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心灵小憩>>感触死亡系列之二: 喧嚣~飞鸟~南希~萨克斯风 打印
感触死亡系列之二: 喧嚣~飞鸟~南希~萨克斯风
作者: 海平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台风袭击后的两周里,所有的大街小巷,地方和州际(INTERSTATE)高速公路因两旁倒落的大树阻拦而关闭。附近的加油站和食品店也因积水和损坏而全部关门。到处听到切割倒落树干的伐木声。我被堵在家里无所事事,没有电,夜晚一片黑暗,没有了电视,冰箱也成为一堆废铁。电话线路的毁坏使我完全与外界失去联系。幸好煤气和自来水没有受影响。
  
    过去喧嚣的街头现在即使在白天也一片静寂。没有了车来人往的吵杂。本来这是极好的沉静思忆的时机,然而此刻的生命中却难以承受如此之轻 * * * * * *
  
    在死亡追逼过后,对死亡的恐惧感仍很强烈。很难打发无边无际黑暗包围着的每个夜晚。异常沉重地在思想着生命的过迁。
  
    抬头举望在暮色苍茫中,一只飞鸟拖着疲倦的身子,孤独地缓缓地从头顶上飞过。今宵栖息何处?高结于树巅之窝可有丰盛的晚餐?可有家人朋友在等待?没想到一只飞鸟竟使我一刹那间禁不住泪水满眶。我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终日凄凄惶惶,为生计而奔忙,而挣扎,何异于这只飞鸟呢?一切尽在不可知之中。或许它和我一样经历了这次台风的惊吓,心在漫无边际地寻求或等待什么?或是它战胜了死亡而正以夜幕为背景欢喜快乐地飞弋着。此时此刻,一片落叶,一丝游云都会莫名地牵动我的情怀。  
  
  
  回想来美前,身处人满为患的大都市,物欲横流常使我感到莫名地孤独。复杂的人际关系似一张潜网让人生畏。身心听凭在干涸中衰竭殒去。梦想却已经疲倦,使人永远感到孑然自处的深冬,我不断深切渴望着在人群拥挤人心却疏远孤独茫然的世界上,若能有一个远远高大于自己的生命在心灵的挣扎时拉一把手,安慰一声,支持一下,然后再以其获得的力量去度那生命的绝望和死亡之线。然而,在地上通常意义上的精神支持和鼓励已经没法打动我了。任何伟人名人因为是人,所以他们受时代,受地域,受文化知识,受族群,受生命的时间而被限制和不断的改变。更让人容易看到他们从背后被拿走的东西。此时此刻,我的心更是不知如何是好。望着远逝的飞鸟,我懵懵懂懂,忐忐忑忑地疏动两足,觉得身体在茫茫昏暗之中悬浮着,凭虚驾空。  
  
  心仍在漂流,心绪又回到了昨夜的惊悸恐惧之中。那外面如柱的暴雨以强大的力量压倒一切。屋内的我因死亡的逼近不安地来回度步。我仿佛看到我和许许多多分散了的我集合了。那过去了的,淡远了的,改变了的,良善关爱的,愤恨切齿的,都仍属于我,拥有我,压着我,左右我,召唤我,再加上死神的召唤和威逼,让我在那一刻难以负重。心灵的喘气和憋气几乎使灵魂走到尽头。把一个人所能承受的绝望领教到极至。人太有限了啊!!!人的有限使我面临困境时陷的更深。我在无力中情不自禁地对天大喊:“谁能将我从这重压下解脱出来?!”一切仍是空空也也。莫非真是我的一生没有港湾,奔命于流浪,老死于漂泊吗?终生都在寻觅归宿,仍不知所追寻的家园在何方?!  
  
  寻觅无非是想知道所过的日子是火还是冰,想知道太阳是象征着热情还是孤静,想知道该种下一棵执着的大树还是荡开一面面洒脱的旗,想知道该拥抱的是现在未来还是过去,想知道我是否正走向一个懊悔一声叹息,我更想知道瞳仁里飘过的应是天的湛蓝还是地的黑郁。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生命是这样如此无力,如此充满焦灼,自责,沉重的惰性,活的如此拖泥带水不够清爽。此刻,在死亡的威逼下,我才真正认识到我的有限无力和正正切切地感受到无法把握自己。  
  
  暮色渐渐变得浓重,山核桃树下被台风重雨打落的树叶已看不清它们的轮廓了。这情景令人有募然回首的顿悟感和牵萦难散的惆怅,倍感生命的寂寥,倍感做人的沉重。心此刻忽然软弱得没有力量跳跃了。一种怅然若失之情便似浓雾一般缭绕心头久久不散。生命常常不容你停留,意识中却经常出现一些纷纭的片段。这些是看不见也无法弄得懂,但生命最底处却有种力量不断地将这些散落的片段,犹如七巧板的碎块一样,拼成图案。虽然此刻还不能清晰地看见这个“画面”,但这次死亡逼近让我模糊的聚焦更近地看到了轮廓,那是生命的曙光,是一种不为“死亡”所挟制的生命活泉,是一幅用温暖,慰藉,牵挂,希望和爱拼接整合在一起的“心灵的家”画面。  
  
  随着落日的暮光浓重之际,我返回到了居所。在伸到院落中部的的门廊上,站立着三个人。落日最后的金辉正好顺着他们发际和身体错落的缝隙透射出来,光闪闪照射出他们的轮廓。他们是母子仨人,住在我们附近,看到几个夜晚这里一片漆黑,知道我们是学生,猜我们在台风暴雨之前没有准备好,专门来给我们送蜡烛的。那是几只小碗口粗的圣诞节用的红绿色的大蜡烛。不知你是否能够感受到我当时那种难以用言语表达出的感动。那一刻,我所能感受到的就是他们不仅是来送蜡烛为我们在黑暗中点亮一烛光,而是在我心灵与死亡争战之后在黑暗的灵程隧道中冰冷无助中感到温暖,看到亮光和希望,得到一种从他们身上所启示的力量来面对一切的不适。虽然心中“怀有他们凭什么要帮助我们”,“另有什么企图”等各种疑问,但我们从此有了交往。  
  
  南希,三个儿子的母亲,她是一个智障学校的教师,也是离我们住处只有一步之遥的塔城美南浸信会教会(FIRST_BAPTIST_CHURCH)的诗班主力和成人主日学老师。正是她,用她生命的流露和生活的见证将我们一点一点地带到神的面前,正是在她家庭中所发生的事,让我开始对死亡有更深入的思考,开始明白是什么力量让基督徒在面对死亡时会那样从容不迫和畏惧。  
  
  他们离开以后,天色已一片漆黑,幽深的静寂树丛后不知从那个方向传出萨克斯风奏出的婉婉的慢板爵士乐(回家(,弋着我的心直达那里。我不断随曲调的起伏和昂落,感受着舒缓和美妙,此刻实在是动听到了心底。今晚在心中有这样一个美好的时刻,我所喜欢的那低缓柔慢拖着长调的萨可斯风曲(回家(,在这黑夜静谧时,那一管管流泻出来的美妙已把我的心灵吸引得赤裸裸敞开。沉浸交付后,我便完全在其中与那种悠扬融合,任几天来的亲吻死亡所带来的压抑和恐惧在知道尽管天色黑重,但仍有人伸出关怀的手,仍想着小小的我们,这些所带给我心里美美的温暖中得以一些释放。在经历生命的触考中,感味出的 欢欣和平静已占据了所有的维向。  
  
  塔城是一个满目葱翠的会抖落一地清凉的小镇。时间已将台风扫落后的愫衣缓缓褪去,也剥去了萧瑟与沉默,所感觉到的那压抑的气息在消散,已透过夜间萨克斯风那美妙的音色流淌入我的心间。随着音调高低悠长心情也随之跌宕起伏,生命中经历的风暴已过,平和抑扬应该不远了吧。那就回家吧!感味在炊烟四起暮色四合的日落时分,时光磨蚀了浅浅一层的生命在宁淡独美的心境中滋生和弥漫,生长和趋和。漫无目的地沿着住处一大片竹林和开满野水仙花溪渠边散散地走来度去,触目尽是无限放纵着的绿色,心中充满了归属自然的和谐。站在林间,在深邃与贴近,死亡与生命的领受中任思绪沉淀温润。
  
    回家吧, 在那灯光点亮的地方 * *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成于主历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
  
</P><P>



上网时间: 2002-11-07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234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你怎么看你自己
  • 下篇文章:暂无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伯勒-罗斯—用爱填补生死缝隙
    学习面对死亡
    感触死亡系列之二: 喧嚣~飞鸟~南希~萨克斯风
    感触死亡之一:台风.落叶.感动.生命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