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生命见证>>与主同行>>壁橱里的牧师——植物生理学之父埃利斯 打印
壁橱里的牧师——植物生理学之父埃利斯
作者: 张文亮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埃利斯(Stephen Hales, 1677-1761)是科学界最传奇性的人物之一,有51年之久,他在英格兰特丁顿(Teddington)的乡下教会担任牧师。他在神学上藉藉无名,在生命科学界却被称为「植物生理学之父」。植物「蒸散作用」(transpiration),就是他首先提出来的。此外,在医学界,他是人体生理学的大师,现今依然广用的「水银血压计」,便是他造的。
  
  草毯教堂里的隐士
  
  1709年,当埃利斯到特丁顿牧会时,会众都感到稀奇,因为这个新来的助理牧师,一上任就为他们挖了一条水渠,使乡民可以喝到比较干净的水。然后,又在别人的房顶上设置小型的风车,让住家的通风获得改善。1718年,他还盖了一间教堂,这教堂有非常好的采光,教堂里长了一大片的草毯,会众可以坐在草地上听道,他称这教堂为「草地上的教堂」。
  在会众的眼中,埃利斯是个谜。牧会之余,他收集动物的死尸,村里的死狗、死马、死驴都可以往他那边送。他自制一根弯曲的玻璃管,里面放置一些水银,另一端接上动物的心脏血管,用来量动物的血压。他也用这支水银压力计,接在植物的根部与叶子的叶柄上,量测植物导管内的水分压力。
  
  受苦者的关怀与改革
  
  这位牧师历经苦难,他在1719年结婚,两年后妻子病逝,他没有孩子,且终生未再娶。不过,他似乎是把自己的苦痛,转换成对周遭痛苦之人的关怀。他也为附近的监狱改善通风,兼顾囚房铁门的坚固,以及空气的流通;他为船只建造通风的船舱,并建造保存新鲜水果的通气柜。当时,乡下纵酒的人多,私酒盛行,他到英国议会陈情,反对开放酒禁。
  他提出政府应该管制酒的原因,是乡下人单纯,容易沦为醉鬼,他引用圣经「虽然是全业的主人,但为孩童的时候,却与奴仆毫无分别,乃在师傅和管家的手下」(加拉太书四1-2),讲到痛哭流涕。此外,他用实验数据说明酒精对人体神经的影响,说服当时的议员,而达成任务。
  
  生命存在的法则
  
  他讲道的方式也很特别,例如,他在1751年讲「上帝道成肉身的智慧与良善」(The Wisdom and Goodness of God in the Formation of Man),他并没有留下讲道内容,但是会众记得他用生物生理与解剖学来辅助这一题目的讲解。他也用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来解释创世记第一章,上帝起初如何从「空虚混沌」中创造出动物与植物。
  他提到:「宇宙中有吸引力就有排斥力,如果吸引力等于排斥力,这个宇宙将是混沌的,万物将无法聚集成形。生命的存在,都是吸引力大于排斥力,才能成形。而万有引力是只有吸引力而没有排斥力,这证明万有引力是上帝创造生命的奇妙法则。」
  
  植物的蒸散作用
  
  这是一个深具启发的论点,现代的课本会提埃利斯的蒸散作用,却很少提到他由研究而认识上帝作为的部份。埃利斯是个牧师,同时也是个杰出的科学家,并经常以科学、神学相互印证,科学让他认识信仰,信仰也让他认识科学。
  他在1727年出版《植物静力学》(Vegetable statics ),提出只要空气中的蒸气压力与根系中的水分压力有差,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将水分输送上去;他又提出借着水分的输送,植物的根系也自土壤中吸收养分,这是科学史上第一本植物生理的书。1733年,他又出版《血液静力学》(Haemastaticks),论血压与血液在血管内的流动,这是十八世纪人体生理学最重要的著作。
  
  另一种选择
  
  研究科学为他带来名声,1750年,英国皇帝乔治二世任命他为伦敦地区的大主教。但是他爱他的会友,他的会友也爱他,他谢绝前往,仍然留在特丁顿牧会,为此,他被谑称为「壁橱里的牧师」(Clerk of the closet)。特丁顿部份的居民到美国乔治亚开拓,还推选这位家乡牧师担任殖民地区的参议员。但是埃利斯没有前往,他仍留在乡下牧会,到84岁至死才放下他的工作。
  英国皇家与科学家要将他葬在国家坟场西敏寺教堂,但他生前留下遗嘱,要葬在特丁顿教会后的小坟场。他的墓碑上刻着:「他是帮助人渡过困难的熟练工人,是上帝作为的探索者。」迄今,世界上植物学最高的学术奖仍称为「史蒂芬.埃利斯奖」。
  
  资料来源
  1. Harris, D.F., 1916. Stephen Hales, the Pioneer in the hygiene of ventilation. The Scientific Monthly. Vol. 3. p. 440-454.
  2. Grculach, V.A., 1942. Stephen Hales-pioneer plant physiology. The Scientific Monthly. Vol. 55. p.52-60.
  3. Thomson, A.J., 1932. The Great Biologists. Chapter VI. Stephen Hales, 1677-1761:one of the early measures. P.34-38. Methuen & Co. LTD. London.


上网时间: 2006-11-14 
来 源: 原载于《校园》Vol.48 No.5,2006
共有461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伪善的危险
  • 下篇文章:阿吉雅:一个真实的故事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壁橱里的牧师——植物生理学之父埃利斯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