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思想评论>>社会评论>>当代海峡两岸中国知识份子对基督教态度之异同 打印
当代海峡两岸中国知识份子对基督教态度之异同
作者: 庄祖鲲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前言

  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及新教)自唐朝开始就来到中国,然而由于唐朝(时称景教)以及后来元朝(时称也里可温教)的传教士多为西域人士,且鲜少与中国知识分子有所往还,以致于在中国思想史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直到明末清初,从耶稣会教士利玛窦开始,基督教才真正与中国知识分子有了接触。可惜好景不长,由于祭祖的问题,罗马教庭与清朝皇帝起了争议,最后导致康熙及雍正皇帝全面禁止基督教的传播。因此基督教与中国那藕断丝连的关系乃又被迫中止。

  情况到了一八四0年鸦片战争结束后才又有了转变。在洋枪大炮的威胁下,中国被迫敞开大门,于是奸商、野心家、冒险家以及传教士同时涌入中国。也因此基督教在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目 中,一直是背负着“帝国主义”、“文化侵略”、“洋教”等罪名的。无论基督教过去对中国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现代化起了多大的作用,那些负面的形象,似乎是难以洗刷的。尤其经过五四运动及一九二0年代“非基同盟”对基督教全面的批判,更使得基督教在中国知识分子间无法立足。

  一九四九年之后,基督教在海峡两岸的知识分子中都遭遇到相似的阻力。因为虽然双方意识形态有很大的差异,但对基督教的排斥基本上都是延续五四时代的观点。目前在台湾,虽然基督教未受明显的打压,但是基督徒的比例一直无法突破百分之五的极限。相反地,自一九八0年之后,许多中国传统的宗教(如佛教、道教和一贯道)在台湾却有复苏的迹象。然而在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自一九八0年代末期开始,相反地,却有所谓的“基督教热”现象。这种情况在北美的中国学生及访问学者间,尤为明显。许多专门向外国留学生介绍基督教的机构不约而同地指出,中国留学生及学者是所有各国学生中对基督教反应最热切的群体。相对的,台湾和香港来的学生则反应很冷淡。

  因此,我们想探索的是:经过四十多年的隔绝,海峡两岸 的中国知识分子,是否在对传统及外来的文化及宗教的态度上有明显的差异?而这些差异,是否会可能造成他们对基督教信仰截然不同的反应?这是进行此研究的动机。

  被访者背景说明

  本文的资料是来自笔者自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五年所进行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也同时是笔者在美国芝加哥北郊的三一国际大学(Trinity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文化交流(intercultural Study)博士论文的一部分。这份论文已用英文出版,本文是其中部分摘要。

  在调查过程中,笔者曾到美国及加拿大各地访问,并发出一千份问卷,结果收回六百十一份,回收率超过六成。回收的问卷中,有四百二十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学者,一百六十三份是来自台湾,只有二十八份是来自香港。因此,本文仅以中国大陆与台湾的样本作比较。

  在四百二十位大陆学生、学者中,55.7%是基督徒,44.3%是非基督徒。这是由于调查的场所多半是教会或基督教办的营会活动,因此基督徒比例偏高许多。据一般估计,在北美大陆知识分子,基督徒的比例应该在5%上下。同时,这些非基督徒的意见,是否能代表其他没有参加基督教活动之人的见解,也有商榷的余地。严谨地来说,这些问卷中之非基督徒的看法,只能反应出那些对基督教有某种程度兴趣的人的态度。

  此外,在中 国大陆学生、学者中,31.67%是三十岁以下的,42.4%是三十到四十岁,16%是四十到六十岁的,六十岁以上的占10%。在信徒与非信徒两组中,其年龄分布没有明显的差异。台湾的样本平均较轻,三十岁以下有54.6%,三十到四十岁的有30%,四十到六十岁占12.2%。

  在教育程度方面,大陆知识分子中,40.9%是大学程度,24.9%已有硕士学位,15.8%是博士生,11.7%已取得博士 或相等学历。信徒与非信徒的差异极小。台湾的样本则博士生较多(21.1%),大学程度者略少(32.3),但是总的来看,硕士程度以上者,大陆与台湾的样本比例几乎相同。

  最后,在家庭宗教背景上,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则有很大的差别(表一)。大陆知识分子中,有43%出生于无神论的家庭,台湾只有3.7%而出身佛教或民间信仰的家庭者,大陆只有20%,台湾则高达50%。出身于基督教家庭者,在大陆知识分子基督徒中有14.2%,非信徒中则仅有7.5%;但是在台湾的基督徒中有33.8%是来自基督教家庭,非信徒中也只有7.4%。其他则是没有特定宗教倾向者,大陆有24%,台湾有16%。

            (表一)家庭宗教背景与信仰态度之关系

家庭宗教背景
中国大陆
台湾
基督徒
非基督徒
基督徒
非基督徒
无神论
47.21%
37.10%
3.68%
3.70%
佛教
9.01%
10.22%
10.29%
37.04%
民间信仰
10.75%
13.44%
36.76%
33.33%
基督教
14.16%
7.53%
33.82%
7.41%
无特定信仰
18.88%
31.72%
15.44%
18.52%


  中国知识分子的危机意识

  自四人帮倒台后,“三信危机”是一九七0年代末期热烈讨论的问题。因此,我们在问卷中设计了一个问题:“你认为国内有信仰危机吗”统计的结果列在表二。

                (表二)对信仰危机的看法

 

你认为中国(或台湾)有信仰危机吗?
中国大陆
台湾
基督徒
非基督徒
基督徒
非基督徒
完全没有
2.60%
5.46%
1.48%
7.41%
大致上没有
2.60%
7.65%
4.44%
29.63%
不知道
6.06%
10.38%
6.67%
14.81%
大致上同意
32.03%
42.08%
41.48%
33.33%
完全同意
56.71%
33.33%
45.93%
14.81%

  总的来说,绝大多数的大陆知识分子的答覆是肯定的,尤其是基督徒有88.7%大致上同意或完全同意,非信徒方面比例略低,但也有75.4%。台湾的知识分子则分歧很大,对“信仰危机”的定义也完全不同。基督徒有高达87.4%认为台湾有信仰危机,但是可能他们是指台湾的民众宗教迷信太浓而言的,和大陆那种与意识形态有关的信仰危机并不相同,因此,非基督徒中只有48.1%同意有信仰的危机。

  但是当我们问到:“你个人曾经历过信仰的危机吗”这个问题时,在来自大陆的学生、学者中,却只有31%左右的人承认有相当程度或非常严重的信仰危机,另外有29%的人完全没有这种遭遇。这似乎有点矛盾,但也是合乎情理的。因为首先,中国知识分子向来有“先天下之忧”的胸怀,因而在冷 眼看世局时,难免比较会有忧心仲仲之感。然而以个人经历而言,却未必真的遭遇过重大的信仰危机。其次,那些三十岁以下的知识分子(占总数的三分之一),是在文革期间出生的,他们比较没有机会经历到信心的打击。相对的,文革中成长的一代,可能是个人体验到信仰危机最深刻的一群。

  另一个问题是有关于道德危机的。关于“你认为国内有道德崩溃的危机吗?”这个问题,海峡两岸的知识分子都表示高度的关切(表三)。值得注意的是:来自台湾的知识份子似乎比来自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更觉得问题严重。台湾的知识分子中,有91.9%的基督徒及76.9%的非基督徒大致上同意或完全同意台湾有道德崩溃之危机。而在大陆的知识分子中,则分别有85.8%的基督徒及61%的非基督徒表示同样的看法。

  台湾的社会道德,是在蒋经国去世后,随着“解严”(废除戒严法)及“民主”的步伐而逐渐恶化的。在台湾的流行说法是:没钱的人玩“大家乐”(私人发行的彩卷),有一点钱的人玩股票,最有钱的人炒地皮。因此,美国新闻界有一度称台湾为“贪婪之岛”,可见问题之严重。大陆的道德危机则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更加突显的。有句大陆流行的顺口溜是:“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思考”。可见“向钱看”的风气在大陆也是极其普遍的。

            (表三)对道德崩溃之危机的看法

你认为中国(或台湾)有道德崩溃危机吗?
中国大陆
台湾
基督徒
非基督徒
基督徒
非基督徒
非常不同意
0.86%
6.04%
2.21%
3.85%
大致上没有
7.73%
17.58%
2.94%
15.38%
不知道
5.15%
14.84%
2.94%
3.85%
大致上同意
36.84%
41.76%
44.85%
46.15%
完全同意
49.36%
19.23%
47.06%
30.77%

  因此,在中国知识分子心中,寻求解决道德危机之道,自然成为迫在眉睫之事。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基督教是否能解决中国的道德危机?”在海外华人中,是个很有争议性的问题。依据笔者的调察,大陆来的基督徒知识分子有高达83.6%认为基督教是解决中国道德危机之道,但只有25.6%的非基督徒同意此说法。然而这些非基督徒对佛、儒教或共产主义能解决中国的道德危机 更悲观,佛教和共产主义只有不到2%的人支持,儒家则有5%.表示“不知道答案”或“没有解决之道”的共达64%。但是台湾来的知识分子,由于受到较多中国传统文化的薰陶,对儒家的信心较大,有23%的非基督徒认为儒家思想可解决台湾的道德危机。

  中国知识分子对基督教的观点

  基本上,大陆知识分子对基督教的印象比台湾来的知识分子更好,有79%的大陆知识分子表示对基督教的印象“相当好”或“非常好”,台湾来的只有61%、而且非基督徒对基督教的印象反而略为更好些。谈到接受基督教最大的障碍,海峡两岸的知识分子表现出最明显的差异(表四),这些差异示出两岸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及在教育方式上的不同。

            (表四)非信徒难以接受基督教的原因%。

接受基督教最大的障碍
中国大陆
台湾
基督教是洋教
5.88%
20.30%
基督教是迷信
20.66%
15.04%
中国过去的苦难
9.73%
4.51%
我太忙
21.53%
27.07%
怕信教后受迫害
7.67%
1.50%
基督教相信人有罪
15.93%
11.28%
科学与信仰有矛盾
63.13%
30.08%
一些基督徒的坏行为
18.58%
39.85%
基督教的教义很难懂
13.27%
14.29%
我认为殊途同归
10.91%
24.81%
耶稣复活难以相信
27.14%
18.05%

  对中国大陆知识分子而言,接受基督教的最大心理障碍乃是认为“科学与信仰有矛盾”,共有63%的人有此看法。然而,对台湾的知识分子而言,虽然也同样接受进化论的教育,但认为科学构成信仰基督教之障碍的,却只有大陆的一半左右(30%)。

  双方的差异在于:在台湾,很少人会以科学来攻击任何宗教,相反地,多数人认为科学与宗教是河水不犯井水,应该可以和平共存的。然而,许多大陆学生及学者到美国的震憾之一,就是发现许多世界闻名的科学大师居然也同时是虔诚的宗教信徒。其实这种宗教与科学之争,在西方国家虽曾在二十世纪初有极大的纷争,几乎到了“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的地步,但目前大体上早已尘埃落定、达成“和平共存”的共识。再加上近年“后现代主义”思潮在西方影响,科学不再被视为“真理”的唯一代表。台湾在教育方面西化较早,程度也较深,因此在这方面或许比较接近西方的观点。相对的,大陆的知识界仍持续着五四时代的观点,认为科学已否定了宗教。这是双方分歧所在。

  其次,认为基督教是“洋教”的,台湾来的知识分子有20.3%,大陆却只有5.9%。实际上,在灌输“基督教是随着洋枪大炮进中国的洋教”的观念方面,中国大陆比台湾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今天在中国,“洋货就是好货”的观念深植人心,以致于并不构成障碍。相对地,台湾一向以维护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因此对外来的宗教特别排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另一方面,中国传统上比较倾向于兼容并畜,合一圆融的做法。因此,“殊途同归”的心态深植人心,对基督教“独一真神”的观念,比较难以接受。在笔者的调查中发现,有24.8%的台湾知识分子的确有此障碍,但是大陆学人中只有10.9%有同样困难。这再一次显示,台湾的知识分子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及影响,比大陆的知识分子深远得多。

  在基督教最难接受的教义方面,台湾及大陆的知识分子也有明显的差异(表五)。对大陆学人而言,比例最高的前三项为“神创造世界 ”、“天堂与地狱”和“神的存在”,各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难以接受,这些与“科学与信仰 有矛盾”的观点似乎有关。相对地,对台湾学人而言,前三项则为”“预定论”、“为主而活”和“神迹”。这似乎显示台湾的学人比较倾向个人主义。

              (表五)基督教最难接受的教义

基督教最难接受的教义
中国大陆
台湾
人有罪
19.20%
22.76%
神创造世界
36.89%
26.02%
神的存在
33.54%
12.20%
天堂与地狱
34.45%
18.7%
耶稣死后复活
29.88%
19.51%
神迹
19.21%
30.89%
基督徒应为主而活
25.91%
36.59%
预定论
19.21%
38.21%
耶稣替人赎罪
16.77%
16.26%

  在基督教内最有吸引力的方面,台湾及大陆学人有一半以上都觉得“基督徒很友善”及“耶稣的人格与教训”很吸引(表六)。但是大陆知识分子远比台湾知识分子更期望“基督教有助于道德重整”(56.7%对37.5%),而台湾的学人又比大陆学人更看重“基督教可填 补心灵的空虚”(52.0%对33.6%)。这是很有趣的现象。

              (表六)基督教最有吸引力的方面

基督教最有吸引力的方面
中国大陆
台湾
耶稣的人格与教训
48.03%
50.00%
基督徒很友善、彼此相爱
77.95%
65.79%
基督教有助于道德重整
56.69%
37.50%
基督教可以帮助学英文
6.56%
5.92%
基督教可以促进民主化
17.63%
5.92%
基督教可以填补心灵空虚
33.60%
51.97%
基督教的教义
30.03%
38.16%

  中国知识分子在北美接触基督教的途径与反应

  当我们进一步调察这些知识分子接触基督教的途径与管道时,也有些值得注意的地方。首先,在接触基督教的主要途径方面(表七),大多数都是经由教会、查经班和个人的介绍,其次才是布道会和福音营等类的活动。但是在传播媒体上,显然大陆知识分子比台湾的知识分子更偏好一些个人性的书刊、小册子(39%对18%)或磁带(18%对5%)。有人表示,因为从国内来的知识分子看过太多盲目的“群众运动”,因此宁可从一些刊物或磁带去接触、了解,比较不会受到情绪煽动,或是群众压力。这表示大陆知识分子对“独立思考”更为看重,这与国内社会背景及历史事件是息息相关的。这也显示出海峡两岸的差异来。

              (表七)接触基督教的主要途径

主要途径
中国大陆
台湾
教会
63.56%
66.15%
查经班
63.56%
54.62%
个人见证带领
57.59%
53.85%
布道会
33.78%
25.37%
福音营
17.78%
13.85%
书刊、小册子
38.67%
17.69%
磁带
12.44%
5.38%

  在美国目前有一千家以上的华人教会其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以国语(普通话)为主的。加拿大则有三百间左右的华人教会,其中九成以上的教会是以粤语为主的,这对从国内来不懂粤语的人,当然会构成相当程度的障碍。至于遍布各大学的“查经班”则是一个“异数”。这些查经班数目约达四、五百左右,都是由基督徒学生们自主性地成立的,少数查经班与附近的教会有较密切的隶属关系,但大多数的查经班都是独立的。这些查经班多半是在一九六0年代,由港、台的留学生组成的,其中许多在二、三十年后已发展成教会的形态了。目前在各主要的大学的校区,都有类似的查经班组织,因此这为数多达一、两千的查经班和教会,就成为中国知识分子接触基督教的主要“接触点”。当然还有许多人是透过美国人或加拿大人的教会来接触基督教的,但数目较少。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北美地区之外,其他地区(如欧洲、日本、澳洲),都还没有这么多接触点,也因此,在那些地区,中国知识分子的“基督教热”并没有那么明显。但是透过一些教会间的合作,现在欧洲(特别是德国和英国)和澳洲,已有越来越多的查经班成立了,或许在未来几年,情势也会有所改观。

  其次,当我们针对那些基督徒(大陆234位,台湾136位)作进一步调查时,也有一些值得探讨的现象。在大陆知识分子的基督徒中,只有五分之一(19.2%)在出国前就已经信了基督教。而台湾的知识分子基督徒间,却超过一半(55.15)原本就已信主了。但是在那些出国前并未信教的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中,有三分之二是在来北美两年之内,因为接触基督教而归信的。台湾来的人,这个比例更高达四分之三。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大陆来北美才信教的人中,固然有三分之一(31%)是在较公开的布道会中“决志信主”的,但是也有将近一半左右的人是在较为个别的情况下决志的(个人谈道时26%,个人独处时22%)。特别是那些在自己独处时信主的人,更是在其它群体中极为罕见的。这表示,在大陆知识分子中,“公开表态”仍是有所顾忌的。同时,正如前面所说的,他们也比较更倾向于独立思考,因此即便心中已有所动,仍宁可回到自己的“窝”里,再仔细思考才做决定。这是大陆知识分子的物质之一。

  至于哪些基督教的“福音信息”对他们的信主有最大的影响,海峡两岸的知识分子也表现出大同小异的现象(表八)。总的来说,“神能使人的生命更丰盛”、“耶稣受死所表达的爱”及“神赦罪的恩典”是最有影响力的题目,而“末日的灾难及审判”对已信主的基督徒或许有所提醒,对未来信主的慕道友则作用不大。有大陆知识分子反应说,他们是不会被“吓进天堂”的!

            (表八)对决志信主最有影响力的福音信息

最有影响力的信息
中国大陆
台湾
神能使人生命更丰盛
62.61%
76.92%
耶稣受死所表达的爱
56.09%
63.85%
神赦罪的恩典
41.74%
57.69%
神是创造者
36.52%
23.85%
因信称义
23.91%
16.92%
基督教是中国的希望
27.07%
4.62%
神能使人的生命更丰盛
62.61%
76.92%

  差异最大的是“基督教是中国的希望”这个题目,在中国大陆知识分子间,有四分之一的人(27%)深受吸引,但在台湾知识分子中,这是反应最冷谈淡的一项(406%),其原因值得玩味。正如前述,大陆知识分子对社会的“危机意识”远比台湾知识分子来得激烈,加上他们对传统文化和宗教的批判性也较强,对基督教能解决大陆“信仰危机”和“道德危机”的期望也较深。同时,大陆知识分子间那种“忧国忧民”的意识也远比台湾知识分子来得强烈,对他们而言,如果基督教的信仰只是个人上天堂的途径,则这信仰格调未免太低了些。只有当这信仰能与作为国民的责任相结合时,这信仰才是落实的。这是大陆基督徒知识分子对“基督教与中国”这类的题目深感兴趣的原因。

  最后,关于他们信基督教的动机与目的,中国大陆与台湾的知识分子所见略同(表九)。其中,“寻求内在的力量”、“寻求人生的方向”、“寻求心灵的安宁”、“寻求人生的答案”等几个是最主要的动机。至于“身体的健康”、“家庭的问题”、“死亡的恐惧”、“事业的成功 ”及“生命的护庇”等都只是很少数的。

              (表九)信主的主要动机

信主的动机
中国大陆
台湾
寻求内在力量
64.94%
67.67%
寻求人生的方向
58.01%
71.43%
寻求心灵的安宁
54.55%
61.65%
寻求人生的答案
48.48%
54.14%
事业的成功
11.26%
3.01%
生命的护庇
10.39%
12.78%
死亡的恐惧
7.79%
6.79%
恢复身体的健康
4.33%
1.50%
解决家庭问题
4.33%
0.75%

  综合以上所述,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是透过分散在各都市的华人教会及大学里的查经班接触基督教,他们的动机主要是有关于“终极关怀”方面的(诸如人生的方向及答案等),而非一些“现实需要”(如身体的健康、家庭的问题及事业等)。这表示这些知识分子是怀着一个真诚的态度,在信仰中寻求人生的解答,也为国家民族寻求出路。虽然海峡两岸由于时空环境的差异,在某些反应上有些不同,但是基本上仍是有更多相似之处。展望未来,我们希望藉着这些知识分子在北美亲自接触到基督徒及基督徒团体,许多的误解及成见能逐浙消除,同时也经由亲身的体会,使他们能更深刻地领会到基督教信仰的真髓,进而接受基督教的信仰。我们深信,这是指日可待的远景。

  结论

  由上述调查结果看来,台湾知识分子普遍比较执着于中国传统文化及宗教。相对地,大陆知识分子比较没有传统的包袱,甚至对传统文化有相当程度的批判,对外来文化及宗教也较为开放。这些差异不但影响他们对基督教的态度,也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他们在宗教上的抉择。目前,在北美,大陆知识分子间的“基督教热”,或许与此也有密切的关联。

  附注:庄祖鲲,台湾大学化工系毕业,美国西北大学化工博士,美国三一福音神学院哲学博士,现任波士顿郊区华人圣经教会主任牧师。



上网时间: 2003-04-03 
来 源: 神州网
共有492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影片《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
  • 下篇文章:这一代的爱情美学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知识份子之反思
    当代海峡两岸中国知识份子对基督教态度之异同
    基督徒知识份子的负担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