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科学维度>>科学总论>>又见“科学,迷信,宗教”之争 打印
又见“科学,迷信,宗教”之争
作者: 基甸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1996年以来我在网上见过也参与过N回“科学,迷信,宗教”之争,大部分的争论都由方舟子等“科学主义者”发起或者有他们积极参与。在以前的争论中“迷信”和“宗教”曾经是指基督教(方等所谓的“原教旨主义极毒教”),“太极科学”和发L功,等等。最近在新语丝“新到资料”[1]上再次看到这方面的争论(“科学主义者”一方的观点),而这次的争论中“迷信”和“宗教”主要针对的是佛教道教这些中国传统的宗教和“民间信仰”,以及为这些“迷信”和“宗教”辩护背书“保驾护航”的“反科学文化人”。
  
  又见“科学,迷信,宗教”之争,我真的是感触良多。
  
  很清楚的记得以前的“科学,迷信,宗教”之争中,由于大部分时间“迷信”和“宗教”都针对的是基督教,所以很多时候都有很强烈的“反基”色彩。更有意思的是,很多时候不但是无神论者借此进行“反基”批判,一些佛教道教等中国传统宗教的信徒也很积极地跟着一起批评基督教是“迷信”和“反科学”--同时一定忘不了告诉大家“基督教太愚昧了,还是佛教/道教/某某功要科学得多,你看人爱因斯坦都对佛教赞赏有加。。。”,等等。我曾经称宗教信徒对其它宗教的肤浅贬低为“以教反教”,这种作为宗教信徒却站在“科学主义”的立场批评其它宗教的做法就可以说是非常肤浅。不但肤浅,而且缺乏最基本的自洽(自身的一致性)。我曾经多次说过面对“科学主义”,各个宗教都可能有一些共同的地方,是“在一条船上”--我是指各个宗教,包括佛教道教,其信仰里面都有“超自然”的内容,跟拒斥一切“超自然”的“科学主义”的信仰先设有同样的冲突。可惜我这么讲似乎很少有人“欣赏”得来,不但“反基”的佛教徒道教徒无动于衷,一些喜欢主动“攻击”其它宗教的基督徒也不以为然。我也曾经提醒用“科学主义”的尚方宝剑来“以教反教”的宗教信徒你那个宝剑其实是双刃的,今天你可以跟无神论者一起用它来刺挑别的宗教信仰,明天无神论者或者其它宗教的信徒也可以同样用它来刺挑你的宗教信仰。当然,因为以前“反教”基本上主要是“反基”,“科学主义者”对佛教道教这些中国传统宗教似乎比较“宽容”,很少有“得罪”,所以我的话似乎并没有“应验”。几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今天当我看到“科学主义者”们对佛教道教等也开始进行“打假”的时候,我并没有“勿谓言之不预”的得意,但是我仍然希望今天这新一轮的“科学,迷信,宗教”之争能够带给“以教反教”的宗教信徒一些启示和反思。
  
  当然,从表面上来看,“科学主义者”们“打假”,打的是不是宗教本身,而是宗教中的“迷信”。“科学主义者”们也承认“宗教不等于迷信”,不过他们这么讲并不是对宗教有什么好感,因为他们同时明确地表示“宗教是系统化的迷信”(所有的宗教都一样),他们坚信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所有这些系统化的迷信最终都会被科学的光辉所启蒙照亮。“科学主义者”与(所有宗教的)宗教信徒的信仰先设的冲突在这一点上的确是很清楚地凸现出来。今天“科学主义”的剑刃临到佛教道教的身上,本来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我还要说,在这一点上,我虽然不认同“科学主义者”的立场,但是“科学主义者”至少是自洽/前后一致的,而“以教反教”的宗教信徒却是自相矛盾的。
  
  不但如此,科学主义者”们“打假”的那些“迷信”的内容,绝大部分也确实是不折不扣的(不需要打引号的)迷信。其中不少是蓄意骗人的江湖骗术。揭露打击这些东西基督徒和其它(非邪教的)的“正派宗教”的信徒都能够赞成。--当然这也表明“宗教里面的迷信”和宗教本身并不等同,这一点宗教信徒自然要比“科学主义者”更愿意指出和澄清。另一方面,那些跟“科学主义者”争论,为各式各样的(不光是宗教里面的)迷信辩护的文帖很多时候也只是越描越黑的“护短”,对维护宗教信仰的地位不但没有帮助,反而起到让人对宗教的看法更加负面的效果。
  
  我最关注和感兴趣的,是基督徒对此的反应。记得中文网早期基督徒在网上还只是凤毛麟角的时候,还曾经有基督徒(如一乐)针对当时的“科学,迷信,宗教”之争有过很好的回应。如今的中文网上,基督徒可以说已经是为数众多到处可见,然而遗憾的是,我自己观察各个基督徒集中的论坛,却发现基督徒对这次的“科学,迷信,宗教”之争基本上是“缺席”和“失语”的,对这个跟基督教信仰极具相关性的议题极少有任何回应--而另一方面大量的基督徒却在网上花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跟其他不同神学立场的基督徒面红耳赤地争论着一些“高难神学问题”(尽管参与争论的人有时可能是缺乏自洽地持“反神学”的态度),或者在跟反基情绪高涨的非基督徒欲罢不能地进行着“鸡同鸭讲”式的信仰争辩。。。我想这样的现状表明基督徒仍然需要反思我们的信仰对思想文化社会的“切题性”,越来越多地基督徒意识到如果我们仍然坚持极端基要主义(不是方舟子们完全误解/曲解了的“原教旨主义”)式的“关起门来反智”,我们喜欢谈的“福音使命”,“文化使命”等等都是空话,再过几十年,中国人的“信主热”可能会过去,基督教信仰会仍然处在社会文化的边缘以外甚至比现在的情况还要差,中国的知识分子仍然是心意没有归向上帝的福音的“未得的一群”。方舟子等“科学主义者”也在上帝的主权和普遍恩典之下,我觉得至少他们还有追求真理的精神和理想,并且愿意为了自己的理想做一些实事(如“打假”和科普),他们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也有一些切实的影响(他们的一些“打假”实践我想基督徒也能够/应该给予尊敬和欣赏),这几点已经足够让我们这些同样是“有文化”的基督徒惭愧了。是我们的信仰真的很反科学反理性反智吗?我想不是。我们的信仰没有问题,是我们自己的信仰实践没有一致性,我们自己继续“关起门来自我陶醉自我封闭”,一方面对自己的专业(很多时候就是科学)和其它爱好我们也许可以努力追求精益求精,另一方面对于信仰真理我们却往往采取极端反智的态度。从这个角度来说,方舟子等“科学主义者”对迷信和“宗教”的批判其实对“糊里糊涂派”的基督徒可能是很好的提醒和刺激。正如加尔文所说,“假如我们相信,上帝的灵是真理惟一的源泉,那么,不管真理在何处显明,我们都不应该拒绝或藐视,要不然我们就是侮辱上帝的灵了。”如果真理籍着上帝的“普遍恩典”(common grace)在方舟子等“科学主义者”对迷信和“宗教”的批判里面显明,我们同样不应该拒绝或藐视。在这一点上,基督徒应该比“科学主义者”更加开放而不是更加狭隘。
  
  基督徒怎样看待“科学,迷信,宗教”?基督徒当然不反科学,基督徒当然也反对迷信。在历史上,基督教信仰也曾经是破除迷信最主要的一股力量[2]。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到底什么才是迷信?更“严重”的问题是,基督教里面也有迷信吗?我希望“科学主义者”能刺激基督徒有自己的思考和回应。
  
  “基督教”里面当然也有迷信。如果说“爱因斯坦是基督徒”只是以讹传讹的迷信[3](虽然被方舟子们和一些同是基督徒的人“辟谣”过多回,还是有基督徒喜欢拿这一类的“传说”来“传教”--多半并非故意“撒谎”),那么“理性有害,知识越多越属肉体”,“圣灵击倒,每倒必倒”,“老子的言说是上帝的启示”,“相信上帝的预定一定导致不传福音”,。。。,这些基督徒天天都在网上互相之间的争论当中反复言说的观念,岂不也是不合真理的迷信吗?
  
  那么基督徒是否要跟“科学主义者”“联手”,走理性主义的路线,把基督复活,童女怀孕这些“超自然的神迹”也同样判定为“迷信”?当然不是。另一方面,面对科学主义和理性主义的质疑,基督徒又要如何回应?是否要跟那些“反科学文化人”或者佛教徒道教徒等等一样用“后现代主义”给自己壮胆,搬出相对主义的“法宝”讲“信则灵”?当然也不是。如果说科学主义和理性主义是“现代主义”的产物,那么基督徒的“知识论”和真理观既与现代主义有差异,也跟后现代主义不同。在反叛科学主义和理性主义的某些点上(如承认人类理性的有限等等),基督徒似乎跟后现代主义者有一些共同之处,而在抵抗绝对化的相对主义的某些点上,基督徒又可能跟现代主义者更接近。三者之间的关系是微妙和复杂的,并非是那么肤浅的不是“联手”就是对立。
  
  在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之间,基督徒的“知识论”和真理观应该是比较“平衡”的。其实“知识论”和真理观的问题实在是人类思想的一大难题,那些才高八斗的哲学家思想家都扯不清楚,像某些“科学主义者”那样自认“真理在握”于是“大义凛然”地“讨伐异端/迷信/邪教”的确难免会给人“狂妄”的感觉。早在多年前的ACT上,一乐兄曾经非常敏锐地分析了“迷信”的认知根源[4],指出“到底什么是迷信?你怎么知道自己的所信的就是‘正信’”这样的“天问”“直指人类整体与个体的认知困境”,一乐兄当时的一番话,今天仍然言犹在耳,值此又见“科学,迷信,宗教”之争之时,我愿意与大家重温一下:
  
  “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信仰体系、世界观。这一点谁也逃不了,不需要扭扭捏捏,躲躲藏藏,不好意思。关键是信得正。但人类靠自身确定‘正信’是一个永恒的尴尬与困境。。。开诚布公地讲,我是基督徒,我靠真理的上帝以及他的真理而活。因真实的上帝主动启示他自己,拯救我,让我知,所以我知。。。「人活著,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马太福音四章4节)”
  
  2003-09
  
  基甸连线
  http://godoor.net/jidianlinks/
  
  参考文帖:
  
  [1]新语丝“新到资料”
  http://www.xys.org/new.html
  (该网页为方舟子为“科学主义者”精华文帖存档的地方,很有意思,我一直在关注。)
  
  [2]谢文郁:基督福音与破除迷信
  http://www.oc.org/gb_txt/oc0730a.htm
  
  [3]对话:爱因斯坦是不是基督徒?
  http://noah.ccim.org/archive.nsf/0/8fd42efb8a44d1f48525693e006d8a3d
  
  [4]一乐:试析“迷信”的认知根源
  http://noah.ccim.org/archive.nsf/0/df830de65d027ea6852567b1007f1857


上网时间: 2003-10-12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1220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 下篇文章:传道者的基本素质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神学的科学是可能的吗?——《神学的科学》读后
    又见“科学,迷信,宗教”之争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