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文学评论>>简爱----真爱与活泼的信心 打印
简爱----真爱与活泼的信心
作者: 康来昌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参孙不忠的妻子对丈夫说:「你是恨我,不是爱我」(士师记14:16)。后来情妇大利拉也说:「你既不与我同心,怎么说你爱我呢?」其实,参孙对她们言听计从,服贴恭敬。不过,不论参孙对她们的愚忠愚顺,或是她们对参孙的口蜜腹剑,都不是真爱,都是自私。人对神无信,对人就不会有爱。当时和任何一个时代一样,「爱」字处处可闻,但因为不信不认识神,「爱」不过是私欲、肉欲、性欲,错误而且伤人伤己。相反的,与神相联,就会有一切的美善,包括爱。
  
  Charlotte Bronte的《简爱》(Jane Eyre),让人看到从活泼的信心中所产生的真爱(参加拉太书5:6「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高贵甜蜜、喜悦丰富、持久更新,不像多数人所谓的爱,不外是爱不离性,性不离乱(通奸、同性恋、烂交等),下流刻板,无趣无品味,人们趋之若鹜,显示罪恶的庸俗和低级。看《简爱》可收醍醐灌顶、春风化雨之效。愿我们被高贵的心灵提升得更高贵。
  
  简爱在父母双亡后,寄住在舅妈家(舅舅也过世了),这家人对她十分恶劣,却处处以恩主自居,嫌简爱是个不知感恩的小讨厌。从这里,我们看到当时基督教的堕落。狄更斯作过类似的指责,他们笔下的养父母、孤儿院、基督教慈善学校,这些原是要帮助人的个人与团体,虽然伪善残忍、刻薄寡恩、敛财剥削、虐待孩童,却总是频频提醒别人,自己多好,对方是多么不知感恩。本来凡事谢恩是圣经的吩咐,基督徒的特色就是感谢。但那是受惠者自动、主动流露的心态,不是施惠者的要求。
  
  有毒的自由神学在十八世纪传入英国,使得原来由福音派和敬虔派创建的基督教人道机构,逐渐不相信超自然的上帝。人道失去神道的源头,就退化成令人厌恶的伪善者。我们为基督教的堕落感到惭愧,也应该要悔改,但批评教会的人文主义者,包括后来的共$产政权,他们制造出来的罪恶和苦难,是教会望尘莫及的。
  
  良心会坏,但不会死,简爱的舅妈虐待他,和每个暴君一样,他们得找出虐待人的理由,这理由当然就是简爱很坏,应当被惩罚,同时由于暴君总是在欺骗,所以他们必须先反咬对方一口,提醒别人不要相信被虐者的话。简爱的生活,像「孤寂的岩石和海岬」:
  
  北冰洋卷起巨大的漩涡,
  绕着极地荒凉岛屿咆哮,
  汹涌波涛,注入
  风吹浪打的海岸。
  
  (James Thompson, 1700~1748<秋天>)
  
  孤女虽小,却有每个人都想要有的渴望:公道、怜悯、自由、真理、幸福,这些后来都在对上帝的信心和爱里得到。此时简爱在这个家的感受是:
  
  表哥的蛮横、表姐的傲慢、舅妈的憎厌、佣人的偏心,使我心翻腾。为什么我老是吃苦,被苛斥责备,不讨人喜欢,一切努力都被践踏?为什么他们的错误被当作心肝宝贝,我提心吊胆地做好每件事,却被误解成调皮捣蛋、阴险鬼祟?天天如此,事事皆然……不公平啊!
  
  有理走遍天下,真理、公平、正义,是人人想要却要不起的。想要,是因为我们不希望遭遇不公道的对待。要不起,是因我们自己的罪恶也甚大,这罪恶在公道之下会带来我们也承受不了的刑罚。因此,我们求公道,更希望得到同情与怜悯。而神赐下公道与怜悯,这是基督教的基本信息:「神的义(公道),正在这福音(怜悯)上显明出来」(罗1:17)。
  
  简爱长大后明白,她的「为什么」是别人的私心造成的,她和舅妈家的人不是同「一国的」。基督徒在这个上帝创造管理、却抵挡悖逆上帝的世界中,也是如此。「不要爱世界」(约翰壹书2:15)、「不要效法世界」(罗马书12:2),不要和世界同负一轭,不要和他们相配、相交、相通、相和、相干、相同(哥林多后书6:14-16)。基督徒若不给世界光和爱,却想巴结世界,被世界牵着鼻子走,那就上当了。简爱曾勇敢责备舅妈的恶毒,「最小的虫蚁也知道反咬践踏牠的脚」(莎士比亚《亨利六世》2幕2景)。舅妈问她怎么敢这样说,简反驳:「怎么敢?因为这是事实!」舅妈不敢回嘴。
  
  很多基督徒对诗篇中咒诅的句子和圣经中公义报应的话语不太能接受,其实上帝的爱和义是不能分的,爱成全义,义引导爱,无公义和无真理的爱,根本不是爱。「爱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哥林多前书13:6)「昔在今在的圣者啊……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你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全能者啊,你的判断义哉诚哉!」(启示录16:6、7)包青天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每当奸人恶棍伏法、小民冤枉得直时,多么大快人心,说明了人人渴望公平。基督徒很喜悦地传讲只有神、只有耶稣的十架,能使「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诗篇85:10)。《简爱》虽是爱情小说,但可以毫不偏差地说,这也是一本正义小说。
  
  简爱后来离开舅妈家,到慈善机构设立的寄宿学校就读,她在学业、品行、人缘上,都得到师生的肯定,可是「基督徒」董事长却无故地当众羞辱她。说她是撒谎者。委屈的简爱不仅伤心,而且害怕大家相信董事长的侮蔑,她会失去所有的朋友。再一次,我们看到简爱有冤,申冤不能只是有人接纳,申冤必须真相大白。别人不能只是为了同情而爱她,爱她的人要看到她并不像董事长说的那样。明智的校长和体贴的同学查出真相,与她成为玫呐笥选?/font>
  
  毕业后,简爱到大庄园作一个小女孩的家庭老师,工作环境、人事都很理想。简爱碰到了不常住此、忧愁费解、却非常吸引她的男主人罗切斯特。两人都聪明博学,体贴对方,也都有伤痛和难言之隐,于是爱苗不断滋生。
  
  我毫无睡意,直到天亮。我在一片喜悦而不宁静的大海上辗转颠簸,既有欢乐的浪潮,又有不安的波涛,有时似乎旅途将尽,登路上岸,和风助我顺利进入美境,但又有逆风把我刮回海中……
  
  逆风在现实中出现了,阶级森严的英国,地位不高的家庭老师是无法高攀贵族的,何况庄园盛传罗切斯特要娶一位美丽的贵妇人为妻。自尊心极强的简爱对着镜子提醒自己:
  
  简爱是全世界最大的傻瓜,有妄想症的白痴。妳真蠢极了,一个孤苦伶仃,相貌平平的家庭老师,怎么能和贵妇人比?少自作多情了。
  
  但是,真理是坚强的。简爱看到那位美丽的贵妇心灵庸俗、虚有其表,她不能不肯定自己才配得上罗切斯特,她客观冷静地看出,尽管自己与罗切斯特外在的财富、地位有天壤之别,但他们之间的心灵才是真正的契合。
  
  不过,事实又在二人中间设下了巨大的鸿沟,当罗切斯特招待宾客时,简爱的身分只能在角落被冷落,她满怀激情地欣赏罗的歌声:
  
  里面有他丰富的感情和力量,我等最后一个丰满深沉的颤音消失,便忙着从边门回房,我鞋带松了,扎好它,发现罗切斯特在前面:
  「回客厅吧!妳离开得太早了。」
  「我累了,先生。」
  他看了我一会儿,「而且心情不好,为什么?告诉我。」
  「没什么!没什么!先生,我心情没有不好。」
  「可是我肯定不好,而且很不好,再说几句,眼泪就涌上来了,现在已经闪动了,而且有一滴已经掉出来了。要是有空,我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好吧,妳先回房,晚安,我的……。」
  
  男女的爱情,有含蓄、等待、忍耐,不知现代人还能不能体会这种美丽良善的爱的境界?
  
  蜜也似的露水渐降,万籁俱寂,暮色渐浓,初升的月亮正投下一片银光。二人在园子里不期而遇。罗切斯特表示他很喜欢简爱,但他要结婚了,不再需要家庭老师了。
  
  「好,先生,我马上就去找事……」我正要说「找到之前, 可以留在这儿吗?」我闭住口,因为,我已经不太能控制自己的声音了。
  罗切斯特说:「我已替妳找到了,在爱尔兰。」
  「好远啊!」
  「和什么好远?」
  「和英国、和这里,还有……」
  「呃?」
  「和你好远。」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在这里,没有被践踏、惊吓,认识了一独特的、活跃的、宽广的心灵。一旦我得和你分开,我真觉得非死不可。」
  
  这一幕叫人想起出埃及记33章,上帝和摩西的对话。以色列人造金牛犊得罪了神,摩西的代求使以色列人的罪得赦免。神听了摩西的祷告,赦免以色列人,然后,神说:「一切照旧,仍然替你们赶出迦南人,仍然使你们进入流奶与蜜之地,只有一点不一样,我会派使者和你们同去,我自己不去,免得被你们气坏了,消灭你们!」
  
  有多少基督徒只想要恩典而不要施恩的主、只要上天堂而不要天堂之君、得流奶与蜜而无神同行。神说「我不去」,这会不会叫很多人说:「那更好,那最好。我们本来就嫌祢多余。」但在那些心中对神有爱的人会说:「主啊,如果你不在天堂,我不愿去天堂,如果你在地狱,地狱就是我的天堂。」摩西就是如此讨神喜悦的人:「你若不亲自和我同去,就不要把我们从这里领上去」(出埃及记33:15)。是啊,流奶与蜜之地怎么能跟主比:「祢使我心里快乐,胜过丰收五谷新酒的人」(诗篇4:7)。「我的好处不在祢以外」(诗篇16:2)。
  
  愿主的十字架使我们单纯地爱主。简爱在此表明她是如此喜欢罗这个人,而不像那些贵妇人,只喜欢他的物、他的财富和地位。保罗的话,显出这种爱的真谛:「我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财物」(哥林多后书12:14)。她只要与罗切斯特在一起,但这个最合情合理、又两情相投的盼望,却险阻甚多。
  
  罗切斯特向简爱求婚,表明简才是他所爱的。简答应了,却看到罗在狂喜中,露出常有的忧郁,并喃喃地说:「会被神原谅的,这一切都是出于爱。她是如此的孤单冷清,无依无靠,我用坚定地爱她、安慰她、保护她,神一定会赦免的,造物主要我这样做,别人怎么说,我才不管。」
  
  简爱很快就知道罗为什么说「会被原谅的」。
  
  在婚礼上,当牧师循例问道:「如有人知道他们的婚约存着任何障碍,请提出」时,居然听到:「有!」(大概百年很难发生一次这种尴尬的事)。
  
  原来以前,在罗切斯特不明真相时,父亲为了得不义之财,作了一个贪婪而狠心的安排,使儿子与一个原本不正常,后来发疯的女子结婚。罗发现后,已无法补救,他把疯女人放在阁楼中,有专人照顾,她常发出可怕的怪笑,威胁别人的生命。罗碰到简爱,决心不顾一切要与简爱结婚。
  
  这是Bronte和所有「说教」者的困难,本书一直要表达公道正义的重要,连作者和简爱这么看重爱情的人,都坚信:真爱必须符合真理和道德。更正确的是说,只有在真理道德之下,才可能有幸福的人生,包括幸福的爱情。基督教、苏格拉底、康德、儒家都这么认为。可是在很多时候,我们想越过道德的尺度。杜斯妥也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笔下的理想主义、虚无主义者都会问:「除去社会上的人渣,使正直幸福能更被扩散,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说,我们可以作恶以成善呢?」(罗3:8)然而,「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孟子公孙章句上)这好难,罗切斯特若能和简爱结婚再好不过,罗切斯特与疯女人生活,不能爱护简爱,不能享受简爱的爱,则是再坏不过的了。激进份子会说:勇敢一点啊!打破礼教的禁忌,那是吃人的礼教啊!
  
  天主教作家Graham Greene,作品中不少这种打破礼教的故事,结果是被理想(其实是情欲)弄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痛苦至极。我们承认传统和礼教有极多罪恶,因此有极多该被推翻和修正的。但上帝的话不容冒犯,而且只因绝对相信上帝的话,我们才能分辨对错、不断修正、更新和改善。认定上帝,拒绝世界和肉体的情欲(或理想),这是舍己、窄门、小路、十字架,但由此才能通到永生,那些给自己方便而媚俗的寛大之路,只会通到灭亡,包括爱情的灭亡。
  
  在婚礼的早晨,罗切斯特兴奋的赞美简爱,他一句话引了4处圣经:「我的佳偶(歌1:15)像百合花(歌2:2),你是我今生的骄傲(约壹2:16)和我眼目所喜爱的(结24:16)」。(Bronte非常熟悉圣经,本书共引了176处经文,参Catherine Tkacz, “The Bible in Jane Eyre”, Christianity and Literature, vol.44, no.1,Autumn, 1994, p.3)
  
  雅歌书中的佳偶后来与良人分开(歌5:6-9),今生的骄傲要过去(约壹2:17),早上,神对以西结说:「我要将你眼目所喜爱的,忽然取去」,晚上,「我的妻就死了」。罗切斯特一小时后,就失去他的佳偶、骄傲和所喜爱的。对无辜的简爱而言,这简直是窦娥怨、六月雪:
  
  十二月的暴风雪在六月里卷起,冰结满在成熟的苹果上,积雪压坏了盛开的玫瑰,草地和麦田上罩了霜冻的尸布,昨夜还红花遍地的小径,今日已盖满了未经踩踏的白雪,十二个小时前树林子还像热带丛林般枝叶婆娑、芬芳扑鼻,如今却像挪威冬天的丛林般广漠荒芜,白茫茫、乱蓬蓬地一片。我的种种希望全都破灭了,一夜之间落到埃及地上、所有长子头上的那种难测的恶运打击了我。
  
  我回顾自己曾抱有的希望,昨日它们还生机蓬勃,耀眼生辉,今天却都像直挺挺、冷冰冰、灰沉沉地躺在那儿的尸体,再也不会复活了。我回顾着我的爱情,那种属于我的主人,由他所一手缔造出来的感情,它就像一个在冰冷的摇篮里受罪的孩子那样,在我的心里颤抖,正饱受着疾病和痛苦的折磨,却不能去投入罗切斯特先生的怀抱,从他的心头获得温暖。唉,它再也不能去求助于他了,因为忠诚已遭破坏,信任已经丧失了!
  
  对我来说,罗切斯特先生已不再是过去的他,因为他原来不像我过去所想象的那样。我不想把他看成邪恶,我不愿说他欺骗了我,不过他在我心目中已失去了正直不欺的品性,因此我必须离开他,这点我看得很清楚。
  
  此时简爱「彷佛躺在干涸的河床,远处的洪流滚滚而来。我既不想起来,也没有力气逃走,我虚弱地躺在那儿,一心只想死去:『求你不要离开我,因为急难临近了,没有人帮助我』(诗篇22:11,按此诗多次在新约被引用,描述耶稣在十字架上的遭遇)。」
  
  洪流终于来了,滚滚一片汪洋,无情地倾泻到我身上。自觉终身无望,失去爱情,希望破灭,信心丧失:「神啊,求你救我,因为众水要淹没我,我陷在深淤泥中,没有立脚之地。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没过我身」(诗篇69:1、2 )。
  
  也许现在某些国家的法律允许人与精神病患离婚,可是当时的英国没有。婚礼中止后,罗切斯特希望简爱和他远走高飞,到别的地方成为夫妇,简不愿意,她毅然决然要离开罗,她的决定对吗?
  
  我充满了挣扎、满眼昏黑和难忍的烧灼!世上没有人能指望比我得到更深挚的爱,而那么爱我的他又正是我极为爱慕的。可是我却不得不把爱和所爱的对象拒诸门外,我这种痛苦难堪的职责,可以用一个凄凉的字眼来概括--「走!」
  
  「简,你明白了我向你要求什么吗?只这句诺言--我愿成为你的,罗切斯特先生-。」
  「罗切斯特先生,我不愿成为你的。」
  又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简!」他又重新开口说,语气中的那份温柔令我悲痛欲绝,「你是说你要在这世上走一条路,而让我走另一条路吗?」
  「是的。」
  「简,(他俯下身来拥抱着我)现在你还是这个意思?」
  「是的。」
  「现在呢?」他轻轻地吻着我的额头和脸颊。
  「是的……」我迅速彻底地从束缚中挣脱了出来。[康按,每个『是的』(I do),都像婚礼上的许诺,但这里的意思刚好相反。]
  「唉,简,这太狠心了!这……这是不道德的。爱我并不是不道德的。」
  「听从了你就是不道德。」
  「简,瞧瞧一旦你走了以后我可怕的生活吧!一切幸福都将随着你被夺走了。还留下什么呢?我只有楼上那个疯子作我的妻子,不如让我去作墓地上的死尸更好。我怎么办呢?简!到哪儿去找个伴侣,找寻一线希望呢?」
  「像我一样:信任上帝、相信天国,希望在那儿重新相见。」
  「那么说你不肯让步?」
  「对。」
  「那你是要判定我活着受罪,死后受诅咒了?」他的嗓门高了起来。
  「我劝你活着不犯罪,希望你死时心安理得。」
  
  基督徒顺服国家,除非违反良心。现在政令和良心都不允许简爱与罗结婚。可能很多人会说,那是错误的政令与良心,可能是吧!但如果一切由我们自己的喜好决定,那会变成无法无天。简爱的感情对自己说:
  
  答应他吧!想想他的痛苦、绝望,安慰他、挽救他,告诉他你爱他,愿意成为他的,这世界谁在乎你,你这样做,又会伤害谁?
  
  但简爱的理智得胜了:
  
  我在乎我自己,越孤单、越无亲无友,越无人依靠,我越要尊重自己。我要遵从上帝颁发、世人认可的法律。我要坚守我清醒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疯狂时所爱的原则。法律和原则并不是用在没有诱惑的时候,它们正是要用在像这样肉体和灵魂都反抗的时候。既然它们是毫不通融,他们就不容违反。如果为自己的方便可以打破它们,它们还有什么价值?它们有绝对的权威和价值。如果我目前不能遵行,那是因为我几乎发疯,我不要发疯,我要持守正确的立场。
  
  简爱拒绝了通往灭亡的大路,选择了最难的窄门:
  
  我向门口退去。
  「你要走了吗,简?」
  「我走了,先生。」
  「你要离开我了?」
  「是的。」
  「你不愿意来吗—你不愿意做我的安慰者、我的拯救者吗?我深挚的爱,我剧烈的悲痛、我疯狂的祈求,你都不放在心上吗?」
  
  好心的读者啊!但愿你永远不会感受到我当时所感受的心情!但愿你的两眼永不会像我当时那样泪如雨落,淌出那么摧心裂肺的灼人的眼泪,愿你永远不用像我此刻口中吐出那么绝望、那么痛苦的祈祷来求助于上帝,因为你不会像我那样担心会成为使你全心爱着的人遭祸的工具。
  
  这条路,是简爱通往各各他的十架道路。Bronte刻意把她描述成替罗切斯特赎罪的耶稣。她离家马车的费用是30先令(等于犹大卖耶稣的银子)。她在一个叫「白十字架」(Whitcross)的地方几乎饿死、渴死、累死,昏睡了三天三夜(好像基督三天三夜的死)。
  
  简爱为罗切斯特而不是为自己祷告。
  
  仰起头来,我泪眼模糊地望见了宏伟的银河。想到了它是什么—想到那儿有那么多数不清的星系,像一道淡淡的光痕似的扫过太空—我感到上帝的伟大和力量。我毫不怀疑祂有能力拯救祂所创造的东西,因为我越来越确信无论是地球,还是祂所珍视的每一个灵魂,都绝不会毁灭。我把祈祷变成了感恩,因为生命的泉源同时也必定是心灵的救星。罗切斯特先生是安全的,他属于上帝,他也一定会受到上帝的护佑。
  
  历经艰辛,简爱被一位严峻的牧师和他两位可爱的妹妹收留。他们成为好朋友,牧师一心想到印度宣教,向简爱求婚。这是错误的,因牧师虽是好人,但他并不爱简爱,他只想到宣教时有个帮手。在简爱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她感觉到罗切斯特的呼唤,于是不顾一切地回到庄园,发现已成废墟。原来疯女人放火烧屋,自己摔死,罗为了救人而受伤,断了一只手,双眼变瞎,现在隐居在附近。
  
  Bronte对罗切斯特的处理,相当严厉。不论有多少多好的理由,罗是故意犯了重婚罪。他承认:「我肯定该受神最严厉的惩罚,该受不灭的火和不死的虫折磨。」
  
  婚礼中止后,简爱知道该走,却走不了:「承认我不能当罗切斯特的新娘,这虽可怕,但我受得了,而要断然、立刻、永远离开他,我实在办不到。」良心警告简爱,现在只是脚碰到了泥潭,如果不马上脱离,简会永远被压在痛苦的深渊中,她必须自己离开,无人能代替她决定及行动:「你要剜掉自己的右眼,砍下自己的右手,刺透自己的心(都指与心爱的罗切斯特分开),全然死在坛上。」(参太5:29-30)这些,罗切斯特后来通通经历到了。
  
  他像庄园里的那棵大树:「被雷劈倒,一只眼珠被砸(剜)出来,一只手被截(砍)掉。如今毫无指望,又瞎又残。」「像瞎眼的参孙,半人半兽的尼布甲尼撒,头发长长,好像鹰毛,指甲长长,如同鸟爪。」(但4:33)
  
  尼布甲尼撒因自大而像一棵树被砍倒,「砍下枝子,摇掉叶子,抛散果子,仅存树墩」(但4:14,15),但之后,「我的聪明复归于我,为我国的荣耀、威严,和光耀也都复归于我;并且我的谋士和大臣也来朝见我。我又得坚立在国位上,至大的权柄加增于我。」(但4:36) 罗切斯特也是一样,悔改后的他,重新得到简爱的他,浴火重生。
  
  他们的相会,动人极了,简爱在罗切斯特要水时,代替女仆拿水进去。罗的狗认出简爱,兴奋地撞向简爱,把水杯泼出水:
  
  「怎么回事?」他问。
  「躺下,狗狗。」我说。
  他刚把水端近嘴边,停下来。
  「是妳吗?玛丽。」
  「玛丽在厨房里。」
  「这是谁?这是谁?回答我!」
  「你还想喝点水吗?先生,刚才杯子里的水让我泼掉了一半。」
  「到底是谁?谁在说话?」
  「狗认出了我,仆人都认出了我,我今晚刚到。」
  「天啊!我产生了什么幻觉?我让多甜蜜的疯狂迷住了!」
  
  两人相抱,略述过去后,简爱保证「我要作你的邻居、看护、管家、陪伴、书僮,陪你散步,坐在你旁边,服事你,作你的眼和手,别再那么愁眉苦脸,我亲爱的主人,只要我活着,就不会撇下你孤孤单单一个人。」
  次日,罗切斯特向简爱求婚。
  
  「我需要一个妻子,简。」
  「那就挑最爱你的人。」
  「我要挑我最爱的人。简,妳肯嫁给我吗?」
  「是的,先生。」
  「一个可怜的瞎子,妳好到处用手牵他?」
  「是的,先生。」
  「一个比妳大二十岁的残障,得靠妳的侍候?」
  「是的,先生。」
  「我的心肝,愿上帝保佑妳,酬报妳。」
  「罗切斯特先生,如果我这辈子作了什么好事,起过什么善念,做过什么纯洁的祷告,发过什么正当的愿,那我现在得到报酬了。对我来说,能成为你的妻子,是世上最大的幸福。」
  「因为妳喜欢牺牲。」
  「牺牲,我牺牲了什么?牺牲了渴望和爱慕,得到了我所珍视的,亲吻我所热爱的,偎倚我所信赖的,难道这是牺牲?如果真这样,我的确喜欢牺牲了。」
  「要容忍我的病弱,不计我的缺陷。」
  「这不算什么,我只有更加爱你,我可以真正帮助你。」
  「以前我讨厌由人帮助,以后不会再讨厌了,被简的小手紧握着,被简的温柔照料着,简合我的心意,可是我合简的心意吗?」
  「完全合意。」
  「简,我以前不信主,现在可是真心感谢祂。祂看事和我们每个人不一样,却清楚得多;判断事物也跟人不同,却聪明得多。我那时是作错了,差点儿玷污了我那洁白无辜的花朵。全能的主把她拿走,我愤怒。神的公道终于应验了,灾难落到我头上,我走过死荫的幽谷,我终于承认自己的无能,会懊悔和自责,我开始祷告,很短,但很虔诚。」
  
  简爱与罗切斯特结婚了,他们有孩子,罗的视力也略恢复,他的祷告是真爱和活泼信心的结合:
  感谢主,在刑罚中以怜悯为念,求主赐力量,使我过一个更圣洁的生活。
  这是一本犯罪、赎罪、赦罪、更新的爱情小说、正义小说。爱情一定要进窄门、婚姻非得要走小路,似死实生的十架道路,才能远离灭亡,进入永生!


上网时间: 2007-09-26 
来 源: 《校园》2005年第8期
共有746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哲人关于信仰的反思——读《基督徒的激情》
  • 下篇文章:“奇异恩典” 震撼我心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简爱----真爱与活泼的信心
    无条件的爱
    牵手
    关于爱的理性之思
    有一种东西是被牵引出来的
    光明之子——爱的沉思之四
    什么在我们心中——爱的沉思之三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