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仰生活>>灵修随笔 字体大小:- +  打印
怜悯的地理学
作者: 特蕾莎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在现实里,国与国之间并无重大分别,因为到处都是人。他们虽然面貌不同、衣着有别,他们所受的教育和社会地位纵然有别,但实际上完全一样。他们全是神和我们要爱的人:他们都渴求爱。

   在我心灵深处,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印度人。
     
   修女所穿着的印度式长袍,使她们与那些患病的人、孩童、老人和无依无靠的人走在一起,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分子。仁爱传教修女会透过她们的衣着,去感受那些世界上最贫困者的生活。当然,印度仍需要技术人员、技工、经济学家、医生及护士等来帮助国家发展,她同时需要计划和大体的相应行动来配合。但究竟我们要等多久,这些计划才能得见成效呢?我们不知道。只是在目前,印度人民仍要生存下去,需要食物、衣着和别人的照顾。我们的工场是当下的印度,当印度仍有这些需要时,我们的工作会持续下去。
     
   我们在加尔各答的街头,救起一个年青人,他曾接受高深的教育,拥有多个学位。他曾落入坏人的手中,连护照也被偷去。之后,我追问他离开家庭的原因。他告诉我他的父亲离弃他。"自童年开始,他从未正视过我。他对我心存嫉妒,因此我离开家庭。”仁爱传教修女会的修女与他一同祈祷了好一段日子,并帮助他重返家中、原谅他的父亲,这使他俩都获益。这正是个显示出严重贫乏的事件。
     
   数星期前,我听闻一个消息,一个信奉印度教的家庭已数天没有吃东西,所以我拿了一些米,跑到他们家中。在我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时,那家庭中的母亲已把米分成两份,将其中一份送给那信奉回教的邻居。接着,我问她:"你们一家每人可以吃到多少呢?我给你们的米粮只有那么一点,而你们却共有十个成员,你们如何够吃呢?
   ”那母亲这样回答:"他们也没有东西吃。”这就是伟大。
     
   在加尔各答,我们仁爱传教修女会的姊妹和弟兄为区内最贫困的人——被人离弃的人、没有人爱的人、患病者、垂死者以及麻疯病人和儿童——工作。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在这二十五年当中,我从没有听过一个穷人埋怨、诅咒和沮丧失落。我还记得,我曾在街头扶起一个身上布满蛆虫的男子,他对我这样说:"我过去在街头活得像一头畜牲,现在因着你们的爱和关心,我死的时候,会像天使一样。”他逝世的时候的确很像天使——死得非常安然。
     
   有一个女孩子来到印度,加入仁爱传教修女会。我们有一个惯例,新加入者在抵达后的第二天,必须探访垂死者之家。我对她说:"在弥撒时,你看到神父用何等爱慕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拿起这饼,因为他知道这就是耶稣的身体。当你拜访垂死者之家时,看到我们贫困者残缺的躯体,也要同样的对待他们,因为那是同一位耶稣的躯体。”她听过我这番话后,便跟同工出发。三小时后,那新来的女孩跑回来,对我咧着嘴笑——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开怀笑容——她对我说:"特蕾莎修女,我在过去的三小时接触了基督的躯体。”我问她:"怎样呢?——你做了甚么呢?”她回答说:"当我们到那里时,他们抬了一个男人进来,他曾掉进沟渠,躺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他身上伤痕累累,蛆虫满布,秽物满身,我为他洁净身体,而我知道我在接触基督的躯体。”
     
   有些人来过加尔各答后,在离开前恳求我说:"请告诉我们要怎样做,才能活得更美好。”而我对他们说:"要对你们的妻子、丈夫、孩子和颜悦色,面露笑容。不管你是对谁,也要和颜悦色——这样做会使你们彼此更加相爱。”其中有一个人问:"你结过婚没有?”我说:"当然有,有时候,我也难以向耶稣展露笑容。”真的,耶稣的要求可以是十分高的,如果你能在那些时候给他一个笑容,那实在是非常美妙的。</P><P>     在探访我们在印度的收容所时,在火车上,我与耶稣有一段美妙的相处时间。
     
   难民营中有极大的苦难。那里看来就像髑髅地,而耶稣再一次被钉在十字架上受苦。那里的人极需要别人的帮助,但除非有宽恕,否则他们不能有真正的平安,这对于贝尔法斯特(Belfast),和其他争端充斥的地方亦然。
     
   在墨尔本,我们有一个专为无处容身的酗酒者设立的收容所。其中有一个人被人严重殴伤。我认为这是一件刑事案,所以召唤警方处理。奉命到场的警员问这位先生:"是谁打伤你的?”那人不愿意说出真相,只在不断地捏造谎言。那警员拿他没有办法,只好离去。我们问他:"你为何不告发凶手?”他望了我一眼说:"就是要他受苦,也无法减轻的痛楚。”
     
   数月前,在墨尔本的街头,我曾救起一个被人殴伤的酗酒者。他已在墨尔本住了多年,我们的修女把他送到怜悯之家。那人在她们的接触及照顾下,突然醒悟:"神真是爱我!”他离开那里后,滴酒不沾,重返家园,回到子女的身边及投入工作。及后,当他领到头一个月的薪金时,他去到修女那里,把钱送给她们说:"请你们将神的爱带给别人,正如你们在我身上所作的一样。”
     
   在墨尔本,我曾探访一个从没有人关心过的老人——没有人知道他的死活。我进入他的房间时,觉得那简直是一团糟,就想为他清理一下,但他却不断地说:"我很好,你用不着操心。”我不发一言,到后来,他终于容许我为他打扫房间。
     
   我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一盏漂亮的灯,上面布满多年的尘埃,我问他:"你为甚么不点燃这灯呢?”他回答说:"为了谁呢?这许多年来,从没有人到我这里来探望我,我根本不需要它。”我问他:"假若一位修女来看你,你会不会为她点燃这灯呢?”他说:"会,一定会,只要我听到一点人的声音,我就会点起这灯。”过了几天,他托人带给我一个消息说:"请转告我的朋友,她在我生命中燃起的灯,会继续照亮在我心中。”
     
   在纽约,修女正在做一些低微的工作——帮助孩童,探访那些孤寂的、患病的及被人遗弃的人。我们从而明白,被人弃绝乃是最严重的病症,这才是在我们四周出现的真正贫困。我们的修女曾在探访一户人家时,发现住在里面的妇人,已死去多日,躯体开始腐烂发臭时才被人发觉。但她的左邻右舍连她的姓名也不知道。当别人对我说,修女们并没有开展一些伟大的工作,其实她们正默默耕耘,做着一些小事。我会对她们说,就算她们透过这些事工,只能帮助一个人,也是值得的,因为耶稣会为了一个人而死,也会为了一个罪人而死。
  在阿的斯·阿贝巴(Addis Ababa),皇家司法部长问我一些尖锐的问题:"你期望从我们的政府里,得到些什么?”
  "没有其他,我来的目的,只为差派修女帮助一些受苦的穷人。”
  "你们的修女会做些什么?”
  "我们会全心全意地,为这些贫困中的最贫困者,提供免费服务。”
  "你们有些什么资历?”
  "我们只是将爱心和怜悯带给那些没有爱、被人弃绝的人。”
  "你会不会向那些人传道,试图改变他们的信仰呢?”
  "我们爱心的工作,会向那些受苦的穷人见证神的爱。”
     
   英国虽然是一个福利国,但当我在晚上拜访他们的家时,依然看到有人在爱的匮乏中死去。在那里,他们有另一种贫困——心灵上的贫乏,即那种孤寂及被人弃绝的情况。在今天世界中,肺结核或麻疯不是可怕的疾病,心灵上的贫乏才是最严重的病症。英国须要兴起更多的人,明白谁是穷人。在英国的人应以爱心善待穷人,用行动服侍他们,但除非他们先知道谁是真正的穷人,否则,他们没法照着去行,他们认识真相后,才会去爱,因而作出服侍。
     
   在英国及其他地方,如加尔各答、墨尔本、纽约,我们发现一些孤寂的人,别人只知道他们住所的门牌编号,而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为什么我们不在那里服侍他们呢?我们是否知道,他们也许就是我们的邻舍?可能那里住着一个盲人,他会因你为他阅读报章而感到十分高兴;可能有一个有钱人,他甚么都有,甚至淹没在物质中,只是没有人探访他、接触他,而他实在需要你去接触他。不久前,有一个非常富有的人拜访我们,向我说:"请你或其他人,到我家里坐坐吧,我已经半盲,我的妻子精神也有问题,儿女都跑到外国去了,我们恐怕快要因孤寂而死去,我们渴望听到一点温柔慈爱的人声。”
     
   让我们不单满足于金钱上的施予,金钱是不足够的,金钱是可以赚取得来的,他们需要的是你的爱心。所以,要将爱传扬开去:首先从你的家庭开始,爱你的儿女、你的妻子或丈夫、你的邻舍。
     
   如你问我,假如我是英国萨里或修尔斯的修女士,我对当地的仁爱传教修女会工作有甚么看法。我想,那里的工作会比加尔各答、也门等地的工作困难得多。因为在加尔各答、也门等地方,你只需要为那些受伤的人包扎伤口,给他们一碗饭或拥抱那些小孩,说你爱他们或提供他们的需要。但在英国萨里或修尔斯,人们的问题藏在内心深处,不容易为人知道。只有当他们认识你、信任你、明白你是一个有基督怜悯和爱心的人,他们才肯把问题展示出来,而你才能帮上一把。你要花上许多时间,为他们祈祷,与他们每一个深入认识。

来 源: 《活着就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