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神学文献>>历代神学>>圣方济的贫穷神学 打印
圣方济的贫穷神学
作者: 刘锦昌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前 言


  法国当代哲学家P. Ricoeur曾说过:「使所有敌意化作弟兄般的关系,是在上主的受造物内之合一」,若以这一句话来反思十三世纪基督教会的圣人亚西西的方济(圣法兰西斯,1182-1226)其奥妙的一生,以及他那么真心地想与万物保有弟兄姊妹般之情谊,真是十分贴切;在基督宗教中,天主教会视他如宝贝称为「五伤方济」,在更正教会里头人们也经常引用他的思想与话语来彼此勉励,而方济最特殊之处便是他对于贫穷的主张,此一彻底对耶稣基督的跟随形成了方济精神之所在,本文主要即在探讨方济的贫穷神学,并从现代社会生活的角度来思索此一献身方式的可能性;在陈述方济本人的灵修特性与思想之后,我们藉著三位现代宗教界人物对方济的思想反省,来呈显方济精神的现代意义:这三位是Leonardo Boff,Dietrich von Hildebrand,Carl Carretto,分别代表了神学界、哲学界与灵修学界的见解。


  本论 方济的贫穷神学


  在J. D. Bohrer与J. M. Stoutzenberger所合编的《祷告良朋─圣法兰西斯》的导论,一开头便说:「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接受亚西西的法兰西斯」,但是「法兰西斯一向都吸引普通人而多于学者」。1法兰西斯他的特性就是彻底献身、服侍他人,只是这样的态度容易被视为是疯子、不合现实社会生活,甚至在基督徒所组成的教会内,他的作为也被排斥,他照著字面意义来诠释福音并且服从遵行,当耶稣基督叫那位富有青年变卖一切来跟随之时,一千多年后的方济他真的如此而行,且以贫穷为其夫人:「神贫夫人」(Lady Poverty)。


  面对贫穷应当如何,这是方济当时他的修道团体成立之后,便一直有所争论的问题,问题不再是否应强调贫穷这一精神,而是对贫穷应该实践到怎样的程度。方济并非是主张为贫穷而贫穷,也不是以贫穷来沽名钓誉,他所行的一切是因著耶稣基督的缘故而起,为了基督对他的召叫;《福音归程》的作者指出这是出于耶稣基督与他的圣神。2

一、方济的基督论

  我们将依据Nguyen-Van-Khanh Norbert所著的《基督─亚西西圣方济言论思想》,此一书中对于方济的基督论之探讨,来帮助我们了解基督论与方济灵修及内心世界的状况。Norbert认为方济对基督的说明和了解上有两种表达:基督的图像 主基督、「基督仆人」、创造者、救赎者、父的圣言、导师、智慧、光明、父的爱子、人类的弟兄基督的临在 启示性的圣体圣事、圣言的圣事象徵(在圣言中上主临在)3此外,Norbert也指出,方济他对于基督的认识之特点,总括可有四项:

一、基督是父真实的智慧、同时是圣神的智慧
  二、基督是唯一具有神性与人性的上帝之子
  三、基督是天父在人类历史中的奇妙工程
  四、基督具有宇宙性幅度 4


  有关方济的传记,最具有权威的当属Thomas of Celano(1185?~1260?)与St.Bonaventura(1221~1274)两人的作品,他们不但与方济同属一个时代与修道院(方济会),且作品经过谨慎的核对程序,而这两位作者都记载方济所领受的「五伤」,天主教人士素来均称呼方济为五伤方济,表示他与耶稣基督生命密切相连5,而根据A. Gemelli, O. F. M.在《方济精神》一书中指出,方济「他能维妙维肖地师法耶稣基督」 6,不仅在精神上是唯耶稣之命是从,连生活的各方面都希望是紧随福音,就字面意义来实践福音的要求。一位现代研究方济的学者指出,「方济的悔改并非只是一个简单的神修转变而已,它更是一个特殊社会生活的选择,也是使得他当时代人感到惊愕的事实」7,后来方济会的规章里头也教训说:「小兄弟的生活规则在于遵守我主耶稣基督的福音,而生活于服从,不拥有私产及贞节内」,他们认为这是属于福音要求的层次。8方济在他的《忠告集》里头提醒他的会士们,面对耶稣基督时:若「用肉眼瞻仰他时,所见的只是他的肉身,但用神目(信仰眼光)瞻仰他时,就相信他是上主」9。


  二、方济的灵性生活


  方济对上主的全然委身表现在他的灵修生活上,而其特点可以叙述如下:彻底贫穷、对敌人包容、与大自然合一、接受苦难、喜乐等。A. Gemelli在《方济会灵修》中提到,方济灵修所带给教会的是丰富而崭新的经验,而整个方济灵修的基础是「以基督为中心」的信仰。10Gemelli认为方济会的灵修主要内容有:成为自由的人、贫穷(神贫)、谦虚、工作、使徒事工;这样的灵修实际乃「效法基督」,而分开来说则是以上主以及以人为中心的灵修11:


以神为中心(theocentricity)    


  方济会灵修 效法基督 (成为完全自由的人)─以耶稣基督为中心


    以人为中心(anthropocentricity)  


  至于贫穷、神贫(poor in spirit),谦虚─神贫的妹妹以及与民众一同工作,并像使徒一样在人群之中扩展上帝国事工等,都是效法基督的成果或表现。12方济会的灵修所鼓励的是往普天下传福音,在宣扬中也赚取自己的面包,而非强调过隐修生活,在民众之中,度著贫穷、谦虚与宣扬上帝国的生活这是方济与其学徒们的生活方式。笔者认为甫去世加尔各答的德兰修女及她所创立的「仁爱传教会」(Missionaries of Charity)所行的一切十分符合方济精神,而方济与德兰修女所度的灵修方法,就是简单来实践福音而已,以创造者与救赎者的光明,使受造物重新获得其原有高贵的价值。13J. Garrido在《方济会生活方式》书中提到,「方济所表现出来的是『永远的基督徒』,他有著一些典范清楚的力量」,也就是说方济他虽是生活在他的时代的人,却能超越其时代,他是一位现实主义者,不是充满幻想不切实际的人,但是他一方面又是完全为上主的临在所夺取的人,14他的生命完全以基督为中心,为此而生活、见证;方济所强调的贫穷、神贫的神学,应当在这样的基督论、灵修特性脉络下来理解,否则会产生偏差与误解─方济是一位充满了爱的人。


  三、方济的贫穷神学


  对方济而言,贫穷、神贫是他的夫人;在方济逝世七个月后,有一本拉丁文预言性的小册子出版,书名叫《圣方济与神贫夫人的爱情故事》,此小册子的作者不详(也有可能是Thomas of Celano的作品),但所发挥的显然是方济的思想。15 神贫夫人是谁?是方济口中被人格化、拟人化的贫穷美德,她是至高者所拣选,一无所有,却能教导人中悦上主,为「贫穷的基督」所热爱、拥抱,可是却为世人所闪避、背叛的,方济认为神贫是来自上主的仁慈 16。


  (一)贫穷之歌


  E. Leclerc指出「小穷人方济的特殊恩典,不在于他发现了福音贫穷的奥秘,在那时代也有不少人已发现了;而是在同一时代里,他发现了赞颂感恩的福音。对方济而言,贫穷的福音也是赞颂的表达。方济是位咏唱贫穷者。」17,方济的福音贫穷观,不只是在说苦行、弃绝万物,他的贫穷是一首诗歌,在赞美中开始新的生活,学习基督的贫穷,与最贫穷的人接触、联系并一起生活。18这里头有一种奥秘、喜悦,在此当中─贫穷内与上帝之子有至深的结合,贫穷在此是具有圆满的意义,这种贫穷的基本经验,使得方济强烈地生活在上主恩典的启示内。19在贫穷之歌的颂赞歌声中,方济深感自己是不配得的罪人,如此倒空自己,只以基督为唯一的满足,贫穷不是目的而是在那里他遇到了生命的主权问题,看清自己本貌,呈现生命至一的意义:只有基督,然后喜乐连连;这是福音重新的发现,唯有贫穷能够引领所有人类走向生命一体,20 也是对谦虚与贫穷的基督之跟随。21(二)神贫中的自由 对方济而言,神贫是人灵的解放。但是并非以神贫来追求自由,相反的,自由是神贫之后的一个意外收获、一项奖品,自由是与神贫相配的奖品。Gemelli指出:耶稣基督揭示了神贫的超性价值;是圣方济重新把它提出,并付诸实行,又用新奇而永恒的欢愉之情歌颂了它。是为了爱基督,才爱上了它的。方济会灵修方法的精义最特殊的表现,就是这种对神贫的爱:恳挚的、欢愉的爱,充满诗情的爱,是人类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爱。22神贫是对于事物无所留恋,神贫不是在于没有舒适的享受,或者缺乏生活的必需品,而是在内心里头对于世上财物所抱持的态度、使用财物的方式如何。


  方济方式的神贫并不容易效法,非以意志上之「我要」,来接受神贫的严格训练,「我要」可能是属于人文主义的自傲,以自己的力量来坚持并有内在的骄傲,如果是如此正好与方济精神相反,方济不以自己道德良心能实践为满意,神贫而来的自由,是只因为信赖上主而全然在他的爱中,因信称义而成圣。方济的神贫可以下图表示:方济的/第一级 放弃世物——放弃「我的」 基础。


  神 贫 第二级 放弃自己——放弃「我」,求乞的态度


  上主之爱(内心的神贫)最大的自由——爱的摆脱  23。


  只有当爱与神贫连结之时,神贫的意义才能显明并且不失真,没有爱的贫穷,此贫穷是痛苦难忍的;没有神贫,则爱常常是表面而肤浅的,爱的等级在神贫的体验中更容易步步上升,24E.Leclerc称此为「流动性(流浪式)的使徒生活」,在这当中有贫穷的喜乐。25(三)至高的贫穷 方济基本上认为,我们都是在世上旅途之人,所有的东西,我们只拥有暂时的借用权,一旦遇到比我们更为贫穷、需要的人时,就得将我们的东西给予这更需要的人,他并非抬举贫穷,只是要跟随福音的人不忘记「施舍的自由」。26为什么贫穷对方济来说有如此的至高重要性呢?这是他受保罗的话语所启示,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八章9节说:「(耶稣基督)他本来富足,却为了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为此方济他愿意追随福音的生活;而且关键是「追随贫穷的基督,我们不是拥有贫穷,而是拥有贫穷的基督」,以基督的贫穷为我们的借镜与基础。27


基督外在的贫穷——生活上的贫穷。


  耶稣基督降生为贫穷人 因此 基督徒度贫穷的生活


  揭示教会对基督救恩的感恩


  基督内在的贫穷(腓二:7):「虚己」。


  从方济的精神来说,只有这样的穷人,才能与圣神的恩典完全合作,也只有在内在的贫穷、神贫精神中的人,方能完全倒虚自我,「这样贫无立锥之地的弟兄,没有任何可以凭仗的事物,可以使他高高在上,以判官的姿态去判断他的弟兄。他只判断、批评、轻视自己。由此,他真能有弟兄爱,能关怀及体谅弟兄的软弱,并以同情的心去抚慰他们」。28虚己(kenosis)就是把在自我内不属神的事物完全予以清除,是一种彻底的倒空,而这有赖上主的恩典,对方济来说,「上主的恩典只能倾注在神贫人的心中」,贫穷是自我虚己的一种途径,使得自己完全地属于上主,这是绝对而至高的贫穷生活,也是福音的生活;在此层次上,方济由基督外在的贫穷开始,进入基督内在的贫穷中,且我们每次更能在圣餐圣礼里窥见基督这一谦卑虚己的方式。29(四) 因著圣神而能度贫穷  《福音生活楷模》一书的作者提到说,方济从悔改之后就深刻体验到上主的神在他身内30,而方济总是小心翼翼地面对上主之神:方济常留心倾听圣神的默示,总不轻易放过圣神的探访,他一理会到圣神的潜移默化,便即刻回答,采取适当的行动,且尽情品尝他的甘饴喜乐。 31Thomas of Celano在《圣方济传》(下)里头,则更详细地告诉我们:圣父方济从不忽视圣神的探访,而让他空过去。几时有了这种探视,他即予以顺从;他必依随上主的许可,尽可能长久享受上主赐与他的甘美。如果公务缠身或忙于旅行时,感到圣宠缓慢的触动,他必一再或屡屡品尝这极其甘美的玛那。他在行路时,让同伴先行,而自己则止步不动,并将新的默感转变为一种享受,而不肯突然接受圣宠。32《福音生活楷模》的作者也指出,当方济做任何决定之前,他总是祈祷,求圣神光照指引,「他(方济)充满圣神,洋溢著圣神的神恩,酣醉在圣神内」33;在讲道时,他完全信靠圣神的感召与启示,有时因著圣神爱的火花甚至跟著手足舞蹈。34 显然地,方济他拥有辨别诸灵的恩赐,而且强调顺从圣神并与上主之神的恩典合作,使我们内心洁净、光明、充满圣神的爱火,以追随圣子耶稣基督,并仰赖恩典得以到达上主之前。35 方济的贫穷生活见证,其力量来自于他的深度祈祷,而他的祈祷不是靠著努力学习得来,而是来自圣神的感召且顺服圣神引导而进入祈祷的气氛,这是他所得特殊的祈祷恩赐。


  在方济会的第二会规36 中规定:「至爱的弟兄们,你们要常依附著贫穷,并为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缘故,永远在天底下,并拒绝拥有任何事物。」,方济心目中的基督是「贫穷的基督」(the poor Christ),为了追随主基督,成为贫穷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了,而成为贫穷并非只是过所谓的简朴生活而已,乃是成为贫穷人中的贫穷人37,自愿成为至微小的一员(微末的人)。


  (五)真正神贫

 方济所处的时代,他不是唯一强调贫穷生活的人,当时的社会情境与教会生活,已经让许多有心追求灵性生活的人士心寒,但是他们当中有人以贫穷为其手段,「以贫穷而自豪夸大,摆出一番自我清高的态度。如此,贫穷的本身反成了他们依恃的财富」,38 因此,方济称自己的小兄弟为微末的弟兄、至微小的一员,而不称为贫穷弱小者。方济在他的忠告篇里头提醒弟兄们,何谓真正神贫:有许多人,注重诵经祈祷,厉行守斋刻苦;但是为了一句似乎相反他们「自我」的话,或是为了被人剥夺一件他们的东西,立刻就怨怪焦躁起来。这些便不是神贫的人,因为那真正神贫的,就恼恨自己,而爱那些掌击他面的人。39Esser认为,方济将神贫也分为两方面,即外在与内在的神贫生活:外在的神贫--无私产 一切皆不保留,自我的期待、意志、要求等皆放弃。


  内在的神贫(方济会灵修关键)-神贫并非缺理智、无头脑。不是法利赛人的自信自义、自傲。


  神贫是不自满、不自我辩护,是倒空自己而能爱仇人。40

四、方济贫穷神学的现代意义。


  下文中将以解放神学家L.Boff、德国宗教哲学家von Hildebrand(1899-1977),以及义大利天主教著名作家也是隐修士C. Carretto等,这三位现代思想家的观点来反省方济精神,特别是对于方济贫穷神学的主张作一思考,到底方济的精神、灵修方式是否仍能在今日世界具有意义?解放神学家L. Boff的观点解放神学是以牧会生活作为反省对象的「新实践神学」,乃是在福音光照下与穷人、受压迫者站在一起的神学,41 而解放神学家L. Boff曾经写了一本有关方济的书——《圣方济》42,在这本从解放神学的思考路线来谈圣方济的书中,Boff提出几项重要的观点:圣方济是对人类解放的一种模式。


  圣方济是属于「后现代」(postmodern)的弟兄(纯洁无邪、热忱)。


  圣方济是一位曾被解放、具有解放力量与自由的人。


  方济贫穷神学的现代意义:

□优先选择穷人的教会观:属穷人所有、为了穷人、与穷人一起的教会。


  □贫穷同样「非人化」了富人与穷人。


  □贫穷是罪恶、不公义,却也能是一种德行、福音的生活方式,也是以爱来为穷人反抗其贫穷(否定性的整合能力)。


  □对贫穷、受压迫者的整合性解放(包括对女性的整合)。


  □与全体上主子民(民众)共同生活一起  43。


  在Boff的透视下,方济的贫穷神学得到一种相当现代感的诠释活力。


  现代思想家D. von Hildebrand的观点。


  对Hildebrand而言,方济具有一种「出神的圣爱」,这圣爱能够解放灵魂并开启人的心目,使人从上主的眼光来看所有的事物,44 Hildebrand认为方济称所有受造物为弟兄之时,是以一种圣爱的目光深入到每一受造物之内,方济出名的《太阳歌》,倘若不是如此则无法唱出,Hildebrand也指出「方济则是圣人中最为贫穷者,同时亦是最热爱神贫者」45,而方济爱好神贫的动机是在跟随基督:其动机并非由于他不喜欢人们为求取良好的知识而有所攻读,亦非因为他喜爱普通人的朴实而疑忌求学上进;方济所以自愿放弃人的学识,无论其为学术性或民众化的,乃是为了使人更像一位乞丐,大开双臂,以接受耶稣基督无比可拟的智慧。方济并不反对学识本身,更不反对教会圣师们的神学,他反对的是信赖自己的天赋和本性学识;因为他只强调师傅的话:「人如有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并强调谦虚和完全摆脱一切的精神。46因为耶稣是贫穷的基督,所以方济这位跟随者渴望相似他的主并全然隶属于他,摆脱一切包括了弃绝学问,好使整个人在救主怀抱。本性的知识在圣神面前只是愚钝的空话,方济愿意为耶稣成为基督的愚笨者;方济生活方式对不同时代都有可以传报的福音,方济的神贫理念可打破现代世俗物质主义的幸福观念,方济他并非想在地上建立天国——「世俗的弥赛亚主义」,唯独只想在耶稣的圣爱之中,「穷人成为富人,富人则成为神贫者」47,这种完全的转化、彻底的改变而已。方济是基督的活形象,在贫穷、谦虚方面追随基督,方济认为贫穷是得救成圣的捷径,所以连在俗方济会友也应劳动、简朴过活。48天主教隐修士C. Carretto的观点。


  Carretto是耶稣小兄弟会的修士,他所度的是绝对静默的祈祷生活,在《我,方济》小书中,Carretto以第一人称独白的写作方式,来介绍圣方济的精神与灵修境界;在此书里头,他指出在方济的体验中,让我们认识到穷人才是拯救者,因为穷人开启方济新的眼光,使方济他重新站起来,穷人教育了他,他们把方济从自私的深渊中救出,让他学会忍耐、认识自己的无知,使他获得心灵缺憾的痊愈;49贫穷是一种奥秘,真正的贫穷是深入事物的根源能直接接触事物的精神(本质),不是所有贫穷人都是神贫的,有些就只是贫穷罢了,而有些则是有福的穷人,50贫穷是解放的象徵、心灵的解放、真正的解放,使人从中产阶级心态解脱出来51,贫穷是上主的寓所且上主他是贫穷的,上主把自己交在人类历史中成了弱小、卑微、贫穷的人,他是上主却成为我们当中的穷人与弱势者52,然而,要记住贫穷只是上主的外衣,最重要的上主是爱;今日教会甚至连方济会会士有的也成为了中产阶级,却扮演著「贫穷教会」的外表——比以前生活得富有、比以往讲贫穷讲得更多;教会当以穷人为优先。Carretto认为方济讲贫穷神学,可是方济却会提醒我们真正的贫穷是隐藏的而非以贫穷外表来伪装,而且「在生命的晚课中,上主将根据你的爱而不是贫穷来判断你」,若以贫穷为藉口而制造仇恨那是马克思主义不是福音。53Carretto引用方济的《德行赞》来述说,真正的贫穷是神贫,她与谦虚、圣洁、顺服相伴随,并因此产生爱,如此在爱的顺服之下,使我们能顺服圣神、弟兄姊妹,甚至其他受造物,并珍爱一切万物。54结 论。


  根据方济会的传统,会士们通常在论贫穷课题之时,区分「社会贫穷」与「志愿贫穷」这两基本点,前者乃是由于人类的罪性所造成的悲剧,而后者则是一种生命的选择——无限丰盛的充实;55 方济贫穷神学对于现代社会的意义,并非只是以社会正义来批判社会的不公而已,他的贫穷神学与灵修境界超越这些层面更多也更深,被称是「穷人的主教」的H.Camara就强调方济是「解放穷人的教会的伟大标记」,而在天主教里头许多投身穷人生活与解放阵营的人物,有不少是方济会士;56除此之外,方济也被视为是具有生态学意识的「绿色先锋」,1979年11月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布方济是生态学的楷模(主保)57。方济虽然是出生在八百年前义大利亚西西这中古的社会之中,但是他的思想、深度生命却具有超越时代的福音意义,像G. K. Chesterton就指出方济乃「基督之明镜」(the mirror of Christ),正如月亮之为太阳的明镜,许多人藉著方济的光芒来观看基督,而月亮虽然比太阳小许多,但是比较接近我们。58方济之所以成为教会的圣人,追根究底来说是因著他的祈祷生活,D. Barsotti引用Celano的话来告诉我们方济的祈祷状况,「他整个人不只是在进行祈祷,而是整个的他已变成了祈祷自身」,Barsotti指出方济的灵修与祈祷境界如下:在祈祷中,人生活在与上主无止境地爱的交融中,使他能拥抱著宇宙;更在祈祷中,人生活在不断的弃绝自我中;贫穷是说人完全失去一切,甚至连自己也丧失了,除了他所爱的那一位,他不再认识什么了。59方济活在圣神的温柔、净化、光照中,使他在基督内与万物被提升。


  本文发表于1997年12月29-31日第四次TATE研讨会,承蒙黄哲彦老师评论、陈嘉式院长、林瑞隆院长、林如心博士、黄辉爵牧师、罗裕宾老师等予以指正,特此志谢。


  1 J. D. Bohrer & J. M. Stoutzenberger,《祷告良朋─圣法兰西斯》,香港:基道书楼,1991,页11。


  2 E. Leclerc,《福音归程》,高达德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出版社,1990,页42。


  3 Nguyen-Van-KhanhNorbert,《基督─亚西西圣方济言论思想》,高达德译,台北:方济出版社,1997。我们根据此书的结构来陈述Norbert所了解的方济基督论。


  4 同前引书,页216-220。


  5 五伤指的是双手、脚与肋下的伤痕,参看Thomas ofCelano,《圣方济传》,韩山城译,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77,页199;另参St.Bonaventura,《圣方济传》,韩山城译,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81,页78-79,156-157。


  6 A. Gemelli,《方济精神》,胡安德译,台南:闻道出版社,1975,页1。


  7 R. Manselli,《圣方济》,高达德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94,页65-66。


  8 参《方济会教育》,韩山城译,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72,页24。


  9《圣五伤方济言论集》,言谬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84,页4。


  10 A.Gemelli,《方济会灵修》,韩山城译,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83,页6-7。


  11 同前引书,页29-31。


  12 像使徒一样的工作,为的是更了解民众的需要并与他们生活在一起,帮助且加强、支持民众他们;参前引书,页58-65。


  13 A.


  Gemelli,《方济精神》,页535-536,作者称此为「阳光普照的灵修方法」。而加尔各答的德兰修女所实践的是「一条简单的路」,单单相信、靠著耶稣基督的帮助来与民众、穷人一同生活,在每一位世人,甚至穷人、边缘人他们的身上看到耶稣基督。


  14 J. Garrido,《方济会生活方式》,高达德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95,页334。


  15 参看《圣方济与神贫夫人的爱情故事》,韩山城译,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81。


  16 同前引书,页33。


  17 《福音归程》,页74。


  18 同前引书,页74-75。


  19 同前引书,页78。


  20 同前引书,页57。


  21 同前引书,页132。


  22 《方济精神》,页554-555。


  23 我们根据A.Gemelli的说法来制作此图,参前引书,页558,562。


  24 C.Esser,O.F.M.等著,《福音生活规范》,徐英发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86,页49。


  25 《福音归程》,页64-65。


  26 《福音生活规范》,页52-53。


  27 同前引书,页59。


  28 同前引书,页70。


  29 C.Esser.O.F.M.,《福音生活旅程》,徐英发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88,页117-118。


  30 L.易理泰,《福音生活楷模》,徐英发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86,页32。


  31 同前引书,页33。


  32 Celano,《圣方济传》,页173。


  33 《福音生活楷模》,页34。


  34 Celano,前引书,页57。


  35 《福音生活楷模》,页39。


  36 第二会规是在1223年11月29日,得到教宗批准的会规,Celano指出此会规是生命之书、福音的精华,参看J.Garrido,《方济会生活方式》,页369。


  37 同前引书,页164。


  38 《福音生活楷模》,页72。


  39 K.Esser,《方济忠告》,胡安德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92(二版),页159。


  40 同前引书,页162-170。


  41 武金正,《解放神学》,台北:光启出版社,1991,页222。


  42 参L. Boff,《圣方济》,SCM出版社,1986。


  43 L. Boff曾著有一书《解放者耶稣基督》,既然方济完全以耶稣基督为其效法对象,是以由解放神学角度来诠释方济精神与其贫穷神学似乎合宜。


  44 von Hildebrand,《圣方济与现代信友》,韩山城译,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75,页23。


  45 同前引书,页27。


  46 同前引书,页29。


  47 同前引书,页81。


  48 徐英发编著,《在俗方济会友陶成手册》,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85,85-87。


  49 C.Carretto《我,方济─圣方济亚西西的精神》,香港:公教真理学会,1986,页17-19。


  50 同前引书,页29-31。


  51 同前引书,页33。


  52 同前引书,页27-28,109。


  53 同前引书,页86。


  54 《圣五伤方济言论集》,页98-100;《我,方济》,页130-131。


  55 方济会兄弟姊妹编译,《方济会传教神恩》,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90,页  168。


  56 同前引书,页189。


  57 《绿色先锋》,梁雅明译,香港:思高圣经学会,1989,页9-10。


  58 G.K.Chesterton,《亚西西的圣方济》,(London:Hodder & Stoughton),页140。


  59 D.Barsotti,《方济的祈祷》,高达德译,台北:思高圣经学会,1991,页7。



上网时间: 2002-12-10 
来 源: 不详
共有362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精神如何影响历史?
  • 下篇文章:浅探约伯记之上帝观--一个逻辑与认识论的思索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和平的颂祷
    圣方济的贫穷神学
    圣法兰西斯的圣洁的贫穷
    法兰西斯生平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