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信仰史话>>历代教会>>加尔文与塞尔维特火刑事件 打印
加尔文与塞尔维特火刑事件
作者: 茜尔-凡赫尔斯玛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长久以来,加尔文的名字总是与赛尔维特火刑事件捆绑在一起,特别是在中国大陆,不仅是一般知识分子,即使是一般的基督徒也认定是加尔文烧死了赛尔维特。
  在我们所能知道的资料中,最常见的是恩格斯曾经说过的:“塞尔维特正要发现血液循环过程的时候,加尔文便烧死了他,而且活活地把他烤了两个钟头……”
  伟大导师的一席话几乎把加尔文彻底定了罪,然而,我们在考察历史时,所依据的更多还是真实的历史资料。
  二战中自杀身亡的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纳粹的淫威下写作《异端的权利》,隐射纳粹的独裁统治,这本书的副标题是“卡斯特利奥反对加尔文史实”,这本书被著名三联书店列入“文化生活译丛”出版,更是使得许多知识分子坚定地相信加尔文是赛尔维特事件的罪魁祸首。
  然而,我们却从来没有听到过相反的声音,或许也是真实的声音。逝者常矣矣,但从他们对后世的影响我们可以些许明白这个人的真正价值。其实目前国外研究加尔文的书籍已经多达五千多本之巨。而且对他的研究不仅涉及到他的生平及其对教会和神学的贡献,而且关乎到加尔文与资本主义、宪政主义、自然科学、美学艺术、人权保护等各个领域,可见加尔文对整个欧美文化的影响。而赛尔维特,除了他的火刑事件,我们一无所知。
  我们无须为加尔文辩屈或是昭雪,因为事实是无须争辩的,但拥有广大知识分子和基督徒的中国大陆却从来没有听到过另一种声音,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现在华夏出版社的国内第一本完整版的《加尔文传》,或许可以让我们真正了解这位历史巨人,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赛维斯特事件。

  首先,赛尔维特到底是谁?
  他是西班牙人,名叫迈克尔•塞尔维特。他早年的经历颇似加尔文,父亲是公证人,哥哥是神父,自己是学法律的,并且也一样跟随罗马教会。像加尔文一样,在法律系做学生时,他以母语学习《圣经》,这位年轻人也堪称精力充沛、才华出众。他曾为里昂的一家出版社编辑了一本世界地理书。又到巴黎学医,他也许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肺部血液循环的人。他也讲授地理学、天文学,还记录了一次月球与火星的月蚀现象。但在他18岁那年,他转信了25年后使他走上火刑架的东西。
  塞尔维特说,上帝不是三位,如果那样上帝就成了三头怪物。这个西班牙人说:“在整本《圣经》里找不出一个三位一体的字,耶稣是人,不是上帝的儿子,圣灵也不具有独立的位格,而是上帝差到世上的灵。”25岁那年,他将这些惊世骇俗的思想写成书出版。从此以后,他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新教领袖们都把他的书视为亵渎上帝的异端之物。路德、梅兰希顿、布塞尔、茨温利、布林格都公开予以谴责。而著名的天主教西班牙宗教审判团最高议会立即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作者逮捕并带回本国。命令上说,可以不惜任何方式,哄他、骗他、许诺他都可以,务必要抓到他。他们甚至派他做神父的哥哥去劝他回来。
  也许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不信仰上帝,否认上帝根本算不得什么,然而,那是一个火刑的时代,是一个人们相信审判他人关于上帝的信仰是他们的责任的时代。当时的法律明文规定,神圣罗马帝国的法律上白纸黑字写明:否认三位一体的刑罚是死刑。因此,无论是在罗马教会,还是在新教的国家里,赛维斯特都被视为一名彻底的异端分子,无论他在欧洲哪个角落被发现,都会被处以死刑。
  
  那么这个赛尔维特是怎样被判定火刑的呢?
  奇怪的是这个异端分子竟被处以了两次火刑。一次是被罗马教廷,然后是被新教的日内瓦。
  1553年,赛尔维特已经化名米歇尔•迪维兰奴夫,在法国里昂附近的小镇维纳埃平静地住了12年,他一边做书刊编辑,一边行医。看起来是位模范天主教徒,甚至还是当地主教的好朋友。在假面具下生活的塞尔维特此时正忙着写另一本书。约翰•加尔文把自己的名著称为《基督教要义》,为的是重新建立真正的基督教会,塞尔维特把他写的书叫做《基督教信仰恢复》为的是摧毁基督教会。
  1546—1547年间,35岁的塞尔维特与加尔文通信。一开始,加尔文礼貌地回了信,并寄上一本《基督教要义》。不久塞尔维特将书退回,上面涂了多处侮辱性的评论。他先后给加尔文写了30封长信,这些信的口气既骄傲又尖锐。他也寄去了一本尚未出版的《恢复》,但加尔文觉得这样争论下去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他不再与塞氏通信。但是,加尔文并没有向维埃纳的罗马教会当局告发塞尔维特。
  六年之后,《恢复》一书在维埃纳郊外秘密地印刷出来。塞尔维特在书的封面上用了他名字的缩写“MSV”(即迈•塞•维),把自己写给加尔文的30封信放在附录里。
  这本书流传到日内瓦之后,被一位新教信徒写信告诉了他住在里昂的天主教徒表哥,赛尔维特的身份暴露,因此被投入监狱,等候审判。那是1553年4月。但教皇手下的人不够仔细,他在入狱第三天早晨就越狱逃跑了。愤怒之下,他们做了个假人来行刑,假人里面塞满了他最新写的书。
  而四个月之后,真正的赛尔维特出现在日内瓦。1553年8月13日他被几位弟兄辨认出来,教会认为,为了使他的异端和亵渎不再污染世界,对此顽固不化、不可救药之辈予以逮捕是合适的。
  小议会对他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审判,并且咨询了瑞士其他四个城市苏黎世、伯尔尼、巴塞尔和沙夫豪森的意见。小议会在类似的事上也向他们征求过意见,得到的回答都是“温和处置”。若这次的回答也是“温和处置”,他们打算释放塞尔维特。但是这一次,一个接一个的议会,一个接一个的教会都谴责塞氏,指出他的亵渎必须被制止,以免再伤害基督的教会。伯尔尼说,他若在这里,判决将是火刑。
  1553年10月27日,塞尔维特和他的书被一起捆在火刑架上,他就这样死于火焰之中。火刑架所在之地的这座小山叫做谢佩尔,他死时42岁。
  
  加尔文在这件事情中的位置是最令人关注的。
  实际上,当时判决塞尔维特的权力不在加尔文手里,这样的权力完全在日内瓦小议会手里。塞氏入狱的那段时间,正是加尔文对小议会影响力最小的那段时间,因为自由派与加尔文之间正在为开除教籍的权力作殊死的搏斗。
  因此在这件事情上,日内瓦的自由派们很高兴地站在了塞氏的一边。小议会专案组主席是阿米•佩兰,另一位自由派领袖贝尔特利耶也是专案组官员。
  后人指责当时的加尔文是日内瓦的“教皇”,他有这个权利并且也是他促成了赛氏的火刑,这实际上有相当大的臆想的成份。
  加尔文一直只是日内瓦的城市牧师,1555年2月的选举之后,四位支持加尔文改革的人当选行政长官和议员。同年,失败了的自由派企图在城里掀起一场暴动,大小议会终于忍无可忍。自由派被带来审问,贝尔特利耶、旺代尔和其他闹事的自由派一共七人被处死,佩兰和他老婆逃到伯尔尼去了。在这之后,日内瓦成为全世界宗教改革的大本营,加尔文在某种意义上才成为对议会决定有重大影响的人。
  而且,即使在当时,加尔文也是唯一请求对赛氏不使用火刑的人。但加尔文确实在塞氏的死上有份,他要求议会逮捕塞氏,他起诉了塞氏,他在小议会进行了多次的辩论,证明此人的异端威胁基督的教会。虽然在真正判决时加尔文没有参加,但他确实是同意的。尽管他反对使用火刑,加尔文也曾写过一本小册子,称塞氏为“那个自取灭亡的……异端分子”,并为处死塞氏辩护。
  其他的新教领袖也都同意此死刑。个性温和,一直倾向于和平、妥协的德国宗教改革领袖梅兰希顿写信给加尔文说:“基督的教会会感激您……您的政府所作的处死这个亵渎者的决定完全符合一切法律。”
  
  今天,我们也承认加尔文与赛维斯特火刑事件有不可推却的关系,但有谁,处在那样的位置中,能与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呢?
  多年之后,在塞氏赴刑的山坡上立着一块石碑,上面用法文刻着下面这段文字:
  我们是改教者加尔文的忠实感恩之后裔,特批判他的这一错误,这是那个时代的错。但是我们根据宗教改革运动与福音的真正教义,相信良心的自由超乎一切,特立此碑以示和好之意。
  1903年10月27日

  在20世纪抚今追昔,令我们伤心的是,虽然加尔文在他所写的著作中,在他所行的许多事情上,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时代,指出了一条宽容与自由,政府与宗教分离,每个人应以自己的良心来相信上帝的路,但是在处理塞尔维特事件时,加尔文与他同时代的人还是没有两样。
  
(《加尔文传》作者:茜尔•凡赫尔斯玛{美国} 译者:王兆丰,定价:26.00元 华夏出版社2006年3月出版)
  



上网时间: 2006-06-28 
来 源: 感谢授权信仰之门
共有1834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加尔文神学与新教传统——评《加尔文传》
  • 下篇文章:从所多玛到上帝之城——约翰•加尔文在日内瓦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从所多玛到上帝之城——约翰•加尔文在日内瓦
    加尔文与塞尔维特火刑事件
    加尔文神学与新教传统——评《加尔文传》
    加尔文:自由之城的奠基人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加尔文的经济神学思想 ─ 职业无分圣俗
    宗教改革两巨人--浅论马丁路德与约翰加尔文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