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文艺节目>>剧本:波斯王后(第一场 掠美) 打印
剧本:波斯王后(第一场 掠美)
作者: 亦文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第一场 掠美
时间: 479 B.C.,亚哈随鲁王第六年5月,犹太历西弯月6日收割节
地点:末底改家中
[幕启]
末底改妹[端着一盆面粉上场,伸手数桌上的东西]:新麦、细面、香油、酵母、盆儿、碗儿、杯儿、擀面杖儿。都齐啦!哈大沙,可以动手喽!

哈大沙 [一边上场,一边往回看] :我到门口看看末底改回来了没有。按理说,今天是收割节,公务再忙,他也会提早回家守节的。

末底改妹[嗤笑]:咳!如今住在书珊城的犹大人,还有几个象咱家这么顶真呀?没了祭司,没了圣殿,到哪儿献祭呀?请谁上祭呀?怎么个礼节呀?不过装个样子罢了。连利未人都改行雕偶像了,何况咱们?给波斯人看见,要费多少口舌分辩?还要给人笑话,说咱们古板、死脑瓜儿。我只当多擀几个面饼,留着安息日吃吧。

哈大沙:今天以斯拉会不会来?

末底改妹:他不来还有谁来?何况今天收割节,不是要挨家挨户念《路得记》吗?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好象除了他,就没有人懂律法似的。住在波斯,光知道摩西五经有什么用?三十来岁的人,还找不到老婆。隔壁那个埃兰姑娘倒挺喜欢他,可他嫌弃人家是个外邦人,不搭茬。难道他不明白,在书珊,埃兰人是土著,咱们才是客旅。

哈大沙:你大概连路得是谁都忘了吧?

末底改妹:现如今谁还记这个?[忽然兴奋地] 哈大沙,你知道这两天外面都在传些什么吗?

哈大沙:嗯?

末底改妹:要选新王后啦!

哈大沙 [专注地和面]:喔。

末底改妹:你还记得四年前,王后被废的事情吗?

哈大沙:呒。

末底改妹:那年,王足足摆了一百八十天的筵席哟!这还不算,过了这一百八十天,王又专为咱们书珊人摆了七天筵席,开放御园,与民同乐,连哥哥都被灌醉了。王就是王,谁能比得上他的尊贵与荣耀?
[哈大沙欲分辩又忍住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的神才是最荣耀最尊贵,是不是?可咱们亡国这么些日子,也不见祂复兴以色列国。要不是波斯王慈悲大度,许我们随意居住,咱们不还是被囚在巴比伦城,作被掳之民吗?

哈大沙 [惆怅地]:可咱们却没有选择回耶路撒冷。

末底改妹:耶路撒冷有什么可回去的?你没听以斯拉的朋友说吗?到处是碎石渣子,破瓦片儿,断墙根儿。连条象样的路也没有。象咱们这些在书珊城长大的女孩子是一天也住不下去的。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啊,对了!七天七夜的大筵席。你没去,真可惜。我如今还记得呢,那么高那么深的宫殿里,挂满了那么滑那么薄的帐子,那白的有这细面这么腻,那绿的有这橄榄油这么纯,这蓝的 [一时想不起该怎么形容] 也是蓝得好看极了—— 用紫色的细麻绳,穿过银环,系在白玉石柱上。那么大那么阔的地面上全用五色石板铺满,那么长那么宽的金银桌榻上,摆了那么多那么亮的酒器。我看到太监们送酒,不是一壶一壶的,而是一缸一缸的;上肉啊,不是一盘一盘的,而是一筐一筐的,实在是赴筵的人多,来不及上呀。

哈大沙 [轻蔑地]:酒池肉林。

末底改妹:你说什么?反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把咱们全年的节期加在一起,也不曾那么吃喝快乐过呢!本来,王已下了旨,请王后戴上金冠到御花园来,唉——,哈大沙,你说,王后到底为什么不愿露面呢?

哈大沙 [若有所思地] :我不知道;但是,换了我,我也不愿意大腹便便去给一群醉鬼看。

末底改妹:那倒是。王多半是喝醉了,连王后即将分娩的事都给忘了。害得我们,美人没等到,反等到了王那道笑死人的旨意。

哈大沙 [忽然勃发出少女的活泼,模仿宣旨人的口吻] 我,亚哈随鲁,伟大的王,诸王之王,万国之王,阿契美尼德的后裔,大利乌王和赛普勒斯大帝公主阿托莎之子,以诸神的名义,诏令玛代波斯一百二十七省各族的妇人,务必在家尊敬丈夫,使丈夫作一家之主,以免开藐视与忿怒之端。
[两人相视,咯咯大笑起来]

末底改妹:王后不遵太监所传的王命,就是不遵从王的命令 ——

哈大沙:不遵从王的命令,就是藐视丈夫 ——
[末底改和以斯拉边说边上,看到两人边说边笑,便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

末底改妹:王后的丈夫就是王,藐视丈夫,就是藐视王——

哈大沙:藐视王,就是得罪了王——

末底改妹:得罪了王,就是得罪了天——

哈大沙:得罪了天,就害了各省的臣民——

末底改妹:害了各省的臣民,各省的臣民就要知道这件事——

哈大沙:各省的臣民知道了这件事,各省臣民的妇人也都要知道这件事——

末底改妹:各省的妇人知道了这件事,就要学王后的样子——

哈大沙:学会了王后的样子,就要藐视各自的丈夫——

末底改妹:各省的丈夫被藐视后,都要起来藐视王——

末底改和以斯拉 [同声接口] :因为王是第一个被自己的王后藐视的!

[哈大沙和末底改妹看到两人回来,连忙住口。]

哈大沙 [擦擦手,过来接过末底改的外衣]: 您回来了。[看到以斯拉,含笑致意] 你也来了。[也取过他的外衣,匆匆下场,又端着水盆上场,给两人洗脚]

末底改:早上接到命令,马多尼乌斯的残部今天抵京,我在朝门口负责安置士兵,忙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才脱身。路上正好遇到以斯拉,就一起回来了。

哈大沙:马多尼乌斯?他不是阵亡了吗?

末底改:是啊,消息很不好,海军也在小亚米卡尔被希腊人打败——你打听这些事干什么?这两天,你们两个少出门,小心给王的侍臣看到。女院门口,每天都有一二十个女孩子被送进去。
哈大沙 [顺从地] 记住了。

末底改:唔。以斯拉,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以斯拉:哈曼随军返京。

末底改:对了,哈曼一回来,王就召见他。也难怪,哈曼在筹集军饷方面还真是有一套,怪不得王越来越宠幸他。

以斯拉:哈曼,哈曼,是不是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

末底改:你记得不错。

以斯拉:哈米大他是亚甲人。

末底改:亚甲人?亚甲人是不是亚玛力人?

以斯拉:亚玛力人曾有一个王,叫亚甲,亚甲人就是亚玛力人的后裔。

末底改:如果一个亚玛力人在书珊得势,还有咱们犹大人什么好日子过吗?

以斯拉:那索性回耶路撒冷去!

[准备下场的哈大沙听到这句话,停了下来]

末底改 [顾而言他]:新素祭预备得怎么样了?

末底改妹:饼都擀好了,就等着你回来生火烘熟呢。什么时候,咱家也请上个雇工,做这些烟熏火燎的事。

末底改 [撸袖子]:有请人的钱,当积攒下来汇到耶路撒冷去,复兴圣城,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要是连麦饼都不会烘,还有哪个以色列人家愿意娶你?你看,哈大沙从来不说这样抱怨的话。

末底改妹 [撇嘴]:哈大沙不抱怨,不也没嫁出去吗。

[两人边说边下场]

哈大沙:耶路撒冷这两年情形如何?

以斯拉:一如往年。我总觉得耶路撒冷需要一次大复兴。自从哈该和撒迦利亚两位先知去世以后,神一直沉默着。

哈大沙:依你看,神为什么不再对我们说话了?

以斯拉:圣殿建成已快四十年,选民爱神的心早已冷淡。我听说,回耶路撒冷的人中,十成人倒有四成人与外邦人通婚。

哈大沙:噢?那你准备几时回国?

以斯拉:按我的本心,恨不得今晚就动身。可是我想,重建和复兴,需要一群大能的子民。我已向神大大张口,求神在波斯各省预备五千人与我同行。

哈大沙 [情不自禁]:那算上我一个吧!

以斯拉:末底改能同意吗?

[哈大沙黯然]

以斯拉 [安慰]:你是女子,神不会苛求你的。我不同,我是利未人,而且今年三十岁了。你知道,三十岁对一个利未人意味着什么。

哈大沙:你告诉过我,按耶和华的诫命,利未人到了三十岁,应该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里担当祭司的职分。

以斯拉:这两天,我一读到以西结在迦巴鲁河边写的预言,我的心就流泪。

哈大沙:以西结?是不是那个在三十岁那年被掳到巴比伦的先知?

以斯拉:是啊,他刚到可以进圣殿的年龄,就失去了当祭司的荣耀。他虽然在被掳的余民中讲预言,但他终身的遗憾是,再不能回到耶路撒冷的圣殿去了。一个祭司,如果不能在圣殿里瞻仰神的荣美,就象盐被抛在野地一样,还有什么用处?

哈大沙:他一生的事业,都被巴比伦王断送了。

以斯拉:以西结客死他乡,因为他在巴比伦没有自由,回到耶路撒冷也没有圣殿。但今天的以色列人,既有古列王准许我们回国的诏书,又有所罗巴伯他们重建的圣殿,我怎能还在书珊城住下去?让我置产,我不愿置;叫我成家,我也不想成。我一生的事业,便是回耶路撒冷,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例典章,并教训以色列人知道。

哈大沙:神必纪念你为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施恩于你。虽然我不能与你同去,求你也不要忘了末底改一家,使我们在重建圣城的事上无份、无权、无纪念。

以斯拉:哈大沙,你和你家在书珊定居谋生,也不算违背神的心意。先知耶利米曾吩咐被掳之民为所居之城求平安,为所属之国祷告耶和华。因为此城此国得平安,我们也随着得平安。不论你在哪里,愿赐平安的神与你同在。

[末底改与末底改妹复上]

末底改 [向以斯拉]:怠慢怠慢。麦饼都已烘上,一会儿就该熟了。以斯拉来了半天,我们还没请他读《路得记》呢。

以斯拉:今天,我想请哈大沙为我们念《路得记》中的一段。

末底改:亏你还是学律法的!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读经?何况哈大沙也不识字。

以斯拉:我相信哈大沙已经把这段经文铭刻在心了。

哈大沙[拭泪]:今天是耶和华的节期,请不要拿我这个孤女开玩笑。

以斯拉:哈大沙,你还记得路得去犹大地之前,对她婆婆说的那段话吗?

哈大沙:怎么不记得?[深情地]“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 ”[开始哭泣]

末底改:一个摩押寡妇的话,你何必这么伤感?

哈大沙:是的,我不如这个摩押女人。

末底改:哈大沙,哈大沙,连你我的父辈,都不肯随设巴萨归国,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把耶路撒冷当作故乡?难道你不知道,回到耶路撒冷,我们一切都得从头开始?

哈大沙:对不起,是我让您为难了。

末底改 [转向以斯拉]:你估计你要多久才能召集到五千人?

以斯拉:不是我召集,是神召集,设巴萨一年之内聚集了四五万人,我只向神求十分之一的人数,应该不会太久的。

末底改:好,请写上我们一家的名字。

以斯拉和哈大沙 [同时惊呼]:末底改!

末底改:你们以为我真的乐不思蜀了吗?

哈大沙:这下,神真的要领我们出书珊,就象当年领摩西他们出埃及一样了!

以斯拉:这次你可说错话了,我们出书珊,可没有法老的军队在后面赶尽杀绝,以色列民也没有遭受灭族之祸呀。

哈大沙:算我错了,甘愿受罚。

以斯拉:罚你为我们唱一首诗篇里的歌。

末底改妹:好,我来伴奏。[取十弦瑟伴奏]

哈大沙 [唱] 耶和华神兮,安居穹苍,
大能盛德兮,无可比方。
鼓瑟弹琴,赞美不停,
击鼓跳舞,赞美不足,
丝弦乐器,赞美不息,
钹声箫乐,赞美不绝。
但有一息兮,日谱宫商。
使彼圣所兮,荣耀无央。

末底改:时间不早了,让我们带着面饼到会堂献祭吧。

[末底改妹和哈大沙收拾东西,一前一后出门]

[希该和二士兵上场]

士兵甲:今天找到几个啦?

希该:还缺一个。

士兵乙:前面那家有人出来了。

[希该和二士兵一拥而上,把末底改妹抢过]

末底改妹:救命呀!

[末底改和以斯拉闻声而出]

末底改:放人!

希该:我们奉伟大的亚哈随鲁王的旨意,招聚美女,充实女院,你敢抗旨吗?

末底改 [倒吸冷气]:尊敬的御前侍臣,我家的女子能侍奉王,是仆人们的幸运,但是舍妹才貌粗陋,实在不配进宫。

希该 [看了一眼末底改妹]:你的妹妹是不美,但凑数足够了,除非你家有更美貌的女子代她进宫。

士兵甲:我们跑了一天了,要是人人都象你这么啰嗦,我们还当不当差?

末底改 [情急之下,从身上掏出金币,塞到各人手里]:各位走累了,请进屋喝一碗酪。

士兵甲:贿赂王的侍臣,罪加一等。你和我们一起走。

希该 [拉开两人]:算了算了。我实话告诉你,这几枚大流克,要在早上,也还管用;现在我们急着回去交差,你就是把家里的大流克堆成人,也不行了。

末底改 [撕裂衣服]:难道我们兄妹就这样被活活拆散了吗?

以斯拉:末底改!

末底改妹 [悲呼]:哥哥!

哈大沙 [闪身而出,躬身行礼]:尊敬的御前侍臣,您刚才说如果有人替代,她就可以不必入宫。

希该:这个女子,你说的不错。仁慈的亚哈随鲁王说,各家只需选出一个女子,剩下的可以留下侍奉父兄。

哈大沙:好,请放了她,让我去。

末底改妹: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末底改:你不知道这一去就是永别吗?

以斯拉:我们不是才说好一起回国吗?

哈大沙 [身心俱裂,跌跪在地上]:但是,我不能看着我的恩人骨肉分离。

末底改 [跪下来抱住哈大沙]:难道我们不是骨肉吗?

哈大沙:您一定不舍得小妹。

末底改:难道我就更舍得你吗?

哈大沙:妹妹还小,让我嫁到外邦人的后宫去吧。

末底改:我对不起你死去的父母。

哈大沙:请允许我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希该:仁慈的亚哈随鲁王说,被选女子入宫之前,可用本族的方言与家人讲三句话告别。

以斯拉:才三句话?!

末底改:三句话——

哈大沙:三句话——

末底改 [扶着哈大沙站起] :你要更名以斯帖,不可再叫哈大沙。

哈大沙:以斯帖?

希该 [数]:一句话!

[两人不敢多说,相视良久。]

末底改:我会每天到女院打听你是否平安,你切记不可泄露你的籍贯宗族。

哈大沙 [脱口而出]:为什么?

希该 [数]:两句话!

[两人不敢再说话,哈大沙松开末底改的手,又握了握以斯拉的手,最后拉起了末底改妹的手,末底改妹哀声哭泣]

哈大沙:姐姐今生最大的心愿是回耶路撒冷,你若能回去,求你在耶路撒冷城外,橄榄山下,为我立一块墓碑,刻上我的希伯来名字……

希该 [数]:三句话满!回女院!

[希该和二士兵携哈大沙下场]

末底改妹:姐姐——

幕后合唱: 哈大沙,哈大沙,
发芽放蕊的石榴花。
今日更名以斯帖,
从此心事与身违。
只道是扬鞭归故里,
又谁知欢喜化为灰。
但愿你进退能称大王意,
六宫不遭蛾眉嫉。

[幕闭]



上网时间: 2006-03-27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18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剧本:波斯王后(目录)
  • 下篇文章: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波斯王后》后记
    波斯王后(尾声)
    波斯王后(第六场 泣筵)
    波斯王后(第五场 设谋)
    波斯王后(第四场 哭墙)
    波斯王后(第三场 矫旨)
    剧本:波斯王后(第二场 侍夜)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