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科学维度>>科学总论>>科学与信仰之六:邪恶与受苦的问题 打印
科学与信仰之六:邪恶与受苦的问题
作者: 刘大卫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六。邪恶与受苦的问题


很多人问:「如果上帝是慈爱而且全能的,为什麽我们还会有痛苦、悲伤和不平等?」 Archibald MacLeish(一位无神论者)说:「如果上帝是全能的神,他一定不是善良的;如果上帝是善良的,他一定不是全能的神。」一位犹太教的老师 Rabbi Harold Kushner在 1981年写了一本著名的书「当坏事发生在好人身上」 (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 1981年),描述了他自己一些悲惨的经验。他下了一个结论:上帝是善良的,但并不是全能的;上帝已尽其所能的去帮助我们,但是仍难免会出错,而且他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一。这个问题最少可细分为三点来问:1.邪恶的来源是什麽?是上帝创造的吗?如果是,那麽邪恶是他的错。如果不是,那麽邪恶是永恒的、而且与上帝的力量相等吗?是上帝造了细菌、杂草、有害的昆□和动物吗?若神能够赦免我们的罪,那为什麽当我们犯罪之後要有後果?为什麽会有疼痛?2.如果上帝知道我们将犯罪和受苦,那为什麽他要创造我们呢?为什麽他要在伊甸园中放禁果呢?为什麽他要让蛇进入伊甸园去引诱亚当和夏娃呢?3.为什麽上帝不做些事来阻止邪恶与苦难(特别是我的!)呢?他为什麽不只是强迫我们相信他、信靠他,遵守他的话?这些都是好问题。圣经并没有说我们不该问这些问题,但是我们必须小心,要抱著谦卑的态度去问。圣经中也有一些人问这些问题,记载在诗篇第 37,73篇、约伯记全部…等。假如我们硬要上帝在我们相信他之前回答这些问题,那麽这是「自相矛盾」,并不是信任,而是说:「他的智慧并不比我们高啊!」假如上帝的智慧不比我们高,他就无法回答这些问题,那干嘛问他?但如果上帝的智慧高於我们,我们就无法判断他的做法和理由是对或错,即使他告诉了我们,我们也无法完完全全的了解。如果上帝是我们的创造者,我们不能期望去了解一切关於他的事情,甚至连关於我们本身的事也是如此。我们必须以部份的了解为满足。这是神对约伯的答案,看约伯 38 - 42。重要的问题不在於上帝如何被我们接受,而在於我们如何被上帝接纳!他不需要为面对我们的审判而准备,而是我们必须准备去面对他的审判,即使上帝是不仁慈的、不可理喻的,他还是比我们伟大,且不论我们愿意与否,我们都必须顺服於他。


  幸运的是圣经告诉我们,上帝是慈爱的、和蔼的,因此我们可以欣然而放心地相信他,纵然我们现在仍旧有许多事情无法理解。正确的问题应该是:「是否有足够的理由让我们去相信上帝?」。如果有,我们就不需要每一件事都马上得到答案了。这是我们可以相信任何人的唯一方法。人们会让我们失望,但上帝允诺,他绝不会失信的。


  二。讨论1.「邪恶的起源」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和人类的本性都是好的。在创世记第一章说过很多次「神看著是好的」。邪恶是选择不爱神而与他隔离,邪恶并不与上帝地位相等,或是说从他独立出来,邪恶是没有神、没有善,就像黑暗是没有光。


  这个世界是被撒但和我们破坏的,而不是被神破坏的。我们不因为看到到一间被轰炸後的欧洲中古时代大教堂,而责骂建□师怎麽设计成这样,事实上,这个损坏或许更能突显原来设计上的优点,而这是以前所未曾看出的。


  我们很难去了解一些非人为的灾难,像地震、疾病,特别是对小孩子而言,那看起来好像和人类的罪恶无关。但若人类从被创造以来一直持续地与上帝亲近,且向他学习,我们会知道更多关於环境、营养、免疫力、卫生等的事。


  然而我们并没有常常听从上帝对我们说的话,所以我们不能抱怨上帝没有告诉我们更多的事。


  细菌、杂草等在很多地方都有它的用处(存在的价值),但是当他们被放错了地方,就会变成有害的;甚至地震、台风、水灾、森林火、火山爆发都有它的益处。我们的痛苦大部份是来自无知、管理不善、贪婪和缺乏对别人的爱。举个例子来说,若我们有一个更好的政府和经济制度,我们就会兴建防震效果良好的房子;我们能够有一个乾净的环境,就可以保持身体的健康和防止疾病的散播;水灾大部份是由於我们对环境的破坏而引起的,水灾造成的损失是因为不良的建设、疏於防备和没有预警。


  常常有人问到同性恋及爱滋病 (AIDS)。同性恋是违背神的指示和计划,所以制造很多问题,包括多种疾病,包括爱滋病毒,不值得惊讶。我自己觉得神大概没有特意去发明爱滋病来处罚那些人,但他有这种权利。我认为这些事发生是很自然的。


  圣经没有说性的罪是最大的罪,只说是唯一直接伤害我们自己身体的罪。


  任何违规的行为都是罪,而且每个人都有些很容易受试探的弱点,每个人都不一样:说谎、偷东西、生气、吃太多等。我们不应该看别人的罪比我们的还大。我们都会被试探、都需要神的帮助、都可以接受他的帮助、包括同性恋者。


  我们都受我们自己犯罪的後果,也应该关心别人的痛苦,同时要把那行为叫作罪。爱滋病人需要我们的爱和神的爱,如果他们悔改,神也会赦免他们的罪。


  「假如神爱我们,每当我们悔改就赦免我们,那为什麽还有罪的後果呢?」这是因为赦免和後果是两回事。赦免是除掉我们和神之间的隔阂,使我们可以到天国跟神在一起。但罪得赦免并不等於没犯罪。我们陷害了自己、别人、和神,我们失去了永不回头的时间,这时间原可以花在使自己、别人、和神得益处。我们失去了一些神要给我们的祝福。


  至於疼痛的感觉,即使我们住在一个完美的世界,我们也一定会有痛的感官,这是必要的保护。很少数的人生来没有痛的感觉,他们每时刻都面临很大的危险,因为他们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极重的伤害。我们现在这世界的问题不是痛,而是不必要的且无法治疗的痛。


  2.「为何上帝创造成这个样子?」我们无法完全了解我们的处境,更无法了解上帝可能做哪些其他的选择,当然最无法了解上帝为何要做这个选择。


  我们常常选择忍受困难以达到我们认为值得付出代价的目标:像求学、婚姻、生育、看牙医、动手术、运动等等。圣经保证,如果我们接受我们的苦难并且和上帝合作,最後将有好的结果产生。当我们看到了结果,我们将会同意它远比我们所受的苦难还值得。


  对於亚当和夏娃的罪,我们不能责怪神。神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地方居住,并且每天和他们交谈,如果这些不足以成为爱和信任神的理由,那什麽才够呢?我们不知道为什麽神选择这个方法来试验他们对他的服从。他们犯罪之後,亚当责怪神和夏娃,夏娃责怪蛇,然而神因为他们个人的行为和对别人不好的影响而处罚每一个人。


  3.「为什麽上帝不做些事?」我们也许会觉得上帝并不在乎我们,在我们受苦难时也没有陪伴著我们;但事实上他是最大的受害者(希伯来书 2: 18; 4:15)。他爱我们,当我们受苦时,他也因此伤心。他以耶稣基督之名来到这世界,并为我们的罪付上代价而死(罗马书 8:32;以赛亚书第 53章)。


  而我们希望上帝做什麽?假如上帝在今晚十二点钟,叫所有的罪从这世界消失,十二零一分的时候我们会在哪里呢?我们应该感谢上帝,未曾执行审判,如果他真如此做,我们早已经下在地狱里了。我们该受的惩罚远超过我们所受的苦难,该问的问题不是「为什麽有些人受苦?」,而是该问「为什麽有些人没有受苦?」;我们需要恳求上帝给我们怜悯,而非公义(耶利米哀歌3:22)。


  「上帝为什麽不强迫我们去爱他、相信他、服从他,而因此免去所有的问题?」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问题,「全能的神不能做不合理的事」,上帝的目的是得到我们的爱、信任和服从,这只有藉著选择才做得到,在强迫之下,是不允许有爱和选择的。如果上帝只希望完成一些工作,他可以很轻易地创造机器人去做。但那并非他所要的,因为机器人不会爱他,他也不需要我们的帮忙。


  上帝已经预防了许多邪恶和苦难,而且保护我们不受这些邪恶和苦难,而它们是远比我们所知的更多。如果他不这样做,我们早就彼此毁灭了。神只容许对我们有益的苦难(假如我们接受这个苦难,并且和上帝合作的话)。但这并不意味著上帝选择或计画了我们所受的所有苦难。一些人犯了错,而且造成自己和他人的苦难,他们必须对此负责。


  神并没有忽略邪恶,他全都看见,而且一一记录,他应允必有最後审判,然後,凡是选择与他同住的人,他会为他们除去一切邪恶和苦难。至於那些选择不与他同住的人,他也为他们预备了另一个特别的地方。神实在是爱我们,因此,就算我们不愿上天堂,他也不会强迫我们去,而且,要是天堂里挤满了不满份子,那就不是天堂了。你会去哪儿?神正在等待,好让更多人有更多机会悔改、相信。(罗马书 2:4;彼得後书 3:9)神命令我们尽力去减少他人的痛苦。圣经不像一些宿命论者所相信的,他们以为所有的苦难都是命中注定而且不能改变的。


  如果我们选择相信神不是善的,那麽我们就很难回答有关「善」的问题:为何世上有这麽多美丽、爱、和快乐?人格、理性、道德、幽默、和才干是哪儿来的呢?(罗马书 1:18-20; 2:4)。如果我们光是为了邪恶而责备神,却不为美善而感谢神,公平吗?这还是没有完全解释所有的苦难,最多只解释了一半,这只能帮助我们接受苦难而不能帮助我们了解它。我们无法解释为何某种问题发生在某人身上。


  既有这些不能回答的问题,为什麽我们还应该相信圣经、信靠圣经所说的神呢?本课程接下来就要回答这个问题。


  Ⅵ。死胡同这些主题并不那麽值得讨论,但是常常有人问,所以我只简要地逐一说明。


  一。《神的战车》(Chariots of the Gods), Eric von Daniken, 1984.New York: Berkley Pub. Co.他说我们人对「神」的概念出自於古代来访的外太空人。


  Von Daniken的证据不足采信:比方说、他把古代雕刻品中的圆和椭圆解释为飞碟等等。


  这假设宗教「不过是」神的概念。这并没有解释下述「我们怎知圣经所说的神存在」中所列举的许多事实。


  没有人能够证明有 ET存在。不是有很多人说他们看过外星人吗?我听过一个人 (Hugh Ross)说好像看过 ET的人也都有接触鬼神的经验,所以他们看过的好像不是真正的外星人而是鬼,是邪灵。


  二。量子力学和自由意志有人说:测不准定理可以用来解释我们如何拥有自由意志(这个自由意志不在自然定律的预定之下)。


  这测不准定理的物理意义尚未确定,因而也无法肯定能否应用到人类的思考过程来。但是这样问已经假设「只有」用科学来解释所有的现象,如果我们不用这个假设,那就没有问题需要解决了。即便真能如此应用,也还意味著我们的思考是毫无意义的、散漫的、且是没有位格的。人性、思想、和自由意志并不只是科学的过程。


  三。量子力学和东方宗教《物理学的道》 (The Tao of Physics), Fritjof Capra, 1984. NewYork: Bantam.《跳舞的物理大师》 (The Dancing Wuli Masters), GaryZukav, 1984. New York: Bantam.他们认为在现代物理学和道家以及其他东方宗教之间,有不少相似之处。


  我没读过这些书。这些书尚未被一般的物理学界视为正确的物理解释。我也不知道他们对东方宗教的解释有多正确。其实量子力学和东方宗教两个都有几种解释,作者选择了其中一个。就算在东方宗教中有些超人类的事实,也并不能证明这些都是真的,或者是从那位真神来的。参前述圣经对其他宗教的解释。


  四。爱因斯坦相对论和伦理相对论有人把科学的相对论引申成万事皆相对,因此没有绝对的道德真理或宗教真理。


  爱因斯坦自己最起先称他的理论为「恒定理论」 (invariant theory),强调他的目的是显明物理定律并不取决於观察者。他的目标是要把物理的定律写成一种不会因为参考坐标不同而会改变的写法。这样就听起来好像比较绝对而不那麽相对。无论物理法则如何,当我们把物理法则转用到其他不同领域如伦理学时,得非常小心。


  五。基督教和生态破坏Lynn White所写的文章( 1967, Science 155: 1203-7)以及《废地何所止》 (Where the Wasteland Ends), Theodor Roszak, 1973. New York:Doubleday.他们说基督教的教训是:神把这世界给我们使用,我们却加以误用,造成了生态危机。所以生态危机是基督教的错,基督教的教义是不好的。


  任何好东西都能被(也常被)误用,但却不表示那东西本身该被排斥:食物、电话、汽车、婚姻等等。基督教已被误用。该教训是说:世界是神的,不是我们的。我们如何使用这世界,必须对得起神。同时,基督教并不鼓励浪费、贪婪、任意消费的生活型态。


  问题在於人的天性、自私和短视。人很容易接受基督信仰能鼓励我们来改善环境,却拒绝让基督信仰来改善他们自己的天性。


  其他宗教或哲学能好到哪去?印度的印度教产生了悲惨的圣牛,以及世袭制度的社会。印度教说圣牛很可能是你自己轮回的祖先,所以你不敢杀它们,但是也没人□它们所以它们只是饿的半死不活野生动物,到处跑,吃掉了人所需要的很多食物,又引出了更多惨况。老鼠也有同样的地位。会传染疾病的蚊子也不可以杀。


  宿命思想的宗教阻止人去消弭来自疾并□荒、洪水等的苦难,甚至於令人觉得不用小心作事、开车、读书等,因为他们相信所发生的事情都已经预定了、不能改变、无论我们做什麽。意外被认为不是因为不够小心而是因为命不好。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已经害死了数亿人。


  六。约书亚的长日(Joshua's long day)70年代末,好些基督徒传说著:美国太空总署某电脑中心( NASAcomputer center)发现地球曾经少转了一圈,因而证实了约书亚记10:12-14的记载。此外, 1890年,耶鲁大学的教授 C. A. L. Totten出版了一本书《约书亚的长日和亚哈斯王的日晷》( Joshua's Long Day and theDial of Ahaz),在书上写道:根据计算所得,是少了一天。


  约书亚记说有一天以色列军队跟别人打仗,怕天黑了敌人就逃跑了,所以约书亚祷告求神给他们更多白天的时间让他们完全打胜敌人。结果太阳停在天空一天的时间。很保守的基督徒认为这就是说地球停止自转。


  那本 1890年写的书,在太阳、月球、地球之被造的时候及位置等方面,有许多可疑的假设。


  慕迪基督书院的月刊试图证实有关太空总署的故事,却无从证实。太空总署否定了这故事。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如果地球少转了一圈,我们从何能看得出?我也是个很保守的基督徒,相信圣经说的都是真的,也相信神要作甚麽都能作,包括假如停止地球的自转,他不会很胡涂地忽略了使大气层、海洋等地上的东西跟著停下来(参看本课程有关神迹的讨论)!我们基督徒也很喜欢听说圣经的话被验证了。但是像约书亚的长日这种事情是不可能有科学的验证,而且基督徒传布这种胡涂的故事来当作圣经的验证,对圣经来说实在是很丢脸的事情,玷污了圣经。



上网时间: 2002-11-18 
来 源: 不详
共有312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科学与信仰之五:科学和宗教信仰之间的冲突
  • 下篇文章:科学与信仰之七:我们怎知圣经所说的神存在?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科学与信仰之九:圣经的特性
    科学与信仰之八:生物的特性
    科学与信仰之七:我们怎知圣经所说的神存在?
    科学与信仰之六:邪恶与受苦的问题
    科学与信仰之五:科学和宗教信仰之间的冲突
    科学与信仰之四:有关基督教逻辑的问题
    科学与信仰之三:信仰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