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文艺节目>>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打印
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作者: 亦文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第四场 哭墙

时间:BC474,亚哈随鲁王第十二年二月,犹太历以珥月13日,补过逾越节前夜
地点:以斯帖寝宫及女院墙根

[幕启]
[众宫女围坐听以斯帖唱歌]

以斯帖 [自弹十弦瑟,唱] 至高神兮,是我牧人;
   爱我怜我兮,使我充盈。
   碧草绿茵,常得安坐;
   芳芷兰汀兮,许我憩停。
   虽经死谷兮,我亦无惧;
   因有圣名兮,引我同行。
   义路虽幽,窄门虽微,
   或杖或竿兮,扶持我灵。
   扶持我灵兮,我灵苏醒。
   以筵犒我,强敌若轻;
   以油膏我,哪哒香馨;
   以酒赐我兮,福杯满盈。
   我一生一世兮,必蒙慈恩。
   我且要入祂殿中兮,万世莫更。1
   
[曲毕,众宫女拍手称好]

宫女甲:王后唱得真好!

宫女乙:王后弹得也好!

宫女丁:王后,您首次蒙召的那个晚上,是不是也唱这首曲子?

[以斯帖神情落寞,踱到窗口远眺]

宫女戊:王后再给我们唱一支曲子吧!

宫女甲:别说了,你没看见王后有点不高兴吗?

宫女戊:哎,近来王后好像一直都不太高兴。

宫女乙:难怪嘛,今天是第三十天了。

宫女丁:原来王后是为了这个不高兴啊!

宫女甲:我看未必,我跟了王后那么多年,她一直是这样冷冷淡淡的。蒙召的日子,也没见她特别高兴;不蒙召的日子,也没见她特别不高兴。连王把王后的冠冕戴在她头上的那一刻,也没见她开心大笑过。

宫女戊:王后得有王后的矜持,哪能象你我这样嘻嘻哈哈地?

宫女乙:你们听, 你们听,王后在说什么?

以斯帖[自言自语]:我宁可一生一世住在你的殿中,瞻仰你的荣美,在你殿中求问2。

宫女丁:王后不是已经住在王宫的大殿中了吗?

宫女乙:你只听见前半句,没听见后半句。

宫女甲:可不是嘛,王后不仅要住在殿中,还要瞻仰王的荣美呢。王三十天没有召见王后,王后就有三十天没有看见王的荣美啦。

宫女乙:快听,快听,王后又说话了?

以斯帖:我的心仰望你,我素来依靠你,求你不要叫我羞愧,不要叫我的仇敌向我夸胜3。

宫女乙:听见没?一个国的王后素来仰望依靠的,除了这个国的王,还有谁?

宫女丁:我也听出来了,王后在求王不要再冷落她,不要再叫别的妃嫔向她夸胜啦。

以斯帖: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导我,教训我,因为你是救我的神,我终日等候你4。

宫女乙:王后终日等候王,而王却早已把王后忘记了。

宫女甲:你们还记得,王和王后最后在一起是什么时候吗?

宫女丁:应该是新年过诺鲁节的时候,王和王后一起用牛羊血和豪麻酒向诸神献祭的日子。

宫女戊:啊,对了对了,点完圣火,向诸神上祭的时候,王后晕倒了。

宫女乙:王会不会恼怒王后在阿胡拉神祗前失仪,所以再也不召见她了?

宫女甲:这可说不准哪,瓦实提王后主持祭神大典的时候,可没出过这样的岔子。

宫女戊:可别这么说,我记得,诺鲁节以后,王还让那个犹大小酒童尼希米送来过一壶好酒呢!

宫女乙:那壶酒送来以后,也快一个月了,却再没有王的消息。

宫女丁:我们这位以斯帖王后,什么都好,就是对敬拜诸神的事不太上心。难道她就没有喜欢人逢迎的本族的神?

宫女甲:你忘了,我们的王后生来是个孤女。不要说本族的神了,她连本姓本家都说不上来。

宫女乙:幸好咱们的王后是孤女。你看七大贵族的小姐们,没有做王后,眼睛就弹到天上去了,如果她们中的一个做了王后,那还不就是瓦实提王后第二?还有我们的好日子过呀?

[宫外隐隐传来哀号哭泣的声音]

以斯帖:你们听,那是什么声音?

[众宫女侧耳聆听]

宫女丁:莫不是寒号鸟的叫声?

宫女乙:胡说胡说,初夏哪有寒号鸟的叫声?

宫女戊:莫不是丝弦乐器的声音?

宫女甲:你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王怎会与别的妃嫔弹琴作乐?

宫女乙:依我说呀,是铁马金戈的声音,王又在阅兵啦!

宫女甲:你也在胡说,哪有半夜阅兵的道理?

宫女乙、宫女丁、宫女戊[同声]:那你说是什么声音?

宫女甲:我、我觉得是电闪雷鸣的声音。

宫女乙、宫女丁、宫女戊[同声]:你猜的也不比我们的高明。

[哀号哭泣的声音的声音中有人悲呼“耶和华”和“弥赛亚”]
[灯光在天幕上印出末底改跪在灰尘中的剪影]

以斯帖 [惊觉]:哈他革呢?他到哪里去了?

众宫女 [面面相觑,彼此诘问] 哈他革?哈他革到哪里去了?

哈他革 [匆匆上场]:王后,王后,外面好象出事了!

以斯帖:什么事?

哈他革:有一个人穿着破衣烂衫,披麻蒙灰,在朝门外的阔地痛痛哀哭,又托尼希米来找小人,求小人向王后进言。

以斯帖:你见到这个人了吗?

哈他革:这两天满街都是灰头土脸的人,小人躲都躲不及,谁愿意招那个晦气?尼希米硬拖我去,我不得不去。一见面啊,小人就认出来了-- 就是那年通报两个门吏轼君谋反的那个门吏。

宫女甲:哎呦呦,哈他革, 你在说什么呀,什么一个门吏,两个门吏,到底是哪个门吏呀?
以斯帖:我知道那个门吏是谁。他要和我说什么?

哈他革:他、他说他叫末底改——

以斯帖:还有呢?

哈他革:还、还有—— [情急之下,从怀中抽出旨意的抄本,递给以斯帖]:末底改说,王后看了这道旨意,就全明白了。

以斯帖 [看完旨意,跌坐在卧榻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祸事临到犹大人身上?莫不是犹大人得罪了什么人?

哈他革: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末底改说,犹大人得罪了亚甲族的哈曼大人。

以斯帖:即便得罪了哈曼,王怎会下这样的旨意?莫非哈曼许了什么好处?

哈他革: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末底改说,哈曼应许捐一万他连得银子入王的府库。

以斯帖:难道末底改在这件事上有份?

哈他革: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末底改说,他不肯跪拜哈曼大人,才招来这样的祸事,所以求王后在王面前为他和他的本族求情。

以斯帖 [复看旨意]:亚哈随鲁王十二年尼散月十三日--尼散月十三日,那不是逾越节的前夜吗?事已至此,我又能做什么?难道末底改不知道,波斯王的旨意,一旦盖上御印,明诏天下,就如铁板钉钉,连王本人都无法改变?

哈他革: 哦……

众宫女 [同声]: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末底改说——

哈他革 [又窘又恼]:那你们说吧!

以斯帖:不用说了,我都已明白。哈他革,你取一套衣服,请末底改换上,并对他说:“王的一切臣仆,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个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现在我没有蒙召进去见王已经三十日了。”

哈他革:哎哟哟, 这么长一段话,我、我可记不住。

众宫女 [同声]:哎哟哟,哈他革,你的岁数难不成都活在狗身上了?

以斯帖:哈他革,你把这话告诉末底改,如果他还想见我,请他脱下麻衣,换上常服,到女院墙根下等我,就是他以前每日在那里行走,为要得知我平安不平安的地方。

宫女甲:王后,你要亲自去见那个门吏?

以斯帖:我想,末底改一定还有更重要的话告诉我。

[哈他革应命而下]
[众宫女簇拥以斯帖下]
[末底改的身影从幕后渐渐移向台前]
[幕后又隐隐传来以色列人哀号哭泣的声音]
[灯光在天幕上印出四个以色列人哀哭争论的剪影]

便雅悯人甲:耶和华神啊,为什么让这样的灾难降到我们身上,难道我们今生今世不曾住在你的殿中,瞻仰你的荣美,求问你的心意?

便雅悯人乙:是啊,神啊,难道我们不曾素来依靠你?终日等候你?你为什么要撇弃我们,不来救我们?难道你忘了我们是你仆人亚伯拉罕的子孙哪!

犹大人甲:若不是末底改这个疯子,神怎会让这样的横祸临到以色列全族?

犹大人乙:对啊,至高神啊,全能的主,你让末底改他和他的全家去死吧,求你存留我们的性命。

犹大人甲:算他是便雅悯人,算他为扫罗王出气!

犹大人乙:便雅悯支派还能出什么好的吗?愿当年弃绝扫罗王的耶和华神,如今也弃绝便雅悯人末底改。

便雅悯人甲:我们便雅悯人才不认这个败类呢。这样的人本当逐出以色列人的会。

便雅悯人乙:乳养末底改的人有祸了。愿神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犹大人甲:末底改在会堂里混了几十年,竟看不出他是这样一个罪人。

犹大人乙:我可早就觉得他不对劲了。去年,我替我侄儿娶了一个摩押媳妇,他到我家好说歹说,硬要拆散这件婚事。都和他那么死板,还不都得和他一样打光棍,咱们以色列人还怎么生养众多,传宗接代?何况那个摩押女子带来的嫁妆,足够买五座葡萄园哪!

犹大人甲:算他敬虔!他若真的敬虔,为什么把养女送到外邦人的后宫当妃嫔?!

便雅悯人甲:其实我也看不惯他道貌岸然的样子。大前年,我不过送儿子到神像铺学手艺,给他撞见,数落了我大半天。我拗不过面子,只好把儿子接回来。如今和他一起入门的几个巴比伦学徒,已经期满出师,赚大钱啦!多好的一门手艺哟!咱们在外邦人中都住到第三辈了,还能穷讲究到哪儿去呢?好歹混碗饭吃呗!

犹大人甲:算他敬虔!他若真的敬虔,为什么要在书珊宫中当门吏,一当那么多年?!

犹大人乙:我就不信,他当了那么多年门吏,不曾向人跪拜过。

便雅悯人乙:二十多年前,我就看出他是个爱出风头的人。那年,为重建城墙捐钱,他把一年的俸禄都摆上,非要每个人都照他的例子捐,我少捐了二十他连得,他追到我铺子里软讨硬磨。他没有家累,当然落得大方,难道要我们和他一样,一辈子住会堂边上那种土房吗?我省下的钱放给外邦人生息,已经赚了七倍回来了。

犹大人甲:算他敬虔!他若真的敬虔,为什么当年不随设巴萨和所罗巴伯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去?!

犹大人乙:就是呀,他若真的敬虔,为什么自己不和哈曼拼命?反要搭上我们的性命,流无辜人的血?!耶和华神啊,求你鉴察这个罪人的心。

便雅悯人甲:他以为他是谁呀?

便雅悯人乙:他自己封自己是先知吗?

犹大人甲:难道神的话临到他如同临到哈该和撒迦利亚吗?

犹大人乙:他以为他可以做以色列的王吗?

犹大人甲:以斯拉来啦,咱们找他诉诉苦,想想办法。

[以斯拉上场]

便雅悯人甲:以斯拉啊,为什么有这样的灾难降到我们身上,难道我们今生今世没有听你的教训,不曾住在神的殿中,瞻仰神的荣美,求问神的心意?

便雅悯人乙:是啊,以斯拉啊,难道我们不曾素来依靠神?终日等候神?神为什么要撇弃我们,不来救我们?难道神忘了我们是我祖亚伯拉罕的子孙哪!

犹大人甲:以斯拉啊,巴不得我们的父兄早死在耶路撒冷城破之日,或是死在巴比伦的内外城的夹道里,为什么神要领我们到书珊城,还要等到亚达月才取我们的性命?!不如现在就击杀我们倒好!

犹大人乙:以斯拉啊,亚达月十三日,我们和妻儿必倒在刀下,我们的财物必被掳掠,我们跪拜亚玛力人岂不好吗?

便雅悯人甲:你为什么要护着末底改,和亚玛力人为敌到底呢?我们又为什么要遵循你的教训等死呢?

便雅悯人乙:我们不如把末底改绑起来杀了,割下他的头献给哈曼大人,哈曼大人一看,并不是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象末底改那样古板混帐,或许就放过我们了。

以斯拉:我算什么,你们的怨言不是向我发的,乃是向耶和华发的。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年设巴萨召聚被掳的犹大人回归耶路撒冷,重建圣殿城墙,你们在帕萨尔高特也这样大发怨言。这两年我召聚众人回归,也听了你们不少的怨言。如果末底改对哈曼又跪又拜,你们就不发怨言了吗?你们岂不说他奴颜婢膝,厚颜无耻吗?如今末底改对哈曼不跪不拜,你们又责难他拖累了你们。末底改显露自己的身份,要受你们的嘲笑;末底改的养女在外邦人的宫中隐藏自己的身份,也要受你们的嘲笑。但以理和他的同伴因不肯跪拜金像,被扔进火窑的时候,你们在巴比伦的父兄岂不也和你们一样,笑他们不识时务吗?撒玛利亚的仇敌贿买谋士,控告你我回归的弟兄,阻扰圣殿和城墙的重建,你们在亚玛他城的父兄不也和你们一样,笑他们不识好歹吗?我要怎么对你们说话呢?哈该向你们呼吁,你们不悔改;撒迦利亚向你们宣告,你们不复兴。你们终日住在天花板的房屋里,守着自己的葡萄园,自然不必在断墙残垣中出力,也不必在朝门前和亚玛力人争斗。

犹大人甲:你说我们只会发怨言,那你和末底改除了指责我们,又做了什么?难道你就不怕亚玛力人?

以斯拉:亚玛力人怎么样?非力士人又怎么样?哈曼又怎样?法老王又怎样?当纪念主是大而可畏的。我为你们所犯的罪,惊惧忧闷,禁食祷告已有三天, 你们也当同样在神面前认罪;末底改前赴朝门,祈求等候宫中的拯救,是神在多年前为我们预备下的番石榴树,我们也当象他一样祈求等候。约书亚与亚玛力人作战时,摩西在山上高举神的杖,亚伦和户珥一边一个扶着摩西的手,直到日落。摩西何时举手,以色列人就得胜;何时垂手,亚玛力人就得胜。如果我们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就用忧伤痛悔的心来补过逾越节,效法摩西、亚伦和户珥的样式。

[灯光转暗,众以色列人和以斯拉的身影消失]

末底改 [汗滴如血]:耶和华神啊,我当如何行?我宁愿众人的罪都归到我身上。

哈他革 [上场]:喂,犹大人,这是王后赏你的衣服。[扔在地上] 王后说啦,她是不会为了你这种人,冒冒失失去见王的,你回家自己想办法吧。

末底改 [惊怒]:以斯帖王后是这么说的吗?

哈他革:王后说的话,还容得你挑理哪?王后要不是这么说,还用得着我多跑这一趟吗?你要是不死心,只管到女院的墙根下去等她,反正,你这身麻衣,是不能进宫门的。[下场]

末底改 [起身跌跌撞撞走到宫墙根下]:这是我的哈大沙说的话吗?

以斯帖 [从另一边上场,聆听末底改的声音]:这是末底改的声音吗?

末底改:哈大沙?!

以斯帖:是我!末底改,是你吗?!

[两人各在墙的两面寻求对方的声音]

末底改:以斯帖王后,我以为你早把你的希伯来名字忘了。

以斯帖 [受伤地]:末底改, 我何处得罪你?你、你要向我说这样扎心的话?!

末底改:做了五年的波斯王后,我想你大概已经喜欢上你的波斯名字了。

以斯帖:难道当年不是你叮嘱我更名以斯帖的吗?

末底改:叫惯了新名字,很容易让你忘记自己是谁。

以斯帖 [痛苦地]:我遵循你的嘱咐命令,一如在家的时候一样,没有将籍贯宗族告诉人,你为什么反过来质问我?!

末底改:我让你隐姓埋名,并不是叫你在王宫里强过一切犹大人,得免这祸。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灭亡。

以斯帖:末底改,你为官多年,难道不知道擅自见王的必被治死,我这样死了,与事何补?

末底改:哈大沙,你应该还记得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以斯帖:你从小告诉我,哈大沙就是番石榴。

末底改:你还记得为什么你的父母要给你起这个名字?

以斯帖:那是因为先知以赛亚说,神的拯救如旷野的番石榴树。

末底改:女子如何能成为神的拯救?

以斯帖 [泪下]:那是因为我的父母和所有以色列父母一样,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成为弥赛亚的母亲,可是这棵番石榴树再也不会结好果子-- 弥赛亚是不会出生在波斯王宫的。让番石榴树在旷野剪除,让香柏树、皂荚树、野橄榄树、松树、杉树、并黄杨树在沙漠中发旺生长吧!
末底改:哈大沙,你听我说,若犹大人从你处得解脱,蒙拯救,你依然是代替蒺藜的番石榴。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么?

以斯帖:哈他革大概没有告诉你,王已经三十天没有召见我了。

末底改:三十天——

以斯帖:你觉得那样的一位王,还会向我伸出金杖吗?

末底改:只要神与你同在,番石榴必发芽吐蕊。先知耶利米曾说,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护卫男子。

以斯帖:先知说的必不是我!

末底改:哈大沙,想想底波拉和雅亿!

以斯帖:我没有底波拉的胆识,也没有雅亿的勇气。

末底改:哈大沙,你不可妄自菲薄。

以斯帖 [悲伤地]:妄自菲薄?在家的时候,我菲薄自己不是一个男孩,我若是个男孩,便能献给上主做拿细耳人。然而那时,我尚能自慰是以色列的童女。在女院的时候,我菲薄自己再也不能回归故土,我若能回归故土,便能瞻仰圣殿的荣美和城墙的庄严。然而那时,我尚能自慰有无愧的良心。如今,何须我自己菲薄,我的嘴唇已沾染了祭过偶像的酒肉,肚腹中存留过不洁净的食物。我也曾在偶像面前屈膝,在安息日陪王伴驾。我这个不洁净的人,又住在不洁净的民中……

末底改:哈大沙——

以斯帖:为了遵循你的严嘱,逾越节我不能吃羔羊的肉,无酵节我不能吃无酵饼和苦菜,初熟节我不能献初熟的新穗,七七节我不能随众献新素祭,吹角节我不能追随角声,住棚节我不能支搭棕树枝柳树枝的帐棚,赎罪日我也不能禁食。

末底改:历年耶和华各样的节期,我都已替你献上一份平安祭。每年赎罪日我也都替你献上一只绵羔羊。哈大沙仍属耶和华的会,耶和华神是鉴察内心的神。有多少以色列的男子,不如你这住在不洁之民中的女子。

以斯帖:你从小教训我谨言慎行,廉耻自守,一味顺服,佩戴沉静寒素的记号。

末底改:我也教训你开口就发智慧,舌上有仁慈的法则。你是敬畏耶和华的女子,神的灵必赐你当说的话。

以斯帖:可惜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你劝慰我到现在,我仍是如此,因我生来是拙口笨舌的。

末底改:谁造人的口呢?谁使人口哑、耳聋、目明、眼瞎呢?岂不是耶和华吗?不要说你,摩西当日蒙召的时候,他岂不也是这样推托吗?

以斯帖:我不是当日的摩西,不要让我挑这样的重担。

末底改:你虽然不是当日的摩西,但神还是当日的神。

以斯帖:摩西见了法老,奉神的名说话,法老反而苦待他的本族,一点也没有拯救他们。

末底改:可是,最终出埃及、过红海的又是谁的本族呢?神既能兴起埃及王子的摩西,也必能兴起波斯王后的你。

[以斯帖沉默]

末底改:哈大沙,我知道你不看重王后的位份,也不顾惜自己的性命;哈大沙,难道你忍心看见,刚刚重建的圣殿再次被焚,城墙再次被拆,余民再次被杀……

以斯帖:怎么会呢?被掳回归的犹大人远在耶路撒冷。

末底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被掳回归的余民所居之地,仍属撒玛利亚行省,撒玛利亚行省仍属玛代波斯大国。

[以斯帖低泣]

末底改:难道你忍心看见列祖的盼望到此断绝?以色列人在我们这一代灭族?难道你不曾想到,我们的弥赛亚还没有降生,那位以马内利的婴孩尚未与我们同在,万国的拯救还没有来到。[举目向天] 全能的上主,如果今日能让仆人看见你所立的受膏者,仆人宁可今日就安然去世。

以斯帖:弥赛亚——弥赛亚—— 末底改,你知道我不会忘记的。

[两人共诵]: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

以斯帖:末底改,当年,以色列人不听摩西的话,所以埃及的法老也不听他的话;若要我去见波斯王,求王听我的话,今日的犹大人先要听我的话。

末底改:请说!

以斯帖:你当和以斯拉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掩面下场]

末底改 [扑向墙面]:哈大沙——哈大沙——

[幕闭]

幕后女声独唱: 耶和华我神,因何仍爱我?
耶和华我神,因何抬举我?
因何垂顾我,不忍捐弃我?
今夕为何夕,强敌前犒我?
今年为何年,哪哒油膏我?
我与你同行,你与我同坐。
一生一世兮,恩慈跟随我。
等候在你圣殿中,虽死犹存活。

幕后以色列人合唱: 一生一世兮,恩慈跟随我。
等候在你圣殿中,虽死犹存活。

1 参圣经诗篇第23篇。
2 参圣经诗篇第27篇4节。
3 参圣经诗篇第25篇1-2节。
4 参圣经诗篇第25篇5节。



上网时间: 2006-03-30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42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 下篇文章:波斯王后(第五场 设谋)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波斯王后》后记
    波斯王后(尾声)
    波斯王后(第六场 泣筵)
    波斯王后(第五场 设谋)
    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