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影视评论>>世纪末英雄形象的颠覆与再制 打印
世纪末英雄形象的颠覆与再制
作者: 陈正宏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在人类的文化中,「英雄与英雄崇拜」无论在智识未开或启蒙成长的年代中,都在历史的脉络中呈现出痕迹,也曾谱出许多家喻户晓的传奇故事。在西方,如希腊罗马的神话、中古的骑士传奇乃至近代的战争英雄;在东方,如古代的君王崇拜、武侠传统的侠道义士,以及近代的抗战英雄。综观这种「古典式」的「英雄形象」,在各时代均具时代的精神与正面价值,透过对「英雄的景仰与效法」,个人与社会都露出一种「弥赛亚式」的救赎色彩,然而在这现代与后现代的交替中,透过「好莱坞工业」的输出,「英雄形象」已经产生变质与颠覆,从而再制出另一种「英雄」形象。
  好莱坞电影处在过去基督教精神的传统价值影响下,曾拍出许多伟大的英雄电影,如以影帝却尔登希斯顿主演的「圣经英雄」、由约翰韦恩主演象征美国精神的「西部英雄」,都表达出信仰、使命感与为正义不畏死的「英雄特质」。这种的影像,在中国以胡金诠导演的「武侠宫闱」为一种对应,透过对家园国土的关怀,塑造出英雄侠士入世的勇气与出世的胸怀。
  对「英雄的崇拜」,本质上是对「弥赛亚」的一种期盼,电影常透视「观影者」的内心状态,从而营造一个让观影者投身的空间,在「现实与超现实的互动」中完成对自身的救赎,这也就是说,身为一个有限的人往往透过一种观影,一方面对银幕中的英雄产生崇拜,进而将自身镶入这个英雄形象,让这个英雄透过超现实的影像呈现,完成在现实中的虚拟拯救,拯救我们脱离对国家、社会、家庭或自我的不满与无力,这也是电影吸引人,且也是它自有生命活力的地方。
  电影就在这种「意识」活动对人「无意识」状态的影响下,格外需要扮演传播责任与道德使命,然而我们看见「影像的堕落」,就呈现出「人堕落」的破坏性。好莱坞电影近年来输出的「英雄」形象,是对传统的颠覆与再制,呈现「无序」与「脱序」的解构形态,综合来看可分为几类︰
  1.「反叛」的英雄︰这类的「英雄影像」,在传达英雄其实是一种假象,他对社会结构也是无力,英雄所能做的就是「反叛」,反叛制度、反叛上级,英雄的形象因着那种无力,呈现的是「颓废、暴力与咒骂」,真正的「英雄」是敢于向权威挑战,这类的电影以Mel Gibson和Bruce Willy为代表,其实这在美国保守势力的影响已然被质疑,但在国内仍有其影响力。
  2.「性感」的英雄︰英雄夹带了颓废的外表,是极具「性」的吸引力,过去「英雄的柔情」如今被「英雄的性爱」所代替,英雄是敢于向「道貌岸然」的道德挑战,是敢于表露内心的激情,从道德的拘束中解脱呈现出真正的「人『性』」;因此,好莱坞男星的露臀与女星的裸露,始终成为话题,然而这种「兽性崇拜」是虚假的、是不负责任的,那不是「英雄」,而是「堕落」。
  3.「荒谬」的英雄︰后现代思潮对现实的质疑与虚无,从而塑造出这种「荒谬」性。「荒谬」本身是一种「宣告」-「英雄已死」,等待英雄是一种「荒谬」,奥利佛史东导演的「闪灵杀手」电影,就是典型对「英雄」的颠覆。「英雄全死了,杀手仍逍遥法外,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而以金凯瑞和周星驰为代表的「另类英雄」,成为新英雄的代表,既然「英雄已死」,与其「等待英雄不如成为英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这也代表「与其等待救赎,不如自我救赎」的「虚无性」。
  4.「科技」的英雄︰现代的英雄其实不是人,而是人所创造的「科技产品」,电影「太空2001年」(或译「银翼杀手」)中复制人想成为人,最后为「救人」而牺牲,完成做「人」的洗礼;「魔鬼终结者」从第一集到续集的铺陈中,机器人自我意识的觉醒,为免人类落于浩劫,自镕于高热的熔炉中。同样的影像也出现在电影「机器战警」上,Murphey是一位机器战警,他原是人,因受伤而被改制成机器人,但人的意识仍多少存在他脑海,最后当他知道自己无法回到做「人」的状态,乃甘心成为「机器人」继续为正义而战;近年来走红的基奴利瓦伊拍了一部「捍卫机密」,描述一位贩卖机密的人,在其体内放置可储存晶体的电影容量器,经历一场争夺战后顺利的保存这些资料的经过。
  一位著名的学者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宣告「人死了」,以此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研究,电影中以「机器人与人」的影像交杂出这种现象,人作为一种「创造者」,制造出另类「科技英雄」从而让位给「机器人」;「科技英雄」的存在给予人一个思想空间探讨「人的本质是什么」?什么情况可以称为「人」?从这里出发也突显出人的「有能」与「无能」之间的矛盾,甚至从「科技电影」末世色彩的眼光看,人的「有能」也常是「灾难性」的,所以说「科技英雄」是一种对「人」的颠覆。
  从信仰来响应以上「世纪末对英雄的颠覆与再制」,我们必须思考几个角度︰
  1.建立「形象」的秩序︰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创造的,而「神的形象」代表着公义、圣洁、与仁爱,这就表达出人是有「尊严」的存在,只要人活出这种尊严,在神的眼中我们就是「英雄」,而作为影响人思维的电影影像,有责任扮演这种导引的角色。
  2.「脱序」不是「解脱」而是「混乱」︰无论是社会性如嬉皮年代、音乐性如重金属乐风,都证明这种论点,人是需要活在「秩序」的导引中才会找到立足的安定,尤其是「伦理」的「次序」,电影明星私生活的混乱是根源于这种「脱序」,「解构」之后是一种「虚无」。
  3.我们需要真正的「英雄」︰既然电影反映出人的一种「脆弱」,人除了在电影超现实的世界中寻得拯救外,就需要去承认在现实世界中需要「英雄」,「谁是我们生命中真正的英雄呢?」「这位英雄应有何别于我们的特质与能力呢?」,我相信一切「英雄的特质」包含能力、勇气、圣洁、正义、牺牲等,都在「耶稣基督」的身上完全的实现。


上网时间: 2003-12-11 
来 源: 校园网站
共有442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面对苦难--评介贵格里-琼斯著作《在猴子扔下球的地方继续打球》
  • 下篇文章:认识基督教教育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世纪末英雄形象的颠覆与再制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