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信仰史话>>历代教会>>历史的回音--1800年前的反基与辨道基督徒 打印
历史的回音--1800年前的反基与辨道基督徒
作者: 基甸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最近读一点教会历史的书,读到关于早期教会时期的“护教”的一些资料,很有感触。1800年前的反基与辨道跟今天我们在网路上天天遭遇的反基与辨道,一方面有令人惊异的相似之处,一方面又有发人深思的不同。
  “日光底下没有新事”,福音真理并不是在“科学昌明,物质进步”的今天才面临排斥,抵抗和反对。公元二世纪的早期教会一方面经历了罗马帝国多次的残酷镇压和迫害,一方面处在异教盛行,崇尚哲学的希腊--罗马文化之中。政治上的逼迫同时伴随着信仰上的攻击。刚刚诞生不久的教会就已经需要面对他们那个时代的反基思潮。当时的反基“高手”之一,名叫瑟尔苏(Celsus),他的反基文论颇具代表性(今天中文网上的方舟子大概跟他有点相像--我知道这么讲有点把方舟子看得太“高”,呵呵)。瑟尔苏是一个“折衷的柏拉图主义者”,大概在当时算得上是个哲学家吧。他的反基文论发表于公元177-180年左右,原稿已经佚失,所幸在后来俄利根的反驳文论中有大量引用。早期教会要回应诸如瑟尔苏这样的对基督教信仰的质疑和挑战,也就产生了用理性驳斥反基言论以为基督教信仰辩解和维护的需要。最早期的“护教学”于是在公元二世纪诞生。(“护教学”英文为apologetics,但是其原意并没有“道歉”的意思,而是具有“辩护”之意。在今天的网上,我更愿意用“辨道”一词来“称谓”驳斥反基言论的实践,因为在信仰的冲突和思想的交锋当中,基督徒并不需要--也不应该永远处在“防守”的地位。)早期教会的一些著名的“(使徒后期)教父”(Apostolic Fathers),如特土良(Tertullian),俄利根(Origen)和殉道者游斯汀(Justin Martyr),都成为基督教信仰的代言人而跟反基人士有直接的思想交锋,他们也就是历史上最早的一批“护教家(辩道家)”。他们当中有很多自己原来也曾经是非基督徒,熟悉希腊哲学和异教文化,对基督教信仰有很深的思辨(有意思的是今天网上辩道的基督徒很多也是从无神论背景“反叛”出来而信主的)。
  下面我将把这些早期基督徒跟瑟尔苏的部分论争的内容摘要介绍一些给大家,作为帮助我们了解历史/反思今天的例子。这些早期反基和护教的“信仰之争”的片断表明,二世纪时期的“信仰之争”的主要议题包括信仰与理性,复活的真实性,耶稣的神性,基督徒的行为等等,这些议题在廿一世纪的今天仍然是中文网上关于基督教信仰的论争的“热门话题”,因此我相信相关的资料在基督徒同样需要面对反基文化的“大环境”的今天仍然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今天的基督徒,尤其是在网上参与“信仰之争”的我们,应该读一读,了解一点,想一想。
  在这里我还想提醒基督徒朋友的是,我知道一些基督徒朋友当中可能有“反神学”和“反传统”的倾向,但是我希望我们能放下一些先入为主的成见,对这些“教父”护教家有一个合乎中道的看法。首先他们是早期的基督徒,他们有直接从使徒那里来的传承(早期教会很强"apostolic succession"/“使徒统续”),有的直接是新约使徒的“徒弟”或者“徒孙”。他们多数受过逼迫,有的甚至最后为主殉道。所以他们至少是我们可敬的“老前辈”主内弟兄。今天感动我们的圣灵昔日一样保守他们。而他们的辩道往往是本着圣经真理为福音真道竭力而辩,他们为奠定基督教的教义根基和信仰传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另一方面,他们仍然“是人而不是神”,他们的论说也会有错/不符合圣经的地方,而且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看,我们甚至可能觉得他们有他们的“历史局限性”。但是这些不完美并不妨碍我们“欣赏”他们的护教,并“以史为鉴”从古老的历史中学习(想到这些辨道竟然发生在将近两千年以前,我仍然禁不住感叹不已)。我相信如果我们存着谦卑的心态和追求真智慧的精神来了解思考,对我们自己的“以信求知”,乃至对我们在网上的辩道,都一定会有所裨益。愿上帝帮助我们。
  以下整理的论争皆为笔者对原作者本文的松散意译和大意归纳,仿照今天网上论争常见的对话的形式按话题分类列出。原作者本文(英译)见参考文献[1]。
  
  -------------------------------------------------------
  [瑟尔苏(Celsus)]
  基督徒是一帮弱智,愚昧,低俗而道德败坏的刁民。只有他们这样的下等人才会相信那些歪理邪说。
  
  [雅典那哥拉(Athengoras)]
  是的,基督徒中不乏贩夫走卒,贫民百姓。然而他们的行为表明他们爱人如己,甚至爱他们的仇敌,为逼迫他们的人祷告。世间的那些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又有几人能够有这样的品德? 基督徒也许没有高言大智,但是他们有真正的属神的生命。
  
  [俄利根(Origen)]
  什么是“愚昧”?是说迷信吗?我认识一些远比你更聪明更睿智的人,他们对律法,预言和福音有深刻的了解,然而他们信奉这道。你对这些并没有深入的了解和细心的查考,却蔑视你所不了解的。到底谁更迷信呢?
  
  -----------------------------------------------------------
  [瑟尔苏(Celsus)]
  基督徒所相信的道成肉身纯粹是一种愚蠢的迷信。耶稣的复活完全是无稽之谈,这个神话根本就是耶稣的那些门徒们在耶稣死后编出来的--这帮门徒本来就是一帮品行不端的乌合之众。耶稣根本就是个骗子。如果他真是上帝,他应该可以用很多更好的方法来拯救人类,为什么需要受苦受死?他又怎么会在死之前祈求上帝拿走他的苦杯?他为什么不向那些蔑视他的人显示他的能力?
  
  [俄利根(Origen)]
  如果你用开放的心和诚实的态度去考察发生在耶稣门徒身上的事,你应该意识到耶稣的门徒的行为恰恰证明复活是真实的。是的,这些门徒都不是超人,他们都有软弱的地方(他们并不讳言自己的失败,而且这些失败有文字记载下来,这说明他们是诚实的,并没有编造谎言)。然而就是这些软弱的人,为了见证复活而不畏逼迫,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是什么使他们突然变得如此坚强勇敢?这正是因为他们亲身见证了复活。这是见证复活的真实的很清楚而确定的证据。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对自己没有好处的谎言牺牲生命。
  想一想耶稣的影响力吧。仔细考察他的生平。他自己出身贫寒,并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然而他的教导竟能赢得这么多人的心!这些人当中有贫苦卑微的人,也有富足高贵的人,有山村野夫,也有饱学之士。他们都跟随他,把自己奉献给他。他宣讲的教义让人摆脱死守律法的束缚,却使人从内心顺服上帝;他成全了旧约的预言,他的教导何等清新!他宣讲上帝惩恶赏善的公义审判,他对上帝的认识何等崇高!
  
  --------------------------------------------------------
  [瑟尔苏(Celsus)]
  基督徒拒绝向我们的众神献祭,是一种无神论的精神污染。没有我们的宗教的教化,他们对民众的道德的影响也是有害的。试想他们宣扬什么“吃人肉,喝人血”的邪说,他们甚至杀掉小孩子吃人肉!
  
  [特土良(Tertullian)]
  说基督徒杀掉小孩子吃人肉完全是诬蔑,从来没有任何证据。基督徒忌吃血,连带血的动物都不能吃,又怎么可能喝人血?倒是你们这些帝国公民多有堕胎和弃婴的行为,凭着你们的良心,你们知道其实这些才是杀害小孩子妄夺他们的生命的行为。(笔者注:正是在那一段历史时期,反基皇帝和帝国及其反基国民对基督徒进行了极其残酷的迫害,其手段之血腥残忍,连小孩与女性也同样不放过,实在是罄竹难书。。。)
  
  [阿诺布斯(Arnobius)]
  你们的神祉,那些神话人物,才真的是一些怪力乱神,那些故事荒诞不经,自相矛盾,愚昧可笑。。。(阿氏另举多例说明。。。)
  
  [塔提安(Tatian)]
  你们献羊为牲祭,一边却又拜羊;你们的天上有牛,你们在地下却宰牛来吃;你们的神祉有贪婪,会嫉妒,甚至好色淫荡。。。(塔氏另举多例说明。。。)
  
  [游斯汀(Justin)]
  如果不相信你们的那些“神”就是“无神论”,我们承认我们是“无神论”。但是我们相信独一至高的真神,相信他全然的圣洁公义和恩典慈爱。
  
  -----------------------------------------------------------
  [瑟尔苏(Celsus)]
  基督徒的迷信是危险的歪理邪说。他们不敬拜我们的君王,对帝国的安定团结是一种威胁。他们甚至不愿意当兵。这样的人简直是反人类的社会渣滓。如果他们不肯敬拜我们的众神和君王,我看就应该把他们赶到沙漠里面去,不准他们自由来往,不准他们结婚生子,或者在社会上从事任何其他事情。
  
  [特土良(Tertullian)]
  基督徒被教导连我们的仇敌我们都要爱,我们怎么会“仇恨人类”?基督徒跟人打交道都是以德报怨,并没有以恶抗恶。基督徒除了不进你们的庙宇以外,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和各个角落都有参与,无论是市镇乡村,工商政界,都有基督徒在其中。把我们拒之社会以外,你们的社会才真正会受到亏损。我们不是人类的敌人,我们只是谬误的敌人。我们不愿意到你们马戏团,戏院,斗兽场和竞技场去,也只是因为我们不会在那些疯狂,低俗,残忍和暴虐众找到“乐趣”。我们的教会是靠共同的信仰维系的团体,我们有共同的盼望和教会的纪律。我们在一起是为了敬拜上帝。我们在一起祷告,我们也为君王祷告,为执政的掌权的祷告,为和平祷告。我们的金钱奉献都是出于自愿,教会受到的钱很多用在周济穷人上,而不是只供我们自己吃喝。
  
  [俄利根(Origen)]
  信仰基督带给人生命的转变。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上正象“世上的光”,我们跟迷信,邪荡和不公义对立。基督让基督徒脱离软弱疾病和魔鬼的捆绑,带给我们谦卑和宁静,更带给我们对人类的关爱和同情。
  
  -------------------------------------------------------------
  参考文献:
  [1]Bainton, R., Early Chritianity, Van Nostrand Company, 1960, pp 115-123
  最初发表:2002年7月于求真论坛



上网时间: 2002-11-08 
来 源: 感谢著者授权信仰之门
共有5529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从守望祷告到百年复兴——略谈复兴的条件
  • 下篇文章:基督教对教育的贡献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异教的再兴与后现代教会
    历史的回音--1800年前的反基与辨道基督徒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