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文艺节目>>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打印
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作者: 亦文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第二场 侍夜

时间: 478 B.C.,亚哈随鲁王第七年十月,犹太历提别月10日(纪念耶路撒冷被围禁食日)
地点:亚哈随鲁寝宫

[幕外]
[宫女甲东张西望地上场]
[宫女丙从另一边上场,拍了一下宫女甲的肩,宫女甲险些惊叫]

宫女甲:妳在这儿,吓我一跳!

宫女丙:偷偷摸摸地干什么?

宫女甲:还不是打听消息来了。怎么样?妳的主人昨晚可在王的面前蒙恩?

宫女丙:那还用问?我们主人在埃及是出名的美女,再加上神秘的催情香料, 王现在还没有起身上朝呢。

宫女甲:有什么好秘方,快告诉我!

宫女丙:妳的主人排在哪一天侍奉王?

宫女甲:就是今晚。

宫女丙:哪有晚上被召,白天才预备的?女院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半年前就开始调制香油了?我们这张埃及方子啊,只怕妳十年也凑不齐呢。

宫女甲:快告诉我,有一样凑一样嘛!

宫女丙:那你就听好了!
[唱] 一瓶乳香两瓶蜜,
三瓯没药四瓯酒,
五支羊舌草的根,
六粒 骆驼蓬的头,
七树迷迭香,八丛薰衣草,
茉莉伊兰各九枚,
丁香百合共十球。
一十二月的雨雪不能少,
二十四番花信不能漏,
鳄鱼骨,山驴肉,荆棘果,橄榄油,
九十九朵野玫瑰,
一百零一颗白豆蔻。
再加上乐园的钥匙,魔鬼的喇叭,
稳稳当当封王后!封王后!

宫女甲:哎哎哎,什么叫做“乐园的钥匙”,“魔鬼的喇叭”啊?

宫女丙:“乐园的钥匙”就是库特草,“魔鬼的喇叭”就是曼陀罗。

宫女甲:库特草?曼陀罗?听都没听过,叫我们到哪里去找呀?看来,我们的主人,是当不上王后了。

宫女丙:本来嘛,妳主人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去跟希该要的。

宫女甲:咳!她就是这么个怪脾气。今天早上起来,连饭都不吃了。我们七个人都替她急死了。

[希该和沙甲上场]

希该: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回去伺候各自的主人梳洗。

[二宫女分头下场]

希该 [对沙甲]:你看看,你看看,自从掌管了女子第一院,我就没省过一天心!前六个月忙着分没药,后六个月又忙着发香料。一会儿这个女子哭了,一会儿那个女子笑了,闹得我呀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咱们这位王,惟恐臣民看不到他的尊贵和威严,仍是当年大摆一百八十七天筵席的派头 —— 一天一名童女,三百六十五天,就是三百六十五名童女,四年一千四百六十天,就是一千四百六十名童女,每个童女配七名宫女,就要一万零二百二十名宫女,一万零二百二十名宫女加上一千四百六十名童女,就是一万一千零六百八十个女人……

沙甲:好啦,老兄,你算是有福的!

希该:你就别挖苦我了?

沙甲:虽说众童女在你那里花十二个月的时间香汤沐浴、洁净身体,前六个月用没药,后六个月用香料,但是满了日子,都要挨次进宫见王。每天都是这个时候,由你从女子第一院送进来,第二天这个时候,由我接到女子第二院。除非王提名召见,她和她的宫女不能再出女子第二院。女子第一院少一个人,女子第二院就多一个人;女子第二院多一个人,女子第一院就少一个人。所以你那里的女子,总是一天比一天少,而我这里的女子总是一天比一天多。一千四百六十名童女,也不过一千四百六十天,都会走得光光的。她们在你那里,只住一年;在我这里,可得住一辈子哪。你还不算是有福的?

希该:看你说的!别光顾说话,看看昨晚那个埃及童女运气如何吧?

[幕启]

埃及女子 [上场,看到二人进宫] :希该,你总算来了,昨天你给我预备的东西里面,还缺少一种孔雀眼膏。

希该 [面无表情地]:从今天起,您就不用再问我要东西了,这是您的新总管。[退到一边]

埃及女子:你是谁?

沙甲:掌管嫔妃的沙甲。

埃及女子:你来干什么?

沙甲:请随我到女子第二院。

埃及女子:为什么?

沙甲:因为今晚侍奉王的女子快要来了。

埃及女子 [惊惶]:难道,王已经召见别的女人了?

沙甲:王每天召见一个新童女,夜夜如此,从无例外。

埃及女子:不,王一定会把我留下的。

沙甲:我没有接到王的旨意。

埃及女子 [转向希该]:希该总管,请你去问王,是不是要留下我?

沙甲:如果王提名召见您,我会把您再送回来的。

[以斯帖在二宫女的簇拥下上场,宫女甲抱着十弦瑟。三人驻足静听。]

埃及女子:不,我不要去女子第二院。我已求过诸神之后伊西丝,伊西丝会保佑我在王身边得宠的;我也求过海瑟神,她会赐我王的后裔;我也求过爱神哈索尔,她会助我赢得王的爱情;我也求过战神姆特,她会助我战胜别的女人……

沙甲: 既然有这么多神明守护妳,妳还怕什么?

埃及女子:反正我不去女子第二院,去过女子第二院的人没有一个回得来的。

沙甲:不会的,乖孩子,妳本族的神会保佑妳的。

埃及女子:不,我要见王。

沙甲:别胡闹,擅自见王者,不论男女,一律处死。

埃及女子:你才胡闹呢,王怎么舍得处死我,他会向我伸出金杖来的。

希该 [插手]:快走吧,不要让沙甲为难了!

埃及女子:希该,你听到的,王说过他爱我。

沙甲:王对每一个蒙召的童女都这么说。

埃及女子 [嚷]:你这个骗子!

内亚哈随鲁的声音:谁在吵闹!把她赶出去打死!

埃及女子 [向内奔去]:是我呀,尊贵的王,我是珂丽奥妮特拉,我是昨晚侍奉过您的珂丽奥妮特拉呀!

[希该和沙甲把埃及女子拖下场。]
[幕后传来埃及女子的惨叫声。]
[希该和沙甲复上]

沙甲 [拍拍手上的灰]:这个埃及女人,力气还真不小哪!

希该 [呆呆地]:连这样的美人,王都说杀就杀,什么样的美人才能称王的心。

沙甲:这就不是你我管得了的事啦。今天算我运气,提早完事;你的差事还没完哪,我就不客气先走了。咱们明儿见,老时间,老地方。[下场]

希该 [叹了口气,转身看到以斯帖]:噢,你已经来了。

以斯帖:希该总管。

希该:妳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的王。

[以斯帖低头不语]

希该:别怕,明天这个时候,沙甲就会来接妳去女子第二院。沙甲会喜欢妳的。

以斯帖:多谢希该总管。

希该:妳有没有戴护身符?

[以斯帖摇头]

希该:有没有喝催情酒?

[以斯帖仍然摇头]

希该:妳可曾吩咐宫女预备什么香品?

以斯帖:除了您派定给我的,婢女别无所求。

希该:妳一向是这样,难怪看见妳的人都喜悦妳。王有恩旨,童女见王的第一晚,由王库拨银向她本族的神献祭。妳快告诉我,妳本族的神是谁,我好吩咐人给牠大大献上一份祭品。

以斯帖:多谢希该总管,不用了。

宫女甲:今天是主人的好日子,您这也不要,那也不要,我们都为您急死了。

希该:我知道妳们主人的难处,[转向以斯帖] 妳从小父母双亡,早已记不清自己的籍贯宗族,也不知道哪些是你们的守护神。

宫女乙:这还不容易吗?女院有一万一千零六百八十个女人,美索不达米亚就有一万一千零六百八十个神明。随便挑几个,做主人的守护神不就行了?

宫女甲:我们腓尼基人拜的是阿多尼斯。

宫女乙:不行不行,那是男神,女子求福当然要拜女神。我看隔壁印度女子拜的玛雅黛维,好看极了。

宫女甲:那还不如对面吕底亚女子拜的阿尔特蜜丝灵验。

宫女乙:埃及出美女,就拜他们的海瑟神。

宫女甲:打嘴!打嘴!拜海瑟神的那个埃及女子刚被王打死,你也不怕晦气!希腊出美女,还是拜他们的美神阿芙洛蒂特。

宫女乙:你才混呢!我们刚和希腊人打完仗,他们的神还会庇佑我们吗?

宫女甲:算我糊涂,我们既然住在书珊,应该拜书珊的守护神尹舒什那克。

宫女乙:书珊原来是埃兰的国都,应该拜埃兰的守护神纳皮里沙的妻子姬里丽莎。

宫女甲:我想起来了,埃兰曾被亚述征服,神庙被毁,神像被碾碎,埃兰的神早就不灵验了。还是拜亚述的爱神霓奴尔特吧。

宫女乙:照你这么说,亚述被巴比伦所灭,应该拜巴比伦的爱丽什吉加尔喽?

宫女甲:你要死了!

宫女乙:你凭什么咒我?

宫女甲:爱丽什吉加尔是死神,你要拜她,不是要死了吗?

宫女乙:印度也好,埃及也好,吕底亚也好,埃兰也好,亚述也好,巴比伦也好,现在不都是波斯统管着吗?要拜就拜我们波斯人的丰收女神安娜西塔吧!

希该:好啦好啦!你们这两个小丫头,说了半天,把最重要的女神漏了。

二宫女:哪个女神呀?

希该:就是全美索不达米亚的女天王伊始塔呀!

二宫女:伊始塔,我们怎么把她给忘了呢?

希该:以斯帖,伊始塔,伊始塔,以斯帖,说不定你父母就是在伊始塔的祭坛前给你起的名字。 [诵] 伊始塔尔,众神之神,万都之王,全人类的主宰。妳是地上的光,天上的光,月神的爱女。早晨的星,晚上的星,都属妳……

二宫女 [拍手]:这下可拜对神了,咱们快去预备祭品吧!

以斯帖:慢![二宫女止步] 尊敬的希该,如果婢女在你眼前蒙恩,请不要在众神面前为我献祭,因我的神不喜欢公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香,也不悦纳公牛的血和羊羔的油。

希该和二宫女 [同声]:那你的神喜欢什么?

以斯帖:我的神所要的祭, 就是忧伤的灵;忧伤痛悔的心,祂必不轻看。

二宫女 [同声]:哎呀!那可比乐园的钥匙,魔鬼的喇叭还难找呀!

以斯帖:我的神所要的祭,只有我自己会献。

希该:那我可真帮不上妳什么忙了。

以斯帖:您已经格外恩待婢女了。

希该:王有恩旨,女子见王的晚上,可以享用一份王的御膳酒肉,我已经吩咐人马上送来。[带三人进入寝宫] 这就是王的寝宫,妳所当得的脂粉香油,一应俱全。妳的十弦瑟,可以放在这儿。天色不早,我得带她们两个到沙甲那里,给妳预备明天住的地方。

以斯帖:您请随意。

希该:愿妳本族的神祝福妳。

以斯帖:多谢尊贵的希该。

[希该携二宫女下场]

以斯帖:耶和华神啊,在这纪念圣城被围的禁食日里,叫我如何咽得下御赐的酒食?

尼希米 [端着酒膳上场]:这位女子,您是今晚侍奉王的以斯帖吗?

以斯帖:正是。

尼希米:我是王面前侍立的酒童,希该吩咐我送一份御用的饮食给您。

以斯帖:噢,多谢你,我不想吃,这些酒菜赏给你吧。

尼希米:尊贵的女子,多谢妳的好意,可惜今天是我禁食的日子。

以斯帖 [惊喜]:你也在禁食?

尼希米:还有谁在禁食?

以斯帖:哦,我们同院的女子中,也常有禁食的。

尼希米:我和她们不一样,我禁食是为了纪念故都被围。

以斯帖:那座故都?

尼希米:耶路撒冷。

以斯帖:被谁围困?

尼希米:尼布甲尼撒。

以斯帖:什么年月?

尼希米:犹大王西底家第九年提别月十日。

以斯帖:你是犹大人?

尼希米:是啊,你呢?

以斯帖 [欲言又止]:我,我是一个孤女,没有籍贯宗族。

[内传来亚哈随鲁清嗓子的声音]

内亚哈随鲁的声音:嗯,有意思,继续说!

内臣子的声音:是,伟大的诸国之王亚哈随鲁。

以斯帖:王在召见大臣吗?

尼希米:是的,王正在召见萨塔斯佩斯,问他环航非洲的事呢。

以斯帖:我问你,你知道但以理是谁吗?

尼希米:当然知道啦,他为巴比伦王解过梦,又做过波斯国第一任总长。[骄傲地] 他可是个犹大人呢!

以斯帖:你认识末底改吗?

尼希米:认识啊,不就是那个坐在朝门口的便雅悯人吗?

以斯帖:你认识以斯拉吗?

尼希米:以斯拉,我和他可熟了,我经常请教他律法上的难题。你是谁?怎么认识那么多犹大人?

以斯帖:我 —— 我是一个孤女。

内亚哈随鲁的声音 [哈哈大笑]:法老尼科二世能做的事,我伟大的亚哈随鲁当然做得到。

内臣子的声音:您是伟大的王,诸王之王,诸国之王,圣神阿胡拉拣选的王。

内亚哈随鲁的声音:如果海神不知趣,我就要象鞭打赫勒斯滂海峡那样,鞭打地中海。我的晚膳呢?

尼希米:王用完晚膳,就会来见妳了。愿妳在他眼前蒙恩。

以斯帖:多谢你的祝福。请你把这些酒食送给我的七个宫女吧。

尼希米:好的,你叫我尼希米就行,希望还能见到您。[下场]

以斯帖 [目送尼希米]:尼希米啊尼希米, 若不是末底改的嘱咐,我真想告诉你,我也是犹大人。末底改,小妹,以斯拉,这个时候你们在做什么呢?看我问的多好笑呀,每年这个时候,我们不都在一起披麻禁食,纪念圣城被围吗?日子过得好快哟,眨眼一年多了。不知道以斯拉召聚到多少愿意回国的人。听尼希米的口气,以斯拉好像还没有启程。在以利亚的日子,耶和华神尚在以色列中存留了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也未曾向巴力亲嘴的。今天,没有仇敌禁绝,反而连五千个人都凑不齐吗?以斯拉在召聚余民,希该在召聚童女,为什么你没有让我做那五千人中的一个,却拣选我到书珊女院来呢?一年、两年,三载、五载,以斯拉,你总有一天能圆你的祭司梦;而我哈大沙的心愿呢,怕是要象以西结那样,含恨埋没了?!如果我是一个男子,又怎会沦落到外邦人的后宫?路得是外邦女子,你尚且怜恤她,让她嫁到以色列的人家;难道我这个以色列女子,你反而不怜恤吗?我的神,我的神,难道在波斯王的宫掖幽居一生,是合你心意的事吗?

亚哈随鲁 [微醉上场,身穿条纹宽松长袍,深红裤,长外套,金丝刺绣的紫斗篷,耳、颈、腕佩戴金饰] 嘿!珂丽奥妮特拉,回去告诉你们法老,我要象尼科二世那样环游非洲了。他从红海出发有什么希奇?我从地中海起航才叫了不起呢!

以斯帖:以斯帖拜见尊贵的王。

亚哈随鲁:噢,又是一个新童女。[打哈欠] 我很多天没有睡个好觉了。妳叫什么名字?

以斯帖:回王的话,以斯帖。

亚哈随鲁:以斯帖,这才象美索不达米亚的名字。珂丽奥妮特拉去哪儿了?

以斯帖:回王的话,珂丽奥妮特拉已按王的旨意,被处死了。

亚哈随鲁:死了?哈哈,有趣!埃及人,埃及人有什么了不起,我一登基就平定了他们的叛乱。巴比伦人有什么了不起?收拾完埃及我就惩罚了他们。希腊人,哼,那些骄傲的希腊人,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象埃及人和巴比伦人一样害怕我的。[解下斗篷,扔给以斯帖] 珂丽奥——,不,艾丝——

以斯帖:以斯帖。

亚哈随鲁:对,以斯帖,为爱妳的王唱一支本族的曲子吧。

以斯帖:王若以为美,请听这一首。
[自语] 耶路撒冷啊,请允许哈大沙在外邦唱一首耶和华的歌。
[鼓瑟而歌] 巴比伦城西,涓涓有河渠。
余民思故土,两两相对语。
柳上悬竖琴,泪落如飞雨。
但闻新主笑,催唱故国曲。
焉知故国曲,只合故国土。
故国既不存,怎向新人谱?
谁将故国忘,巧舌贴上膛。
谁将故国负,右手难再举。
素手纵纤纤,岂能挥玉弦?
皓齿如编贝,誓不歌旧篇。
古曲今已成绝响,
空将十弦宝瑟弹。
[泣下]

亚哈随鲁:这么好听的曲子,你为什么要哭呢?

以斯帖:回王的话,这首无名氏传下来的无题曲,让婢女想起自己是个无父无母,无宗无族的孤女。

亚哈随鲁:我要抬举谁,谁就受抬举;我使谁升高,谁就升高。凡是我恩待的人,世人也必抬举。妳这首小调还真有意思,为爱妳的王再唱一遍如何?

[以斯帖鼓瑟]
[亚哈随鲁在歌声中入睡,鼾声如雷]

幕后合唱: 素手纵纤纤,岂能挥玉弦?
皓齿如编贝,誓不歌旧篇。
圣神微旨谁能见,
君王心如陇沟泉。



上网时间: 2006-03-28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41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剧本:波斯王后(第一场 掠美)
  • 下篇文章: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波斯王后》后记
    波斯王后(尾声)
    波斯王后(第六场 泣筵)
    波斯王后(第五场 设谋)
    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