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文艺节目>>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打印
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作者: 亦文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时间: 474 B.C.,亚哈随鲁王第十二年正月13日,犹太历尼散月13日,逾越节前夜。
地点:朝门及王宫大殿

[二道幕外]
[末底改和以斯拉边说边上场]

末底改:一眨眼,哈大沙成为王后,已经快五年了。

以斯拉: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你还是不愿让人知道你是她的家人吗?

末底改 [苦笑]:我又不想靠哈大沙升官,何况我们随时准备回耶路撒冷。这个门吏,我是一天都不想当了。

以斯拉:看你说的。毕竟,哈大沙只有你一个亲人,挑明了关系,她才能请旨省亲,享受一点天伦之乐呀。

末底改 [摇头]:册封王后的筵席已摆过了,各省的租税也豁免过了,王的赏赐也颁发过了;让哈大沙过平安的日子吧。你不任公职,不知道犹大人在书珊真正的处境,尤其是近来……唉,明天逾越节,我们老时间在会堂里见面。

以斯拉:末底改,我总觉得你近来有些神思不属,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末底改 [努力振作]:噢,没有,没什么了不起的,明天到会堂里,我想请教你几个律法上的问题,譬如说,我们犹大人可不可以向人跪拜?

以斯拉:哟,朝门到了,我不耽误你当值,我们明天细说。

[门吏甲乙上场]

门吏甲:末底改来了,我们又该倒霉了。

门吏乙:咱们再劝劝他,共事那么多年,我就不信,他真那么死心眼儿。[招呼末底改] 老兄,你今儿个倒是来的早啊!

末底改 [见礼]:你们二位也早,有哪几位大人上朝了?

门吏乙:七大臣七太监都已入朝。

末底改:哈曼呢?

门吏甲:嘟!你怎么敢直呼大人的名讳?[立正身子,仿佛哈曼就在眼前] 如今我们都要尊称一声哈曼大人!

末底改:同朝为官,为什么要自卑自贱?

门吏甲:同朝为官?末底改,你没中邪吧,哈曼大人做的什么官?咱们又做的什么官?哈曼大人是当朝一品,咱们是风尘微吏;哈曼大人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咱们是——,咱们是,咱们什么都不是。不要说你我之辈,就是王面前的七大臣七太监,见了哈曼大人,都要礼让三分呢!

门吏乙:你跟他说这些,不是又要激动他的牛脾气了吗?[对末底改] 老兄,还是听我说两句吧。上两次你没有随班行礼,哈曼大人已经注意上你啦,特地把我们叫去问话。

门吏甲:所以说嘛,跟他共事就是倒霉!

门吏乙:如今,哈曼大人已经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啦!

门吏甲:哈曼大人也知道你什么岁数啦!

门吏乙:哈曼大人已经知道你什么时辰入值啦!

门吏甲:哈曼大人也知道你的本族是什么玩意儿啦!

门吏乙:从今儿个起,哈曼大人专挑你当值的时辰入朝,指名要你伺候,看你怎么行。我可是替你捏着一把汗哪,和哈曼大人斗气,犯得着吗?

哈曼家人 [上场,不可一世地]:守门的人都死哪儿去啦?!

门吏乙 [回身]:哟!这不是哈曼大人的家宰的儿子的仆从的跟班的小兄弟吗?

哈曼家人 [恼羞成怒]:混帐!

门吏甲:是是,他混帐!我是认得的,您是哈曼大人的大管家,有何吩咐,尽管跟小人说!

哈曼家人:少啰嗦!你是末底改吗?

门吏甲 [双手乱摇]:我不是!我才不是!我绝不是末底改!

哈曼家人 [转向门吏乙]:那就是你啰!

门吏乙 [瑟瑟发抖]:我、我更不是了,我可不是末底改那个王八蛋!

末底改:我是末底改!

哈曼家人 [上下打量]:伟大的亚哈随鲁王早有严旨,王抬举尊贵的哈曼大人,使他高升为玛代波斯的重臣,礼绝百僚,爵位无人可比,朝门的一切臣仆迎送尊贵的哈曼大人必须跪拜,提起哈曼大人的名讳必须漱口,听到哈曼大人的名讳必须正身。抗旨者死。

门吏甲门吏乙:小的们从不抗旨,从不抗旨。

哈曼家人:就让那抗旨的去死吧!

门吏甲门吏乙 [簇拥着哈曼家人下场]:恭送大人!恭送大人!

以斯拉 [震惊地]:哈曼?谁是哈曼?如此气焰?

末底改:哈米大他的儿子。

以斯拉:亚甲族的哈米大他?

末底改 [痛苦地抱着头蹲下身]:以斯拉,我们犹大人到底可不可以向人跪拜?

以斯拉:神没有禁止我们向君王和尊长跪拜。我们的祖先亚伯拉罕曾向希伯仑的赫人下拜,大卫王也曾屈身伏地对扫罗王下拜。但是,亚玛力人的后裔不可拜,尤其是你!

末底改:为什么?!

以斯拉 [自觉失言]:对不起,末底改,我的意思是,啊,太不好意思了,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末底改 [诚恳地]:以斯拉,虽然我痴长你几岁,但我和我的家人一向尊你为拉比,因为你是亚伦的后裔,至高神的祭司,耶路撒冷复兴的希望。如果连你都不肯指教我律法中的精意……

以斯拉:末底改——

末底改:我每天面对这样的催逼,快要站立不住的时候,请你用神的话来坚固我。

以斯拉:我从小听你在会堂中诵读耶和华的话,你不会不记得经上关于亚玛力人的诫命吧。

末底改:神说,必世世代代与亚玛力人争战——

以斯拉:这话记在《出埃及记》上。

末底改:神又说,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记——

以斯拉:这话记在《申命记》上。

末底改:神说这话,是因为以色列人出埃及时,亚玛力人第一个来攻打我们——

以斯拉:那次是摩西和亚伦拿着神的杖,助约书亚打败了亚玛力人。

末底改:神说这话,吩咐扫罗王,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

以斯拉:扫罗王却怜惜亚玛力人的王亚甲,也爱惜他上好的牛羊,掳掠财物,厌弃耶和华的命令—

末底改:所以耶和华也厌弃扫罗做以色列的王。

以斯拉:摩西亚伦是利未人,我也是利未人,我要效仿我的列祖,世世代代与亚玛力人争战。

末底改:扫罗是便雅悯人,我也是便雅悯人,便雅悯虽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一支,我又是这至小的支派中至小的一家,却不敢学先人的样子,厌弃耶和华的命令。如果我今天死在哈曼手里,请你在回到耶路撒冷的那天,在橄榄山下为我立一个衣冠冢,刻上“与亚玛力人争战至死的便雅悯人”。

[门吏甲门吏乙上场]

门吏甲:末底改,你还在这儿闲聊哪?哈曼大人说话就要入朝—— [看见以斯拉] 朝门重地,闲人免入,走开走开走开![驱赶以斯拉下场]

门吏乙:老兄,刚才大管家的话你可都听见了,不是我们吓唬你吧?你今天要还是不跪不拜,我可保不住你啰!

末底改:我是犹大人,不能向哈曼下跪。

门吏甲 [复上]:连过路的蚂蚁都知道你是犹大人了。犹大人有什么了不起?那年,辟探和提列密谋造反,给你识破,转奏给王知道,救了王的性命。这样大一件功劳,要是搁在别人身上,早就飞黄腾达了。可是这些年过去了,你不还是个守朝门的吗?犹大人,犹大人又怎么啦?

门吏乙:我就搞不懂,犹大人怎么就不能跪拜哈曼大人了呢?

末底改:因为耶和华神说,要世世代代……

门吏甲:又来了,又来了,那都是哪朝哪代的事啦?你的神岂是真说,要世世代代与亚玛力人争战呢?

门吏乙:你那些朋友真害人,老撺掇你涂抹亚玛力人的名号。这话要是给哈曼大人听见 [立正身子,仿佛哈曼就在眼前],还不灭你的九族?恐怕从此被涂抹的是你们犹大人的名号哪!

门吏甲:你们犹大人的名号,不早就给巴比伦人给涂抹了吗?

门吏乙:你一向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为什么偏要违反王的命令,得罪王的宠臣呢?你不会不知道波斯律法和你们犹大国不同,王的旨意,一旦颁发,连王本人也不可改变。

末底改:我在神面前无辜,在王的面前也没有行亏损的事。

门吏乙:以前有个叫但以理的犹大人,比你不知得宠多少倍,也爱说这句话。可他违背了王命,不照样给扔在狮子坑里了吗?

末底改:但狮子却没有吃他。

门吏乙:咳!你能担保狮子也不吃你?

门吏甲 [揶揄地] 咱们的末底改大人脖子上,长的可是花岗岩脑袋哪!

门吏乙:你就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你的神吧!

[内, 一叠声地]:哈曼大人入朝喽——哈曼大人入朝喽——哈曼大人入朝喽——

门吏甲门吏乙:快,快快跪下!

[哈曼在众人簇拥下上场,原先出场的哈曼家人以最卑微的姿势跟在最后]
[末底改不卑不亢地保持立姿]

哈曼的智慧人 [宣旨]:伟大的亚哈随鲁王,以诸神的名义,诏令朝门的一切臣仆迎送尊贵的哈曼大人时必须跪拜,提起哈曼大人的名讳必须漱口,听到哈曼大人的名讳必须正身。抗旨者死。

哈曼:还有没有抗旨的?

哈曼的智慧人:只有一个人。

哈曼:还是末底改?

哈曼的智慧人:除了他还有谁?

哈曼:末底改,末底改 [玩味着他的名字],微小的人,倒是人如其名。听说你是犹大人?

末底改:我是犹大人。

哈曼:听说你们犹大人不务正业,散居各省的民中。

末底改:玛代波斯,疆域辽阔,犹大人向来散居王的各省。

哈曼:听说你们犹大人与万民的律例不同,只敬拜耶和华?

末底改:犹大人只敬拜耶和华。

哈曼:明天是不是你们犹大人的逾越节?

末底改:明天是纪念耶和华神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得拯救的日子。

哈曼:真是个好日子啊![狞笑] 哈哈哈哈!听说你们犹大人也不守王的律例,从不跪拜神像。

末底改:犹大人不拜偶像,也不拜亚玛力人。

哈曼的智慧人:放肆!

哈曼 [问他的智慧人]:当年,王后瓦实提抗旨,落得什么下场?

哈曼的智慧人:王后抗旨,当场被废。

哈曼:那么门吏抗旨,又当如何处置?

哈曼的智慧人:末底改这事不但得罪大人,也得罪了王,并且有害于王各省的臣民。因为王各省的众臣民必说,犹大人末底改不跪,撒玛利亚人也可以不跪,撒玛利亚人不跪,非里吉亚人也可以不跪,非里吉亚人不跪,西里西亚人也可以不跪,西里西亚人不跪,埃塞俄比亚人也可以不跪,埃塞俄比亚人不跪,亚美尼亚人也可以不跪,亚美尼亚人不跪,爱奥尼亚人也可以不跪,爱奥尼亚人不跪,卡尔曼尼亚人也可以不跪,卡尔曼尼亚人不跪,卡帕多西亚人也可以不跪,卡帕多西亚人不跪,巴比伦尼亚人也可以不跪,巴比伦尼亚人不跪,全美索不达米亚人都可以不跪。全美索不达米亚人都不跪,波斯和玛代的臣民就藐视大人,并且藐视王,必效仿末底改向长官和大臣照样行,从此必大开藐视和忿怒之端。大人若以为美,就请旨写在波斯和玛代人的例中,永不更改,不准末底改再坐在朝门,将他门吏的位份赐给比他听话的人。所降的旨意传遍通国,所有的臣民,无论远近都必尊敬大人,因为尊敬大人,就是尊敬王,尊敬王,就是尊敬诸神。

哈曼:末底改,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末底改:我宁愿得罪你,不愿得罪神,你尽管请王的旨意,取我和我家人的性命。[脱下官帽]

哈曼:本大臣有富厚的荣耀, 众多的儿女,超乎七大臣七太监之上的位份,你一个风尘末吏,跪也与我无益,不跪也与我无损。本大臣今天入朝,不为别的,只为要挑个吉日,做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你们几个,谁肯替我在诸神面前,按日日月月掣签?

哈曼的智慧人 [对门吏甲门吏乙]:你们两个,起来伺候大人掣签!

门吏乙:末底改, 大人赦了你不跪之罪,你还不快过来帮忙?

末底改:神的诫命不许犹大人占卜、观兆,奉假神的名掣签。

门吏甲:耶和华这种神就是麻烦,这也不可以,那也不可以。大人看我的。 [掣出一签]:十二。

门吏乙 [掣出一签]:十三。

哈曼 [看签]:拜火月十三日。哈哈,真是天意呵天意!十一个月的预备,杀死的不过千千,吓死的倒有万万。[大笑,举着两签下场,经过末底改身边时] 侮辱亚甲的,遭报七倍;侮辱哈曼的,遭报七十七倍。

哈曼的智慧人 [跟着哈曼下场,经过末底改身边时]:又臭又硬!

哈曼家人 [跟着哈曼下场,经过末底改身边时]:不三不四!

门吏甲 [跟着哈曼下场,经过末底改身边时]:鸡蛋碰石头!

门吏乙 [跟着哈曼下场,经过末底改身边时]:牛头对马嘴!

[众人都下场后,以斯拉复上]

以斯拉:末底改!

末底改 [惊喜地]:以斯拉,你没有走?!

以斯拉:我放心不下你。

末底改:你都看见了,真是,有什么样的大臣,就有什么样的王。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子。

以斯拉:不,是有什么样的王,就有什么样的大臣。有什么样的神,就有什么样的民。听哈曼临走时说的话,他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让我们去会堂祷告吧。

[两人下场]
[幕启,王宫大殿]
[亚哈随鲁焦躁地来回踱步,尼希米和哈波拿分别侍立左右]

亚哈随鲁:这无花果酒不错,送一壶给王后以斯帖。

尼希米:是。[下场]

亚哈随鲁:哈曼怎么还不来?我等他一起喝酒,还要等到几时?

哈曼 [上场]:哈曼给伟大的王请安!

亚哈随鲁 [喜出望外]:你终于来了!

哈曼:祝伟大的王万寿无疆!

亚哈随鲁:快看座!

哈曼:祝伟大的王御体安康!

亚哈随鲁:快上酒!

[哈波拿奉上酒器]

亚哈随鲁:哈曼,我的波斯波利斯建得怎么样了?

哈曼:臣今天入朝正是为了禀报此事。黎巴嫩的雪松, 犍陀罗的亚卡木, 巴克特里亚的黄金,索格底亚纳的玉髓, 花剌子模的绿松石,埃及的白银和乌木,库什的象牙,爱奥尼亚的墙粉,埃兰的石柱都已运到。

亚哈随鲁:呒,干得好!

哈曼:萨迪斯的石匠,玛代的金匠,埃及的木匠,巴比伦的砖匠也都已招聚齐毕。

亚哈随鲁:怎么没有犹大工匠?

哈曼 [略惊]:从未听说犹大有什么出色的工匠啊?

亚哈随鲁:我倒是听尼希米说,犹大人在埃及造过金字塔,在耶路撒冷造了所罗门圣殿,又在巴比伦造过空中花园。

哈曼 [更惊]:空中花园不是巴比伦王尼布撒尼甲造的吗?

亚哈随鲁:尼布撒尼甲三打耶路撒冷,每次都掳掠了一大批犹大的工匠回巴比伦,囚禁在内城墙和外城墙的夹道里,替他修城池,建花园。

哈曼:对乐园的构造还有比我们玛代波斯人更擅长吗?王难道忘了,若不是玛代公主阿米提达做了尼布甲尼撒的王后,谁也造不出空中花园的奇迹。

亚哈随鲁:不过,那九大城楼,一百扇铜门,铺沥青的仪仗大道,可都是犹大人的手艺啊!

哈曼: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的犹大人哪,回到耶路撒冷五六十年了,连城墙都没修起来。大概是他们在城墙的夹道里住得太久,反而不会砌墙砖了。[纵声大笑] 王请宽心,波斯波利斯是四大王都之首,臣一定把它建得比玛代人的七墙之城亚马他,埃兰人的百合花城书珊,巴比伦人的百门都巴比伦更雄伟壮丽!

亚哈随鲁:好,我要的就是这句话!你不必替我省钱,就是堆,也要把一百二十七省的赋税堆出个空前绝后的波斯波利斯。

哈曼 [故作踟蹰]:臣这次入朝就是为了工程上的花费——

亚哈随鲁:王库缺钱吗?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哈曼:波斯波利斯在大利乌王四年开始兴建,两代伟大的王苦心经营四十四年,百柱大厅,四方之门,都已颇具规模。王的府库一年能收一万两千四百八十他连得的赋税, 加上埃及进贡的十二万人的口粮,美尼亚人进贡的三万匹骏马,巴比伦人进贡的五百名童男,印度人进贡的一千头大象,供应波斯波利斯的兴建,本来也就够了。但前几年又是和希腊打仗、又是招聚童女、扩建女院、环航非洲,王库里的银子已所剩无几,只怕不能按期……

亚哈随鲁:不行不行,我可要在新建成的觐见大殿上庆贺我的五十整寿!

哈曼:臣倒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献给伟大的王。

亚哈随鲁:说说看。[饮酒 ]

哈曼:有一种民,散居在王国各省的民中,信守奇怪的风俗。他们的律例,与万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们与王无益,剪除他们与王无损。自古以来,他们中间常有悖逆反叛之事,不但与书珊和各省有害,也威胁帝国的安全。消灭他们,就是消灭恶者阿赫里曼,相助光明善主阿胡拉。臣既食御盐,不忍见王受亏损,因此奏告于王。

亚哈随鲁 [对上前斟酒的哈波拿]:哈波拿,你听说过这种民吗?

哈波拿 [困惑地]:尊贵的王,我没有听说过。

哈曼:王若不信,现在就有个明证,从明日起,一连七天,这种劣等民都要聚众纪念他们千年前在埃及所行的叛逆之事,通国上下,年年如此,肆无忌惮。王若以为美,请在明日之前下旨意灭绝他们,我就捐一万他连得银子,交给掌管国帑的人,纳入王的府库。

亚哈随鲁 [对哈曼]:若真有这种民,就交给你,你可以随意待他们。[从手上摘下戒指] 按你的意思拟旨去吧,用戒指盖上印。这银子仍赐给你,只要波斯波利斯按期竣工,就是国的一半,也可以赐给你。

哈曼:宇宙的王,伟大的王,圣明的王,四方万国的王,诸神拣选的王 ,待我向王的书记宣完旨意后,再来陪伴王饮酒。[下场]

亚哈随鲁: 斟酒,斟酒!

[哈波拿上前斟酒]
[尼希米回宫复命]

内哈曼的声音:奉伟大的亚哈随鲁王的名,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传与总督和各省的省长并各族的首领,预备等候,在一日之间,就是亚达月十三日,将犹大人,无论老少妇女孩子,全然剪除,杀戮灭绝,并夺他们的财为掠物。钦此!

[听到旨意内容的尼希米惊呆了]

亚哈随鲁:唉,我要是有一支巴比伦之囚为我建造城池,该有多好啊!

哈曼 [复上]:已按王的意思奉王的名颁行各省, 宣告各族了。

亚哈随鲁:好![干一杯] 再斟!

[尼希米上前敬酒,双手发抖,险些把酒壶掉到地上]

哈波拿:尼希米,不可御前失仪!

哈曼:不要怪他,一个小孩子嘛。过来过来,替王和本大臣多斟几杯作乐吧。[放声大笑]

[尼希米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上]
[亚哈随鲁和哈曼推杯递盏]
[幕后传来了驿卒的马蹄声]

幕后合唱: 葡萄美酒夜光杯,
君臣对饮醉玉楼。
一百二十七行省,
几家欢乐几家愁。

[幕闭]



上网时间: 2006-03-29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56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 下篇文章: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波斯王后》后记
    波斯王后(尾声)
    波斯王后(第六场 泣筵)
    波斯王后(第五场 设谋)
    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