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文艺节目>>波斯王后(第六场 泣筵) 打印
波斯王后(第六场 泣筵)
作者: 亦文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时间: 474 B.C.,亚哈随鲁王第十二年二月,犹太历以珥月18日
地点:以斯帖宫

[二道幕外]
尼希米 [边自言自语边上场]: 今天也摆筵,明天也摆筵,天天都摆筵,摆筵就要吃肉,吃肉就要喝酒,喝酒就会想到我这个小酒童。谁叫我小呢?小就被人呼来唤去。谁又叫我是犹大人呢?犹大人就要被人欺负。摆酒就摆酒吧,清酒浓酒摆了一桌子,还嫌酒色不够。差我就差我吧,王的宫中差我不算,王后的宫中也差我。我们这位王后,作了五年王后没请过一次客,现在一请连请两天。王后啊王后,你请谁不好,偏要请我们犹大人的大仇敌哈曼?—— 唉, 王后又不是犹大人,跟她有什么好说的?前两天末底改托人去求王后,王后不但不向王进言,反而接连请哈曼赴筵。也难怪,现在通国上下谁不奉承哈曼?谁不奉承哈曼,哈曼就指认谁是犹大人,在亚达月十三日杀他的全家。一个孤女王后,难道不怕别的妃嫔指认她是犹大人吗?王后啊王后,你讨好哈曼我不怪你,可你为什么指名要我来席间伺候,叫我在这事上有份?咳,谁让我小呢?谁又让我是犹大人呢?反正亚达月十三日那天,我出宫去和末底改、以斯拉他们一起赴难,虽然我是王宫里的犹大人,我可不怕死。

[幕启]
[以斯帖盛装朝服,俯伏在筵前默祷]

尼希米:王后,您怎么啦?!

以斯帖 [抬头举目]:尼希米,你来了,你来了就好。

尼希米:王后,你没事吧。

以斯帖:我在向我的神祷告,求祂在亚达月十三日那天,仍存留我和我本族的气息。

尼希米 [苦笑]:亚达月十三日,那是我们犹大人的末日,这话应该由我说才对。

以斯帖:我也是犹大人。

尼希米:别开玩笑了,您若是犹大人,就不会叫以斯帖。

以斯帖:我还有一个希伯来名字,叫哈大沙。

尼希米:番石榴?!

以斯帖: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尼希米:我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

以斯帖:亚伯拉罕的神就是我的神。

尼希米:我的神是以撒的神。

以斯帖:以撒的神就是我的神。

尼希米:我的神是雅各的神。

以斯帖:雅各的神就是我的神。

尼希米;你真是犹大人?[转而黯然] 王后,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的,何必让您和我们一起死呢?

以斯帖 [痛苦地]:为什么?难道我做了外邦人的王后,连和族人一起赴难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尼希米:王后,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何必白白多搭上一个人的性命呢?你是一个女子,我们又能指望您做什么?吃喝快乐吧,安尊享荣吧!您既以犹大人为耻,我的神又何曾是您的神?至于我尼希米,是不会泄密的,连末底改我也不会告诉。
 
以斯帖:我从未以犹大人为耻。末底改是我的养父。

尼希米:您别骗我了。

以斯帖:我是末底改的堂妹,睚珥的侄女,示每的孙女,基士的曾孙女,扫罗王的族裔,便雅悯支派的后人。是末底改嘱咐我,不可将籍贯宗族告诉别人,我只是遵行他的命令,一如他抚养我的时候。

尼希米:怪不得末底改,不求告别人,单单托话给你;怪不得末底改发现了辟探和提列的阴谋,不通过长官上报,而通过你;怪不得末底改在女院门口行走了一年,只为了打听你的后事如何?但是以斯帖王后,你做了五年王后,穿金戴银,锦衣玉食,又为犹大人谋过什么福祉?!为本族的人求过什么好处?!说过什么和平的话?!您只管遵行末底改的嘱咐吧,过了亚达月十三日,就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世之谜了。

以斯帖[忍辱负重地]尼希米,如果我贪生怕死,何必今日告诉你我的身世?如果我贪生怕死,何必昨日冒死见王?如果我贪生怕死,何必在补过逾越节的前夜私会末底改?

尼希米:那你,你为什么还不向王进言?

以斯帖:有时候,神要我们在祂面前等待。

尼希米:等待?!王的旨意明发全国,已有一个多月;末底改托言给你,已是第四天;你请哈曼赴筵,也已是第二次了。难道要象出埃及那样等八十年吗?难道要象入迦南那样等四十年吗?难道要象重建圣殿那样等七十年吗?只要等上一年,我们就都灰飞烟灭了!

以斯帖 [语重心长地]:尼希米,你既有祭司般的敬虔,也有君王般的威严,更有先知般的勇气。但是你缺少一样,那就是如何在神面前禁食等候,向神求问当说的话。或许,等你长大了,也到了被人误解的年龄,才会体会到我现在的处境和心情。[咳嗽]

尼希米:王后,王后!

以斯帖:尼希米,你可曾想过?我闻信那天,已有三十天没有见过王,亦不知王在那个月里去过哪里,见过哪些人,做了哪些事?哈曼要灭绝犹大人,而我却不认识哈曼。我若不禁食等候,岂不处处被动?尼希米,你可曾想过?瓦实提只因没有奉旨赴筵,就被废立;我擅自见王,那是明令禁止的事,王跟前的七大臣七太监,正愁自己家族的女子不能成为王后,屡屡召聚童女夺宠,他们岂肯放过这个置我于死地的机会?尼希米,你可曾想过?王向我伸出金杖,赦免我的死罪,这已是旷世奇恩;我若进而求王赦免我本族的性命,王岂不觉得我在得寸进尺?我在明处,哈曼在暗处;满朝文武,是敌是友,暧昧不明。我若贸然暴露自己的身世,斥责王的首席大臣,质询王一个月前颁布的圣旨,不仅丢了自己的性命,也丢了全族得拯救的机会。生死相搏,一击不中,便没有再击的机会。所以昨天,神只让我做一件事,就是单单邀请王和哈曼赴筵。不错,我请哈曼赴筵,请哈曼吃肉,请哈曼喝酒;但我亦看清了他的面目,知道了他的喜好,熟悉了他的辞令。他和王提起亚达月的事,始终只说“那一种民”。如果王对犹大人深恶痛绝,哈曼必然明言;哈曼闪烁其词,必是心有顾忌。我这才知道,王被蒙昧至今。当王在席间第二次问我,我本想在那个时候求王,但我开口之前,先默祷天上的神,先知以赛亚的话便临到我,“等候耶和华的必不至于羞愧”,所以开出口来,我只说:“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愿意赐我所要的,准我所求的,就请王带着哈曼再赴我所要预备的筵席。”

尼希米:你怎知今天的筵席,便是耶和华命定的时刻?

以斯帖:在三天三夜的禁食等候中,我求问神,当如何向王祈求;我也求问神,当何时向王祈求。若今天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必有神的印证。扫罗王对神的亏欠,今日要在我这个便雅悯小女子身上追回。尼希米,从今日起,我与你共命运。

尼希米:哈大沙,我也与你共生死。

以斯帖:你在王前供职多年,古列王和大利乌王当年的恩旨大意,你都记得吗?

尼希米:凡是关于被掳回归人的旨意,我都记得。

以斯帖:好,愿神纪念我们,施恩与我们。

[幕内传来哈他革和众宫女的嬉笑声]

内宫女甲的声音:你们看,哈曼这个样子多滑稽呀!

内哈曼的声音[声嘶力竭]: 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内宫女乙的声音:哈曼大人,你不是说你自己吧?

内宫女甲的声音:哈哈,王所喜悦尊荣的人,怎么落到给别人牵马坠镫的地步啦?

内哈他革的声音:他昨天来赴筵的时候多神气呀?正眼也不瞧我们一眼。

内宫女乙的声音:那坐在马上的是谁呀?

内哈他革的声音:好象是那个披麻蒙灰的犹大人末底改。人要衣装,神要金装,他穿了王的朝服,骑了戴冠的御马,还真象是王喜悦尊荣的人咧!

内哈曼的声音[渐渐远去]: 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以斯帖和尼希米面面相觑]

内哈波拿的声音:亚哈随鲁王驾到。

[哈他革和众宫女慌乱中上场]

哈他革:光顾看哈曼的笑话了,酒筵也忘了预备。

宫女甲:爱琴海的鲜鱼呢?

宫女乙:希底结河的活虾呢?

哈他革:撒狄城的葡萄呢?

以斯帖:哈他革,筵席已经齐备,你们到廊柱下候命吧,这里只要尼希米一个人伺候就够了。

[哈他革和众宫女下场]
[亚哈随鲁携哈波拿上场]

哈波拿:亚哈随鲁王驾到。

以斯帖 [行礼]:以斯帖拜见尊贵的王。

亚哈随鲁:起来起来。好丰盛的筵席!快快入席,有一件特别痛快的事,边吃边告诉你,只怕连你自己都忘记了。

以斯帖 [环顾]:王和我的客人尚未入宫,我们如何开席?

亚哈随鲁:噢,哈曼还没到。[靠在卧榻上]什么时候,也该请末底改赴筵。

以斯帖[微惊]:王何出此言?

亚哈随鲁:我说吧,你也把这件事给忘了。

[尼希米摆酒]

以斯帖:客人未到,先不要摆酒。

亚哈随鲁:哈曼怎么还没到?哈波拿,你去到他家,催他即刻赴筵。

哈波拿:是。[下场]

亚哈随鲁:昨天晚上,从你这里回宫,居然睡不着觉。寻常那些消遣我已腻烦,便叫哈波拿念历史书给我催眠。从我做王储起,我一听历史书上的人名和年份就能睡着。念呀念,就念到末底改的名字,那时我还没想起来;又念到辟探和提列的名字,这两个刺杀我的人,我是不会忘起的。那年,末底改识破了两人的阴谋,通报给你,你又报告给我,这才把那两人挂在木头上。

以斯帖:末底改立此奇功,王可曾赐他什么尊荣与爵位?

亚哈随鲁:不愧是我亚哈随鲁的王后,那正是我想问的。史书上居然不曾记下任何赏赐。正好哈曼求见,我就问他,当如何对待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对尼希米] 这个末底改,还是你的本族呢!

尼希米:我们犹大人都是好样的!

亚哈随鲁:你们犹大人确实很有意思。[对以斯帖]哈曼的主意倒是不错,我便让他将御服御马赐给末底改,游遍全城,并在他马前宣告。既然是哈曼出的主意,他一定遵行得最好。

以斯帖:我一直以为,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只有哈曼。

亚哈随鲁:哈曼虽然能干,却没有救驾之功,何况他近来……

[哈波拿拉哈曼上场]

哈曼:哈波拿,你总得让我把帽子戴正吧!御前失仪,你比我知道是什么罪名。

哈波拿:圣谕煌煌,传哈曼即刻赴筵。

亚哈随鲁:谁在外面?

哈曼[狼狈地]:哈曼见驾。

亚哈随鲁:哈曼,你可是越来越不象话了,这个样子就来赴筵了。

哈曼:都是末底改,噢,不,都是哈波拿,噢,也不,都是臣不好。

亚哈随鲁:哈曼,不要以为你的爵位超过与你同事的一切臣宰,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我亚哈随鲁要抬举谁,就抬举谁;我使谁升高,谁就升高。女人中我抬举了以斯帖,男人中我抬举了你。可为什么一个知白守黑,另一个却是得寸进尺?!

哈曼:臣惶恐……

亚哈随鲁: 王后以斯帖啊,你要甚么?我必赐给你;你求甚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

以斯帖[缓缓跪倒]:我有所要,我有所求,今日必照王所问的说明,请王先听我唱一首短曲。

[取瑟而歌] 故国三千里,
   深宫已经年。
   一曲大卫诗,
   双泪落君前。

[以斯帖和尼希米泣下]

以斯帖: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

亚哈随鲁:你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女吗,哪来的本族?

以斯帖:王还记得我蒙召那晚唱的无题曲吗?那便是我本族亡国的歌。我的故国亡于亚述与巴比伦,已有百余年。本朝开国以来,我的本族与各族各国的民一样,与王进贡、交课、纳税,从未使王受亏损。我的本族虽然散居各省,却从未流窜滋事。我的本族虽然严守经上的诫命,也遵循国中的律例。我的本族虽然敬畏天上的神,亦顺服地上的王。王若不信,现有先王旨意为证。王若查看历史书,必能念到古列王的恩言——

尼希米 [诵]:波斯王古列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祂建造殿宇。在你们中间凡作祂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的殿,愿神与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无论寄居何处,那地的人要用金银、财物、牲畜帮助他;另外也要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献上礼物。

以斯帖:虽有先王恩旨,本族的仇敌贿买谋士,控告被掳回归的族人,所幸王的父王又下了一道严旨,保护我的本族。王若查看历史书,必能念到大利乌王的旨意——

尼希米 [诵]:我又降旨,吩咐你们急速拨取贡银作他们的经费。他们与天上的神献燔祭所需用的,都要按耶路撒冷祭司的话,每日供给他们,不得有误;好叫他们献馨香的祭给天上的神,又为王和王众子的寿命祈祷。我再降旨,无论谁更改这命令,必从他房屋中拆出一根梁来,把他举起,悬在其上,又使他的房屋成为粪堆。若有王和民伸手更改这命令,愿那使耶路撒冷的殿作为他名居所的神,将他们灭绝。我大利乌降这旨意,当速速遵行。

亚哈随鲁:唔,看来我读的历史书还是太少,这些事情竟从未听说。唉?说了半天,王后的本族究竟是谁呀?

以斯帖:我的本族就是尼希米的本族,尼希米的本族就是末底改的本族。

亚哈随鲁:难道你是犹大人?

以斯帖:我正是犹大人。因我和我的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也闭口不言,因我们原是王的奴仆;但我的本族若从地上抹除,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

亚哈随鲁:哈波拿,犹大人一年能交多少赋税?

哈波拿:回王的话,犹大人一年能交五千他连得银子,为通国的三分之一。

亚哈随鲁:擅敢起意如此行的是谁?这人在哪里?

以斯帖: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由跪姿站起]

哈曼 [仓皇跪倒]:王息怒![膝行时跌落帽子,又撞翻酒食] 王息怒!

亚哈随鲁 [盛怒之中,拂袖下场]:来人!来人!

哈曼 [转身求告以斯帖]:王后救命,王后,我要是知道王后的本族是犹大人,我怎敢动这样的念头。其实,我就是看不惯犹大人中那个叫末底改的败类,他又老又倔,王后见了也不会喜欢的。

[亚哈随鲁携二侍卫复上]

以斯帖 [退后,靠在卧榻上]:不许你侮辱我的养父!

哈曼 [惊惧中身子前扑,伏在以斯帖所靠的卧榻上]:啊!

尼希米:放肆!

亚哈随鲁 [大怒,对侍卫说]:他竟敢在宫内,在我面前,凌辱王后吗?

[二侍卫蒙了哈曼的脸,拖他下场]

哈曼:王救命!王后救命!

亚哈随鲁:慢!

哈曼:王开恩!

亚哈随鲁:先将他手上的戒指追回!

二侍卫:是![剥下哈曼手上的戒指还给亚哈随鲁]

亚哈随鲁 [一边带戒指]: 哈波拿, 你说怎样处死哈曼?

哈波拿:回王的话,刚才我奉旨到哈曼家中催他赴筵,看到他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作了五丈高的木架,立在院中。

亚哈随鲁:正好把他自己挂上去。

二侍卫:是![拖哈曼下场]

亚哈随鲁:朝中除去这样一条蠹虫,真该好好庆祝一下,不然玛代波斯荣耀之国的丰富,和王美好威严的尊贵如何彰显?

以斯帖 [卸去朝服,露出麻衣,俯伏在亚哈随鲁脚前,泪流满面]:哈曼虽除,但他奉王的名所写、用王戒指盖印的谕旨不能废除,我纵是王宫里的犹大人,又何忍见我本族的人受害、何忍见我同宗的人被灭呢。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若喜悦我,求王容我披麻蒙灰,出宫与族人一同赴难。

亚哈随鲁 [伸出金杖]:王后以斯帖,我赦你麻衣入宫之罪。我要将你本族仇敌哈曼的家产都赐给你。仿我父王大利乌王年间但以理例,抬举你的养父末底改,使他高升作我的宰相,赐他蓝白两色的朝服、紫色细麻布的外袍及大金冠冕。已发的王旨虽不能废除,但你和你的养父可以起草新的王旨,并用我的戒指盖印颁发。[摘下戒指递给以斯帖]

[以斯帖欲起身接受戒指,却因心力交瘁而昏倒]

亚哈随鲁:以斯帖——

哈波拿:王后——

尼希米:哈大沙——

[幕闭]



上网时间: 2006-04-06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30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波斯王后(第五场 设谋)
  • 下篇文章:波斯王后(尾声)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波斯王后》后记
    波斯王后(尾声)
    波斯王后(第六场 泣筵)
    波斯王后(第五场 设谋)
    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