们所处的银河系至少有一百亿年的历史。
  我们看见别的星系彼此不住地碰撞、结合,这过程耗时十亿年之久。我们看见气体喷射和气泡的大小可达一百万光年,这显示出该过程至少已持续了几亿年时间。
  根据放射性元素测定,地球、月球、和陨石上的石块约有五十亿年之久。计算木星的冷却率,可推算约有四十五亿年之久。在太阳系中,每个行星的固体表面都有撞击口,显示出漫长而复杂的碰撞期至少已进行了数十亿年。地球岩层显示出长期以来的侵蚀和冲刷也至少已有数十亿年之久。由此可知,太阳系的年龄在四十五亿到五十亿之间。
  用目前所知的自然律来计算,可由现今追溯到起初膨胀后的那一刻。但当时的密度和能量,都超过我们现知的定律所涵盖的范围。可能那就是个起点,也可能尚有我们未知的定律。若是真有我们未知的定律,也只是把起点这问题推得更远,而我们还是可以问那些材料和那些定律哪来的。我们的研究能否查获在那之前发生了什么,这是颇令人怀疑的。
  为了要逃避这「有一个开始」的结论,一些科学家推测说,宇宙是周期性的,他们假设现在的膨胀将终于要慢下来,一直到停,就会开始缩小,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压小」。他们也假设宇宙可以继续的膨胀、缩小、又弹回来。但热学第二定律表示,每一次的弹回不会一模一样,而只能发生有限的几次而已。所以这样说还是无法逃避「有一个开始」的结论。另外一个问题是,没什么已知的科学原则能够造成那个「弹回」。最后,这也表示那印度教和佛教的永久周期性宇宙的观念没什么科学上的验证。
  一些理论家提及一个「宇宙鸡蛋」说,当它「变成不稳定」时就爆炸了。这也没什么科学上的验证,而只不过是又另外一个企图逃避「有一个开始」的想法。关于开始的那瞬间,科学不能说什么,而且「开始之前」是毫无科学意义的。
  所以,我们的结论是,宇宙始于一、两百亿年前,而目前科学无法解释宇宙的起因。
  这是个很重要的结论。这意谓著唯物论(相信事物和能量的存在,并且都是永恒的或自生的)并没有科学根据,而且事实上和我们观察到的相违背。
  有些基督徒认为,这肯定了圣经所说的那位神是存在的,且是宇宙的起因。其实,这结论并没有证实那么多。但这结论是说明了:相信圣经所说的「起初神创造天地」并没有违反科学。另一个结论是:和宇宙相比,我们异常地渺小又易逝。在这广袤而亘久的宇宙中,人类和人的寿命似乎微不足道。我们内心某处需要相信:生命必另有价值和目的,不是这一点点短少的时空所能局限的。
  
  (附注):圣经和宇宙的年龄
  基督徒常问的一个问题是:这寿数高达几十亿年的宇宙是否与圣经冲突?在他们看来,圣经在创世记第一章及其他经文里似乎是说,神在不到一万年前,花六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创造了整个宇宙。如果圣经果真这么说,那的确在科学与圣经之间是有冲突。某些基督徒提出的解决办法是「被造的年龄」,是说神将万物一下子就造得既完整又能各尽其职,并且使这一切看来像是老早就在那儿了。例如,亚当一定是被造为成年人,而非无助的婴孩。这说法有好几个问题,问题之一,这似乎是说神用了些骗人的手法,好让被造物的原貌不会被识破。但圣经中的神不能说谎或欺骗人。问题之二,这些基督徒自己并没有完全接受被造的年龄这观念,如果他们相信神捏造了过去的历史,那么当科学家研究神所造的古代面貌时就不该反对,然而这些基督徒却反对。他们还声称有一大串证据驳斥大爆炸理论、且显示出地球和宇宙没那么古老。然而,这些证据大多不正确或毫不相干,少数证据顶多也只能说无法据此下定论。关于这个大题目,我有不少资料,但在这课程里不宜多做讨论。
  某些基督徒的另一个错误,是误以为天文学的大爆炸和生物学的进化论是互相衔接的,他们反对进化论,因而也必须反对大爆炸。这是错的。进化论和大爆炸是两码子事,我们将在下个部份讨论进化论。
  我不认为圣经告诉了我们到底多久以前「神创造天地」。是在最起初的那六天吗?还是在圣经所载的「头一日」以前?那些日子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还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基督徒各持不同的看法,也都能言之成理。其实基督徒应该感到高兴,因为科学看来是肯定了宇宙是有个开始,然而却不该为了什么时候开始而争论不休。
  有关这主题,有很多基督徒写了不少书,或是接受或是排斥大爆炸及宇宙的几十亿年的年龄。其中大部分有很严重的科学或神学方面的弱点。我看过最好的其中两本是:
  The Fingerprint of God, by Hugh Ross. Orange, California: Promise Publishing
  Co., 1989.
  Creation and Time, by Hugh Ross. Colorado Springs, Colorado: NavPress, 1994.
  
  还要看他写的第三本,在下面「宇宙和地球对生命的适宜性」那段会提到。
  
  生物的特性
  
  大多数的人都以为科学已经证明了没有造我们的神,而且生命是没有任何目的的;但是,许多的事实指出,生物是经过精密设计的结果,这种设计也暗示著有一位设计者。这意味著自然论和唯物论是不被科学支持的。
  大爆炸的力量和定律的来源不一定是有位格的,但是一位设计者却有。如果我们有一位设计者,无疑旳,他的工作是有目的的,而这目的可能和我们的计划不同,他可能一直在这里,而且关心著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是这样,在我们选择我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时,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虑。
  基督徒有时候认为这就证明了那个设计者就是圣经的神,但其实并没有证明那么多。甚至没有证明大爆炸的起因相同于生物的设计者,我们必须先考虑一些其他的事情,才能下这个结论。
  
  一:宇宙和地球对生命的适宜性
  
  1. 物理学的基本常数
  物理学基本常数不到二十个,其中包括电学和磁学定律中的系数、强和弱的核作用、以及重力等常数。基本常数决定分子和原子的所有性质和相互作用。假如这些常数稍有不同,整个宇宙将完全改观,甚至于根本没有这宇宙存在,而我们这些生物就不可能存在。而且在另外一种宇宙中任何生物存在的可能性非常小。
  这些例子不胜枚举。在这里要提出几个重要的例子。大爆炸产生了氢、氦和些许其他的轻元素,这些物质和情况有利于恒星的形成。除了最大的以外,众星皆发光数十亿年之久。最大的星在它们的核心处经由核融合反应而产生较重的元素,然后爆炸开来成为在太空中留下能够进一步形成恒星和行星的元素。固体行星能形成并保有一大气层。地球上一切的生命,端赖碳原子能否结合其它原子形成长练。许多其他元素所拥有的特质,也在生命进展中独具意义,例如: 氧、氢、铁、钙、磷、锌、氮等 (O, H, Fe, Ca, P, Zn, N, etc.)。
  水是一种不寻常的物质,在我们的生活中,其重要性是多方面的。我们的身体大部份是由水构成的,维持我们生命的一切化学反应也都在水溶液中发生。水有大量的比热和潜热,且空气中的水蒸气能强劲地吸收和释放红外线的辐射能,于气候的稳定上功不可没。水结成冰时会膨胀(其他液体结冰则收缩),因此,冰形成了冰山覆盖在南北极海,也不会从湖海的底部开始凝结。
  
  2. 地球 - 月球 - 太阳系统的很多特性
  我们所生存的地球 - 月球 -
  太阳系统中,有好些使我们赖以存活的特性:地球表面的温度、重力、一天的长度、一年的长度、地轴的倾斜、月球的引力与周期、大气的质量与成份、地球表面的成份、以及陆地和水的分布。这些特性都不能出差错,我们才可能活在这儿。这一切同时发生的机率非常渺小,因此,要想在宇宙中找到适宜生存的星球,几乎不可能。认为这是设计出来的、远比认为这是偶然形成的合理得多。
  Hugh Ross 在他写的书(看下面)有一段是讨论地球的 33 个特性,来估计这些都刚好适合有生命的机率是多少,结果是 10 的 -42 次方。
  他也估计宇宙中最多有 10 的 22 次方个行星。所以在全宇宙有一个适合生命的行星的机率是 10 的 -20 次方。
  
  关于这方面的书有:
  The Universe: Plan or Accident?, by Robert E. D. Clark.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1949, revised 1961, republished 1972.
  此书唯一过时之处是一些在太空时代以前、有关其他星球的推测。作者系基督徒。
  The Anthropic Cosmological Principle, by John D. Barrow and Frank J. Tipler.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6.
  此钜著胪列许多生命存活的要件。两位作者都是不可知论者,所以并不相信这是出于精心设计的。他们认为有许多宇宙,且各有不同的自然律。
  The Creator and the Cosmos, by Hugh Ross. Navpress, 1993.
  内容非常丰富,宇宙及生物都提及,来证明有一位设计者也是圣经的神。
  
  二:生物的资讯及复杂性
  
  1. 最简单的生命
  所谓的单细胞其实是令人难以想像的复杂,有数千种不同的蛋白质,这是由几千个原子所组成的庞大分子。每种蛋白质各自依其特定的形状,行使特定的功能,而这形状并不取决于内部氨基酸的自然反应定律。这些分子好比工具,正如铁的本质并不能决定螺丝起子、铁锤、扳手等等的形状。新陈代谢和繁殖过程需要许多由这些复杂的蛋白质来执行的过程,如果少了其中一种蛋白质,整个细胞将无法存活或繁殖。连最简单的系统,都得极其复杂才可能幸存,是什么在一开始把起初的系统凑在一起的?
  
  2. 复杂的系统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在一株植物或一只动物里,有许多有机体形成不同的系统,这些系统必须整合才能生存或繁殖。一条毒蛇的毒腺、液囊、腺管、中空的毒牙和主控的肌肉、神经,是如何整合起来的?蜘蛛怎么会有丝腺而又怎么学会用它?蚊子如何发展出叮吮?蝴蝶如何发展出变态过程?许多昆虫都有类似甚至更复杂的过程。啄木鸟如何得到长舌、利喙、和受保护的脑以便在树上打洞捕虫?是什么造出我们视觉系统、听觉系统的各部份?
  我们的身体如何发展出愈合的能力、抵抗疾病的能力?我们怎会长大成人呢?这些过程是如此寻常,我们视之为理所当然,但研究却告诉我们这些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植物的光合作用也是如此。
  
  3. 进化论
  这些令人惊讶的复杂系统必须有一个解释,一个起源。是过去发生的一些事件产生这些系统,这些事件或许有精心设计或许没有。这段讨论的结论是,精心设计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但任何人都知道,现在的科学界几乎全部都否定这解释,反而提出进化论当解释。所以于此,我们必须讨论进化论。
  我们得先加以定义。有一个定义说,生物任何微小的变化都可被称为「进化」,更精确地说是「微进化」。另一定义则相信:所有生物都是自然演进而来,是时间加上机率,不涉及超自然力或精心设计,且只不断由简而繁地传承及发展。这些自然演化过程指的是物理的交互作用和化学反应。突变、自然淘汰、环境变化及其他因素逐渐衍生出复杂的生物,包括你我。我们是三、四十亿年前早期地球上泥巴的直系子孙。此即所谓的「广进化论」。
  这理论由达尔文在 1859 年出版的「物种原始」一书中推广,遗传(或基因)定律当时已被孟德尔发现,但尚未广为流传。现代的进化论(包括了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被称为「新达尔文主义」。
  难以计数的教科书及电视节目讲述假想的进化过程,还附带通过验证的确实性,所讲述的故事如下:
  地球初期的大气层是由氨、甲烷、二氧化碳组成的。有机分子是在大气层、海里和(或)海边,经由种种反应、辅以闪电及紫外线辐射而成的。这些分子随意地结合,产生氨基酸,再随意结合成较大的分子,直到一个分子大到足以自我繁殖。这故事的第一单元叫做「分子进化」,这单元不牵涉基因或自然淘汰。
  这些自我繁殖的分子越来越多,且结合成越来越大的单位,变成滤过性病毒及简单的细胞。有些细胞发展出光合作用,利用太阳能来生长。另有一些细胞则吞噬这些细胞。简单的细胞结合成为简单的有机物,在这些有机物中,有些则渐趋复杂。某些变成植物、某些变成动物。最复杂的进展为两性生殖。有些动植物变得能够在海边的涨、退潮地带生存,然后,有些变得能够脱离海洋而在旱地生活,从此布满地面。时光流逝,有些植物衍成采用花朵及花粉来繁殖,有些动物衍出硬骨骼,有硬骨骼在内的(脊椎动物),有硬骨骼在外的。鱼类是早期的脊椎动物,有些鱼类进化成两栖类,长成后可生活在旱地。有些两栖类进化成爬虫类,可终生在旱地生活。许多无脊椎动物也变得可以在地上生活。有些爬虫类变成鸟类,有翅膀和羽毛,另一些则变成哺乳类,其中最进化且最高等的就是你我。
  许多杰出的科学家穷毕生之力研究生物,并撰写、演说为什么他们相信进化论,诸如:Theodosius Dobzhansky, George Gaylord
  Simpson, Ernst Mayr, Peter Medawar, Stephen Jay Gould, Niles Eldredge 等等。
  这些科学家几乎都是非基督徒,他们认为进化论是个重要的证据,证明了没有上帝,或说,就算有,与我们的生命亦毫不相关。
  他们写了好些书,特地想要证明进化论、推翻创造论。 Stephen Gould 写了许多,其他的著述计有:
  Abusing Science: The Case Against Creationism, Philip Kitcher.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MIT press, 1982.
  Science on Trial: The Case for Evolution, Douglas Futuyma. New York: Pantheon, 1983.
  The Blind Watchmaker: Why the evidence of evolution reveals a universe without design, Richard Dawkins. New York: W. W. Norton, 1987.
  
  4. 进化论者举出一大串证据来支持进化论:
  a. 不同物种的相似性
  被认为是出自同一祖先的证据。
  b. 退化器官
  是一种特定的相似性。有些动物拥有看似无用的器官,这些器官却和其他动物身上的有用器官相似。这被拿来证明这些动物有共同的祖先,这器官在祖先身上原是有用的。
  c. 胚胎学
  是另一种相似性。胚胎的发育曾被视为进化史的重演,但这说法已被证明是不可能的。
  d. 突变和自然淘汰
  在实验室和大自然中不知被实验过多少次。遗传学的研究十分进步,探究的理论有族群遗传学、基因流变、重组、适应性及变异性。
  e. 有许多案例被视为范例。
  当工业革命带来较阴暗的环境时,欧洲的飞蛾颜色转深,使之较不易被看见。 近年来因污染减轻,它们的色泽又变淡了。 南美附近Galapagos
  群岛上的达尔文鷽,在达尔文的思想上造成了主要的影响力。岛上有许多种鷽,各有不同的喙以适应不同的食物,它们必同出于那几只多年前被吹来岛上的祖先。细菌和病毒突变后,足以击溃动植物的免疫系统,这些免疫系统突变后,又对新的细菌和病毒产生免疫性。品种改良者利用混合杂交,培养出抗菌力更佳的植物品种。经由突变,昆虫增强了对杀虫剂的抵抗力,而细菌、病毒增强了对抗生素的抵抗力。
  f. 生物的地理分布,
  显示了不同种类的生物各自在不同地区发展。
  g. 化石
  被某些人认为是最重要的进化证据,是确曾发生的真实记录。从目前出土的化石看来,世界各地所有的化石几乎都按同一个顺序排列在地层里,且呈现由简而繁的顺序。
  h. 生命起源的实验
  显示了在甲烷、氨、二氧化碳的混合物中有电子火花及紫外线,而水蒸气产生出氨基酸和其他有机化合物,因此,同样的反应可能在远古的地球上已发生过。
  i. 太空中的有机分子
  在气体及层云中,这已藉电波望远镜侦测出。
  j. 哲学辩证
  除了这些事实的争议,进化论者还采取哲学辩证:
  创造(或任何自然事件中的智能介入)是无法加以证明或实验的,是研究的障碍,是属于宗教的、超自然的、神迹的、非科学的。进化论已是有成果的理论,一个多世纪以来,导引出许多良好的研究,为生物学建立了架构,否则生物学至今可能还是杂乱无章。
  
  5. 基督徒的回应
  基督徒回应进化论的办法有两种。有些人深信进化论如果成立,就否定了上帝的存在,因而设法推翻进化论。其他的基督徒认为这不成问题:如果进化论是真的,那么,这就是上帝创造万物的方法,此即所谓「有神论者的进化论」。我不承认科学证据支持进化论,我也不认为进化论符合圣经中关创造的一些细节。每当有人将进化论视为与圣经有所冲突,且问及我的想法时,我会举出理由说明为何我认为进化论在科学上是无法接受的,这些理由即将讨论于后。
  基督徒已经写了好多好多书来反对进化论,这些书大多乏善可陈,与事实不符且推理不当。有一个大问题是,他们大多把进化论和大爆炸做了错误的联想,因此,企图一举推翻。兹列举其中少数较佳者:
  Evolution: Nature and Scripture in Conflict? by Pattle P. T.Pu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82. 这本书也有中文版。
  The Mystery of Life's Origin: Reassessing Current Theories, by Charles B. Thaxton, Walter L. Bradley, Roger L. Olsen. New York: Philosophical Library,
  1984. 此书特别论及生命起源。 作者都是基督徒科学家,但一直到附录才提及宗教。
  Of Pandas and People: The Central Question of Biological Origins, Percival Davis and Dean Kenyon; Charles Thaxton, Academic Editor. Dallas, Texas: Haughton Publishing Company, 1989.
  Darwin on Trial, Phillip E. Johnson. Washington, DC: Regnery Gateway, 1991.
  
  6. 别人的批评
  有少数非基督徒也著书指出新达尔文主义的缺失:
  The Neck of the Giraffe, Francis Hitching. New American Library, 1982.
  Evolution: A Theory in Crisis, Michael Denton. Bethesda, Maryland: Adler & Adler, 1985.
  Origins: A Skeptic's Guide to the Creation of Life on Earth, Robert Shapiro. Bantam, 1986.
  Information Theo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Hubert P. Yockey.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2.
  这些作者也没有接受创造论,但他们要其他的科学家承认:进化论并不足以解释生物的起源。
  
  7. 争辩进化论的「证据」
  在争辩进化论时,我们得从哲学辩证著手。如同早先在本课程中讨论过的,这些也是「科学至上」的想法。生物学的专家不是关于这些前提的专家,我们有资格反对他们的意见,也可以选择不同的意见。
  生物是否出于精心设计,这并不是宗教问题,而是历史问题,它只是简单地问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唯一和宗教有关的问题是「这位设计者是某一宗教的神还是好几个宗教所共有的神」,这却不是不准人去问历史问题的理由。相信「有一位设计者」是研究出来的结论,也是著手去进行更多研究的动机,它并非不再进一步去研究的理由。
  进化论者埋怨没有任何实验可以证明或推翻创造论,但是,他们说得出哪项实验能证明或推翻进化论吗?事实上,我们可能在研究某物之后,下结论说它绝不像是未经设计的。我们周遭许多东西显然是某人有意设计出来的:桌子、椅子、灯、汽车、表、电脑、书本、黑板上的字、海报等等,如果有人硬要我们解释这一切东西都只依照自然法则,而未经创作,他就是疯了。设计不是神迹,我们自己就经常创作。
  若有一位生物的设计者,这本身不是超自然的,而是超乎常人的。这才是真正令人不能接受的问题。人不相信创造者并不是因为不能确信,而是不愿相信。
  我们自己也是生物之一,因此不可能用客观、科学的态度来看这问题。
  进化论曾当作很多很有趣的研究的动机,但是也常常造成了障碍和误导。比方说,它令人过分看重种类间的竞争,而很慢才注意到在很多方面也有合作。它令人推出胚胎学上的错误的解释。古生物学家感觉到有压力要在化石当中找到逐渐演变的证据。
  我们既已讨论了经常被拿来支持进化论、反对创造论的哲学论证,现在,可以来讨论证据了。
  
  a. 相似性
  由相似性而来的论证隐含了三个假设:
  1. 我们知道进化过程的结果、
  2. 我们也知设计的结果、而且
  3. 我们眼见之物符合进化论而不符合设计论。
  但我们并不知道前两个假设,因此不能根据这个判断哪个比哪个更符合。如果生物令人咋舌的复杂性不是设计的证据,那么,什么才是?为什么造物者不会采用许多相似性来造物?我们是这样创作东西的。
  连进化论者本身也不确定相似性总是证明共有一祖先。好些看来很像的动植物显然不太有关联,这叫做趋同现象或拟态。外形和颜色相似,机能(例如能飞能游)也相似,拟态事实上很难用进化论来解释。
  有些很类似的有机体必定相关联,然而这却不证明较不类似者必定有较远的关系。若说微进化论证明广进化论,那是过份地延伸 (extrapolation)。微进化论是个观察而得的事实,问题是它的极限在哪,这是个可资研究的题目。
  有许多分歧性不符合进化理论。 Michael Denton(著述列于前引书目)是个分子生物学家,他说在分子生物学的领域,找到生物之间有许多分歧性是进化论所不能解释的。
  就推论说,有一些专家说别的专家没有很准确地或完整地报告事实,那我们也可以推论说这种逻辑说服不了人。
  
  b. 退化器官
  退化器官未必无用。好些曾被认为无用的器官,后来却被发现具有重要功能:例如扁桃腺、盲肠、尾椎。即使退化器官是没用的,那这是退化而不是进化。
  e. 案例
  
  有些例子甚至无关乎微进化。欧洲飞蛾原来就有好几种不同的颜色,环境的变化影响了飞蛾颜色的比例,同样的,原来只有少数的细菌对抗生素具免疫力,也只有少数的昆虫对杀虫剂有免疫力。即使有新突变,也只调整了化学上的一个细节,并非发生足以形成新品种的根本变化。科学家研究了数千代果蝇,也看到了数百万种突变,然而,果蝇还是果蝇。
  f. 地理分布
  生物的地理分布,在不同动植物起初生存的时间、空间方面,是引发了一些饶有兴味的问题,但这并没有证实广进化的理论。
  g. 化石
  
  化石是个大题目。化石是相似性的证据,我们已经讨论过相似性。有机体日趋繁复这一现象,并不会让相信一位有条理的造物主的人感到讶异。化石不能证实某物种果真承袭自另一物种。在化石的相似性上还有许多明显的空隙,在现有最类似的物种之间,看得出显著的差异。达尔文说过,那是因为化石研究得还不够,但在一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不能再说不够了,然而空隙还是没有填补起来。
  化石只记录了假想演化过程的最后那四分之一,也就是二十亿年中的最后五亿年。演化过程中最初的四分之三,除了疑似单细胞植物化石外,几乎没有任何记录。进化论者理所当然的解释是:当时没有坚硬的部份来形成好化石。这是合理的解释,实际上却告诉我们:演化过程最初的四分之三是个假设,并不是以证据为基础的。
  进化论者说,有些属于过渡期的的物种,例如那些既像爬虫类又像哺乳类的化石。但是,从一个物种到另一个物种,有多大的变化呢?比方说,从爬虫类的每耳一骨、每颚五骨,变成哺乳类的每耳三骨、每颚一骨,怎可能有个渐进的过程将一片颚骨移到耳朵?怎可能由一个偶然的、未经设计的过程来达成任务?哺乳类的耳朵是非常复杂的,事实上,这是精心设计的铁证之一。
  有好多年,始祖鸟化石被认为是介于爬虫类和鸟类的过渡物种,但它已拥有发展成型的羽毛,还具有别的和鸟类相像的特徵。近年来,地质学家找到了像鸟类的完整化石,其年代比始祖鸟化石更早,所以始祖鸟不再被当成连接爬虫类和鸟类的环节。最近甚至有人认为始祖鸟可能是个恶作剧或是个骗局。
  h,i. 生命起源的实验、太空中的有机分子
  
  生命起源的实验和太空中的有机分子对进化论并没有帮助。这都是简单的分子,根据简单反应定律相当自然地排列而成,连最简单的生物所拥有的庞大分子都要来得复杂得多。就好比找了些小孩玩的字母方块,然后宣称这能解释字典或莎士比亚剧本的起源。在实验中,有机化合物很快就得从实验中抽出来,因为它们很容易在制造过程中遭破坏。然而,在早年的地球上,可没有人类实验者来操纵实验。并且,地质学家尚未能从岩石上找到早年大气含氨和甲烷的证据,所以也许从来没有这样的状况。Thaxton
  的书里详细讨论了生命起源的实验。
  有些研究计划企图在试管中制造生命。假如他们办到了,是否就推翻了圣经所说生命是由神创造的?不,这将肯定圣经所说生命只能经由精心设计而来。如果我们说这证明了生命可以不经智能而来,那是侮辱了从事这些实验的科学家!如果实验成功,他们也只能制造出很简单的滤过性病毒之类的东西,而且是从现有的病毒复制而来的。这远比任何动植物都简单得多。
  
  8. 还有些进化论没回答的问题
  关于进化论的专家讲完之后,我们还有许多问题没有得到解答。
  a. 他们假设没有创造者,为何如此假设?
  b. 他们还没能成功地解释起初最简单的生命起源。
  c. 他们也没能解释那除非完整否则无用的庞大又复杂的系统之产生。 一个渐进的过程怎么可能制造出这样复杂的系统?甚至于用想像的,这种过程有可能吗?
  纵然我们可以想像这样的结果是经由渐进的过程得来的,又是什么使得这过程持续不断?若某一系统只进化一半,该动物就无法幸存,自然淘汰会判它出局。是什么使得爬虫身上的鳞片不断改变、最后变成鸟身上的羽毛?是什么使得爬虫身上的脚一直变、最后变成翅膀?如果非脚非翅,就是无用的,是不适合生存的。若无精心设计者,这过程何能持续?不但飞鸟的起源难以解释,蝙蝠及其它许多会飞的昆虫之起源也都很难解释。
  有些进化论者承认这不可能是慢慢转变而成的,也缺乏化石的证据,因此假设一种剧烈的突变。比方说,第一只鸟是从一枚爬虫卵孵化出来的。这种事件的机率似乎是低到没有希望,然而,就算果真如此,它去哪找配偶?
  
  9. 结论
  总而言之,进化理论根本不是已被证实的事实。进化论者不能解释进化过程是怎么开始的,不能确切地讲出我们眼见的生物经由什么过程演化而来的,不能说明是什么促使进化发生,也不能证实进化的确发生过。
  这是一个「面对专家」的例子,就像上面在「科学和信仰之间的冲突」那段所讨论的。
  虽然我们不是生物学和地质学的专家,我们还是能够考虑专家的哲学前提和逻辑。结果推论说有一些弱点,因为事实上有些理由,令我们怀疑专家们对他们专长范围的事实没提供完全客观的资料。所以我们没有被说服,说进化论是足以当作所有生命起源的解释,我们有好的理由宁可接受另外一个解释。
  科学没有给我们任何理由去怀疑圣经所说的神创造生物。事实上,科学的进展给了我们许多理由去断言:宇宙及生物必有一位智能超绝的创造者。
  假如这是真的,那么,去知道谁是这位创造者,以及他为何创造包括了你我的这一切,对我们而言就很重要了,而科学是没办法回答这些问题的。是基督徒相信的圣经说它有答案。
  

来 源: 信望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